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致香港市民:我哋唔係End Game,而係Infinity War


616大遊行。美聯社

首先我必須講,二百萬人出嚟,我哋乜嘢都無爭取到架(而家嘅「階段性勝利」就是「暫緩」同「道歉」),唔好再自High啦!

或許很多人覺得,二百萬人出嚟行你都唔理,無架啦,香港死架啦。我想同大家講一樣嘢:我哋唔係End Game,而係Infinity War。我哋面對的敵人,就好似Thanos咁癡線,打極都唔會死,而我哋要明白一點,只要你深信呢個唔係End Game,而係Infinity War的長久戰(其實一直打緊)!

佔領非長久之法

所謂「兵貴神速」,拖延戰絕對不利,在雨傘時已完全證實這一點。香港人,你終於知道咩叫「香港人,根本就唔係你當家作主」呢個殘酷的事實未?大家都無可能同可以輪更的警察打消耗戰,更何況佢哋裝備是L1000而我地是L1。趁現時警察非武力清場,學鄺神話齋,不流血不受傷不被捕是重點,而家全身而退好過又同佢硬踫硬。

至於遊行,係咪要再星期日日日遊街?經過呢兩星期,我希望大家明白,遊行呢個方法起相對民主嘅社會是絕對有效,佢可以Raise國際關注,俾政府壓力;但是,大家都明,我哋已經是在一個極權國家,林鄭理得你死人(真是死咗人),佢都唔會跪低。所以,唔好再沉迷在「嘩我地有4份1人口上街呀!」呢種虛妄裡面。同樣地,我哋谷得起一次半次呢個人數,又係咪可以個個星期日有呢個人數?大家都知呢個機會微乎其微,然後又俾建制有位入「民意消退」,咁真是有用?!

所以,不合作運動(例:搞下港鐵)果D 是OK的、打游擊是OK的,點做可再從長計議,但反正佔領就是唔Work—當然,佢有振奮士氣之效,但佔完好立刻散水,畢竟就如剛才所言,消耗戰對我方絕對不利!

要有「策略」地計劃以後的抗爭形式

遊行/佔領/甚至暴力衝擊都無效,仲可以點?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貽;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貽」,我們要對付嘅,除咗遠在天邊的中共外,真正要通過呢條條例嘅,是嗰班建制,因為佢哋先是真正通過條制的真正傀儡!

然後要知呢班建制驚乜,佢哋最驚就是無咗議席、連唔到任、無咗利益、無咗外國國籍(你諗吓陳健波個9樣)。連登仔已有行動,例如要求凍結班建制的外國資產等,個人認為呢種直接制裁到呢班人的方法先有用(當然包括林鄭)。另外,用盡所有方法,唔好再俾佢地箍到D老人票,一定要將佢哋趕出立會!

成日話特首下台,然後呢?

我知大家今次,都聚焦係林鄭身上,當然一個廢嘅傀儡(e.g. 董建華)同一個癲咗嘅傀儡(e.g. 林鄭)出嚟的效果是有分別,但由頭到尾都是一個傀儡呀!控制傀儡的,終究是不忠不義的中共政權。咁大家就認真諗諗,佢會唔會俾一個「唔係傀儡」既特首出現?唔會。既然係咁,下一步是咩,我就唔講落去啦,大家自己諗諗啦。

我們都是英雄

時至今日,可能大部分人都仲抱有一個期望,以為會有個超級英雄走出嚟領導大眾、拯救世界。今次吸取左雨傘教訓,我哋唔再相信大台,但我明白,大家仍然好想有精神領袖,給予方向同支持——但我想講,我哋都可以是英雄,我哋唔需要大台、唔需要精神領袖,我哋需要的是我哋堅毅的心,去應付呢場Infinity War!

也許我們只有一個機會

奇異博士數盡千億萬個機會都係輸,只有一個機會,但仍不會因此放棄!二百萬人的上街(雖是無用),至少表明咗我哋的決心!

記住,抗共之戰從來不是End Game,而是Infinity War!

(作者按:因為本人還是稿件能刊出的關係,這是「乾淨版」文;如果想看「不乾淨版」,可至本人專頁查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