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林鄭既有今日,何必當初?


在香港人強烈的抗議和全球輿論聲援的壓力之下,香港政府終於妥協,宣布暫緩通過逃犯引渡條例。

林鄭下午宣布宣布一個遲來的決定:暫緩逃犯條例二讀。美聯社

但林鄭政府這個決定來遲了,應該在9日香港百萬人遊行後,就應該做出。但帶著權力的傲慢的林鄭政府完全無視民意,在遊行尚未結束,大批示威者仍然在現場之時,就強硬宣布12日條例將如期在立法會恢復二讀,這等於是火上澆油,有意激怒民意,最終引發12日的流血衝突,導致和平示威的民眾多達72人流血。當然很可能是北京下達了命令,香港傀儡政府不得不執行。

既然今日宣布暫緩,又何必當初堅持如期二讀?本來可以體面妥協,現在卻不得不狼狽認輸。這真是如北京主子愛說的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全世界有目共睹,9日的百萬人遊行完全是和平的,令國際社會都為之稱奇。就我作為參加者當日所見,參與遊行的人不但和平理性,甚至對警方的有意刁難和人為設置障礙也盡量忍耐。當晚7點半我行到海富中心時,已走了幾個小時欲前往遊行終點政總的十幾萬人被阻在夏愨道兩邊狹窄的人行道上,根本動彈不得,我當時估計過到對面要一兩個小時。而中間的夏愨道卻車水馬龍,警察完全拒絕封路疏導遊行隊伍。一度有些年輕人鼓譟,拿了鐵梯架在隔離道上,打算衝上夏愨道,阻止車流,讓遊行大隊通過。但我身邊的年輕人都高喊:No, No或者返來啦!這幾個年輕人立刻放棄,翻過隔離道,回到海富中心這一邊。可見香港的年輕人也是非常克制理性的,並無任何一點暴徒的基因。

6月9日的反送中大遊行,市民由白天行到晚上,場面讓人動容。美聯社

百萬人烈日下的大遊行全世界為之動容,已將香港的民意淋漓盡致地充分表達出來,若林鄭多少在乎一點民意,或對民意稍作一點敷衍,不一意孤行,不即刻在遊行尚未結束就強硬表態堅持12日的二讀,就不會有12日民眾要包圍立法會的衝突和流血,也就不會有今日林鄭認輸的狼狽不堪。

可見隨後的衝突爆發,完全是政府的錯誤決定引發的,責任完全在政府。而且政府自己犯了錯誤致使局面失控,卻將激烈但實際是非暴力的示威定性為暴亂,以香港空前未有的野蠻手段鎮壓和平的示威者,造成72人傷和數人重傷。所有在場的香港和外國記者,還有多個基督教牧師都作證說,警察是在無警示的情況下開槍施暴,而被警察打得頭破流血的都是赤手空拳的和平示威者。警察甚至還攻擊現場的記者。

我們生活在一個講人權,公民有權參與政治,有權表達政治訴求的21世紀,這些年輕人只是在履行他們生而為人的權利,是在表達他們的合法訴求。12日包圍立法會,實在是因為香港人已退無可退,再退一步就可以宣告香港死亡了。可能有一些年輕人有一些激烈行為,但無非衝馬路,與警察對罵,警察驅逐拒絕服從,或扔了水瓶之類,可稱為過激,絕非暴亂。將暴亂的帽子扣在他們頭上只是為了方便當局施暴,並在事後秋後算賬。

香港警方出手之狠毒,視頻和照片上傳到網上後,令所有在香港生活過的中外人士都為之震驚,因為在他們印象中香港很文明很安全,此景此像令他們簡直不敢相信。我一位在美國的朋友告訴我,甚至一些外國人都認為,這不像香港警察可以做得出的野蠻行徑,問是否是中國共產黨的公安?國際社會已將香港的612慘案比喻為香港版的六四天安門事件。
事後,香港政府如六四後的北京政權一樣,在全城開始搜捕示威青年,甚至到醫院、到大學拉人,製造空前的白色恐怖。現在我們擔心的是,政府雖然暫緩逃犯條例的修訂,但就像雨傘運動後一樣,會對站在抗爭最前線的年輕人進行秋後算賬。

612衝突的發生責在政府,應該追究的是政府的責任,而不是示威民眾。應該要追究做出向和平示威者下令開槍的責任人和對民眾使用過度暴力的警察,不能放過他們。而且要求政府對被警察開槍打傷的和平示威者作出賠償。2011年美國佔領華爾街的示威者被警察使用過度武力打傷,均獲得政府的賠償,香港也應該仿效,幫助這些受害者討回公道。

逃犯條例若獲通過,無論貧富,無論貴賤,每一個香港人都會是潛在的受害者。現在條例暫緩,危險暫時退後,每一個香港人都因此獲益。但要記住,能有此結果,要功歸每一個走上街頭勇於發聲的香港人,更要功歸日夜不懈站在抗爭第一線,甚至付出流血代價的香港年輕人。我們要向第一線的年輕人致以最大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