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示威者不是「暴民」


2003年開始,在灣仔紅磚屋禮拜堂擔任牧師,直至2015年底退休。這幾天我又回到這間禮拜堂。10多年來,我見證了無數次的遊行和示威。警民之間雖間有出現衝突,但大部份都是和平,有秩序的進行。

筆者(前排右二)這幾天又回到灣仔紅磚屋禮拜堂。楊軍牧師攝

2003年7月1日,有50萬人上街遊行抗議23條立法。沒有太多遊行經驗,市民都沒有太多裝備,連飲用水也沒帶。大家也很純真,走到維園一起出發遊行。怎料因人數眾多,等了數個小時還沒出發,曝曬在太陽底下,流汗,口也乾了。23條立法,因有建制派議員倒戈,不贊成立法,政府只得收回立法。

2014年,中央否決讓香港市民有選舉特首的權利。市民佔據了金鐘一帶79天。在當年的9月28日,因政府施放了89枚催淚彈,市民學懂了帶備雨傘防禦,所以有「雨傘運動」之稱。

2019年6月9日,市民因反對政府匆匆修訂「逃犯條例」再走上街,是次遊行有100萬多人。市民帶備飲用水和雨傘,也懂得不一定需要在維園集合出發。在遊行途中,不少店舖也樂意為市民提供飲用水和食物,可見香港市民真的很可愛。

6月12日,佔據着金鐘的都很和平,市民所帶備的都只是水、雨傘和口罩而已。有基督徒還聚在一起不斷唱着詩歌。怎料⋯⋯

年輕人自發參與反送中包圍立法會,他們不是暴徒。楊軍牧師攝

是次反條例修訂,不少青少年參與。事實上,過去十多年,我看見一代一代的青年人參與不同的遊行示威,他們都是帶着和平、理想,期望社會有公義、平等、法治、人權和自由。可惜的是,他們的訴求,一次又一次的被拒絕,還被打壓,指為暴民。

他們所訴求的是甚麼?5年前,他們的訴求是真普選。今次他們只是盼望收回修訂條例。他們甚至只提出最低要求,可暫緩修訂,讓市民有更多討論和了解。這些卑微的訴求,是否過份呢?

但是他們得到回應是被催淚彈傷害他們的眼睛、被警棍打傷手或腳的骨頭,今次更以橡膠子彈和布幕彈回應。警方的裝備不斷增加,鎮壓的暴力程度,不斷提升。每次發生衝突後,政府都利用種種媒體,指控參加遊行和示威者是暴民。或許他們有衝擊、有拋擲頭盔、雨傘、膠水樽、鐵馬等,我當然不贊成,但我們也得查究誰挑釁他們?一百萬市民在街上行了5、6小時,但政府一概不理會,立刻宣佈如期修訂條例。這不是暴力嗎?另一方面,警隊鎮壓所用的武力,遠遠超出示威者所有,並不合乎比例,這也不是暴力嗎?

特區政府以催淚彈的對待年輕人。楊軍牧師攝

政府常指控別人唆擺年青人參與遊行示威,甚至使用暴力。但沒有人將火爐拿出來,沒有人能扇風點火。聖經教導作父母的,「你們不要激怒兒女」(以弗所書六章4節),意思是青少人容易因成年人一些言語或行動受到刺激,會生發怒氣,因而激發某些可能是不合宜的行動。所以,要「教導和勸戒養育他們」,要按真理(誠實),公義來培育他們。

特區政府不理民意,硬將修訂搬上立法會,最受影響的就是今天的青少年,他們要在這裏生活,他們期望香港仍有公義、法治、人權和自由。特區政府對他們沒有作出合理的解釋。這是否特區政府對待青少年應有的方式嗎?現在更以暴力鎮壓他們,這是合理嗎?「慈母」不會用鎗去傷害兒女,只會用身體去保護兒女,免被傷害。但我們看見的剛好相反。我看見的是,一代一代的青少年的失望,我們很容易失去了他們。

此刻,我只能這樣說:假若有「暴動」的話,使用暴力的是當權者;假若有「暴動」的話,是被當權者煽惑出來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