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反送中運動、洗腦與思想教育


【撰文:鄭吉雄】

特區政府推動修訂《逃犯條例》,擾攘數月,竟引起了波瀾壯闊的公民運動──數以百萬計的市民兩度大遊行,甚至發生嚴重的社會衝突,最後在6月16日二百萬市民大遊行後,特首林鄭女士透過政府新聞處發稿向市民致歉。期間衍生的兩極化問題,始終聚焦在年輕人上街的評價──究竟年輕人上街示威是對了還是錯了呢?眾多年輕人不惜站在前線以身軀承受警方武器的攻擊,忍痛流血,最後成功爭取到令人暫時安慰的結果。如果他們錯了,何以一百多位中學校長公開支持,而且輿論給予高度禮讚?如果他們對了,何以另一陣營上自官方、下至某些教育團體都嚴厲批評年輕人受到煽惑,甚至洗腦?

6月12日,警方以催淚彈驅散包圍立法會的示威者。周滿鏗攝

關鍵在於,人類的思想本身至為複雜,思想教育也因此充滿困難。筆者認為,理想的思想教育,是給予學生全面自由的資訊,從正反各方面提供價值,讓他們能養成獨立思考和批判能力,而儘量不給予故意的引導。質言之,偏頗地教學生一味抗爭,和強力地教學生忠君愛國,都是不健康的思想教育。

「洗腦」的確不健康,是最不理想的思想教育。如果我們將之理解為特意在人的思想中植入或剔除某些內容,達到控制其思想行為的目標,那麼歷史告訴我們,洗腦往往來自政府而非民間。其中規模最大、歷時最久、影響最深遠的洗腦,可能就是明清兩代五百餘年的八股文考試。

八股文者,即襲取古代儒家經典傳注的面貌,以固定格式,將試卷分為破題、承題、起講、起股、中股、後股、束股、大結等八個「股」,考生只准順著試題題旨逐段闡述。明末學者如顧炎武已痛加批評,認為「科舉之弊,未有甚於今日」。它的弊端,不但在於創意被固定的試卷格式扼殺,更嚴重的是,考生只能闡述題旨,不准作靈活申論。久經訓練後,便被潛移默化,服從指令、接受權威指示,不會有任何質疑反思。八股文考試,其實是巧妙的忠誠教育,利用有形的試卷格式,無形地抑制國家準公務員(考生)的個人意志,徹底消除其批判思維(critical thinking)能力,以保證政令能準確佈達。

清代一張八股文考卷。照片來源:auction.artron.net

八股文形式的制度化、固定化之所以發生在明朝,和明太祖獨裁思想有關。朱元璋曾因孟子「民貴君輕」思想,一度將孟子逐出廟祀,並廢除《孟子》官方經典地位,後來又勉為其難地恢復,但將其中觸犯君權的內容盡數刪除,成為《孟子節文》一書,目的是斷絕讀書人懷疑(連挑戰都談不上)權威的機會。八股文奠定於明朝,絕非偶然。數百年間,讀書人被要求既忠誠又專業,最後忠誠達致了,知識主義所需要的自由思想卻完全被扼殺,專業能力也一併受抑制,創意能力更早已枯萎。明清兩代政治的積弱腐敗,民智不開,最後導致義和團之禍,引發八國聯軍入侵中國,與朝廷長期洗腦工程愚民化的深遠禍害,實不無關係。

尋本溯源,向讀書人進行洗腦,又和古老的君父思想有關。統治者常以「如君如父」的名義,將小民視為牧養的動物,即《管子》所謂「牧民」,《老子》所謂「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以此為參照,不難理解今天社會上思維保守的人士,漠視老師學生的自由意志,責成教育工作者灌輸年輕人所謂「正確」思想,實接近於八股教育復辟。至於林鄭女士儼然以「慈母」自居,則隱然繼承古老「君父」思想。孰不知古代如君如父的天子,在天災人禍興起時,也會願意下詔罪己。而《管子・牧民》篇也早已明示︰「政之所興,在順民心;政之所廢,在逆民心。」林鄭女士是否願意以這四句話為訓,試作反思呢?

話說回來,保守派人士可別一廂情願,以為教師學生老老實實順從官方設定的內容,學習忠君愛國的禮教思想,就可以培養出一整個世代俯首貼耳的順民。要知道近代中國反禮教、反傳統的思潮,實發源於十九世紀末譚嗣同、梁啟超等知識界先覺,而譚、梁等人,正是從小接受傳統禮教教育。蠹生於木,還食其木,十九世紀末保守派竭力維護已經腐臭的禮教思想,最後竟從中冒出新思潮,將他們掃進歷史垃圾堆。這豈是他們最初所能逆料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