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林鄭獻給習近平的一張「靚牌」


【撰文:姜望妾】

儘管中央及港府口徑一致,稱修訂《逃犯條例》並非中央指示,但不能否認的是,修例的最大得益者必定是中共政權。筆者推測,修例目的是在幾方面增加中央籌碼或擴大影響力:(1)貿易戰中與美方的角力;(2)控制內地在港資金的流向;(3)華為事件中與美方的角力;及(4)建立中央威權統治。

就著(1)及(2),修例的作用是:內地有外匯管制,不像香港資金可以相對自由流動,造就內地人甚或中央政府都視香港為投資及貿易點(不論私有或國有財產、是合法或非法活動所得),香港境內有不少中央政府的「白手套」;中央需要擴大管轄這些活動及資產的權力(因為目前中央無法在港拉人,與內地用權模式完全相背)。中央在貿易戰中一直處於被動狀態,需要防止走資保持談判實力;同時為美國在港資金製造不明朗環境,是取回主導權的一著。就着( 3)及(4),作用比較明顯就不贅。

林鄭去年12月到北京述職,還獲得習近平讚揚「志不求易、事不避難」。沒人會料得到,短短半年,林鄭會因為推動逃犯條例修訂,跌個灰頭土臉,連累中央。
 

推行修例的背景及時機,不是衝著港人而來,(4)只是中央此著一舉數得下的附帶利益,如要整治在港異見分子,比不上就23條立法直截了當,亦不需急於一時。素來有關內地司法制度或模式的魔爪伸延至香港的議題,都觸動港人的底線,就如2003年23條一役;但時至今日,民意的反響早已不是港府或中央的考慮。雨傘運動的失利亦加深政府及市民對此形態的理解。然而港府及中央一直視港人民意為浮雲,或雞蛋之於高牆;完全輕視了民意成為絆腳石的可能性,為是次強推修例的失利埋下種子。

林鄭的瘋狂諮詢及審議時間表,估計是趕在G20峰會(6月28至 29日)前為習近平製造一張包含以上數得的超級「靚牌」。林鄭處理整件事的手法,極度「趕死線」:20日諮詢、直上大會、預留61小時瘋狂審議及表決(最遲6月20日表決)。林鄭與不少港人一樣,本以為港人今次必然是被「㩒住嚟打」,因此膽自大,不怕以極端手段達成目的,勢估不到民意逐漸成為事態逆轉的土壤。

6月9日的百萬人遊行,為港媒外媒製造了國際輿論的有利條件—— 爭取民主自由的精彩畫面。林鄭低估輿論的攻擊力,宣布審議照舊, 引發萬人包圍立法會,佔領重現。估計6月12日早上,林鄭的算盤仍然是,就算恢復二讀會議不能於當天11時召開,仍需要準備當日稍後或第二天早上召開,而建制派議員亦集合由旅遊巴準備隨時運送往立法會。

但佔領的規模大,示威者遇催淚彈、橡膠子彈仍奮力抵抗,林鄭對於趕死線修例的任務過於有野心,極度低估了示威者的阻力,尤其是雨傘運動後民眾自行協調抗爭的能力及團結精神。警方不惜一切強烈清場,手法之差更令全城嘩然唾罵,及為港媒外媒製造頭條衝突畫面及更激烈的輿論空間。

對內而言,是次任務不論在實際執行上(清空包圍立法會群眾,護送建制派開會),還是爭取盟友(商界)上均困難重重;港府原本以必勝之姿強勢登場,豈料突變mission impossible。對外而言,外媒輿論有效提升事件至國際層面,美國國會以《香港政策法》 為由干預之手段,性質由回應港人求援, 逆轉成美國奪取談判主導權的一著。事情已非港府或林鄭可以話事,而對中央來說,原本的絕世「靚牌」,原來林鄭根本無力製造,不但在中美博奕上陷入「冇料扮四條」的尷尬局面,更加處處適得其反,弊大於利,包括免費幫綠營或蔡英文助選、鞏固香港作為爭取民主的基地等等。所以現階段來說,修例已經完全失去原本構想的作用,亦失去趕死線的時間性,且看港府如何為自己搭下台階;而中美貿易談判中,修例帶來的實質影響已幾乎不會在考慮之 列,主導權仍在Donald Trump手上,且看G20峰會有何發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