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盧偉聰:冇話成件事係暴動,大部分示威者和平 點解開槍?現場指揮官判斷


周日約200萬人上街抗議政府後,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昨晚9時在警察總部見記者,稱坊間對他在上周四的記者會上,形容6.12金鐘衝突為暴動,「有好多不同意見,我今天出來澄清。」他說:「我當天是指某一些人行為涉嫌干犯暴動罪,當日參與公眾活動的其他示威人士,如果沒參加過暴力行為,他們不用擔心會觸犯暴動罪。」他指,至今拘捕15人,涉嫌觸犯一些暴力罪行,當中5人涉嫌與暴動有關。警方在6.12當日周邊地方拘捕17人,涉嫌觸犯其他罪行,包括未能出示身分證明文件、遊蕩、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等。

盧偉聰首次說:「當時大部分示威者是和平,但有一少部分人使用暴力。」、「參與當日公眾活動,大部分人我相信都睇到係和平示威者,佢哋係唔需要擔憂干犯咗暴動罪。」警方既說當日大部分示威者和平,為何要出動橡膠子彈、布袋彈、150枚催淚彈?盧偉聰稱,會作事後檢討,如有人投訴會公正調查。他又指,當日決定用什麼程度武力及武器,是由現場指揮官判斷。他三次被問會否道歡時,沒有直接回答。

盧偉聰昨晚見記者時,未有穿上軍裝。港台片段截圖

盧偉聰表示:「當日(6.12)3時半,有人以暴力衝擊警方防線,包括用磚頭、鐵枝、鐵馬或其他硬物。我們說這情況是暴動,因為有啲人,當時在現場使用了暴力行為。當然,我話咗呢個暴動,唔代表其他所有參與公眾活動的人,而又冇使用暴力的,佢哋唔需要擔心干犯暴動罪。」

「我當時可能講得唔清楚,我係講緊當時喺現場,立法會嗰度,有人用暴力衝擊,所以那是暴動情況。我並無為當日所有每一個喺附近、包括可能夏慤道等其他地方,話成個事件係暴動。」

「唔係話當日公眾活動係暴動,我話嘅暴動,係有啲人干犯咗暴動罪,至於其他參與當日公眾活動,大部分人我相信都睇到係和平示威者,佢哋係唔需要擔憂干犯咗暴動罪。」盧偉聰說,暴動罪檢控門檻非常高,需要搜集足夠證據,警方須徵詢律政司意見,才可決定檢控與否。

被問到只有5人涉暴動,但警方卻放了多枚橡膠子彈、布袋彈、 150枚催淚彈,是否用了不對等武力?盧偉聰稱:「武力和武器使用都有嚴格指引,同埋嚴謹訓練......多與少視乎當時情況。」、「你們而家說我們濫用暴力,我們會有一個事後檢討,會看行動細節、改善地方。而家收了34個投訴關於警察,包括我們使用武力,我們會作公平公正調查,之後交予監警會跟進,讓他們審核我們的報告。」

「決定用什麼程度武力及武器,由當時現場指揮官,根據他的專業判斷,覺得當時受什麼威脅、武力對待,由他決定。」被問到他是「一哥」是否要負責時,盧偉聰說:「警隊由我統領,雖然決定由現場指揮官,根據現場情況做決定,但事無大小,警隊事務由我負責。至於你說我講得唔好,令示威者蒙上污點,我再講一次,當時大部分示威者是和平,但有一少部分人使用暴力,衝擊我們警隊的防線,有需要用適當武力去制止一個暴動及驅趕群眾。」

警員6.12當天向示威者發射橡膠子彈、布袋彈、150枚催淚彈。資料圖片

被問到會否道歉及辭職時,盧偉聰再稱:「我們每一次都有事後檢討,做得好唔好,會作改善,如有人唔滿意我們警方任何行為,我們有既定投訴機制,一層是投訴警察科,收到會公平公正調查,做好之後會向監警會匯報。」被問到有手無寸鐵示威者,因言語遭警察使用武力受傷及拘捕,他說,如有市民覺得警方做得不對,應立即向警察投訴科提供資料。

對於有報道質疑,當天示威者在立法會衝擊警方防線前,警方刻意減少警力。盧偉聰說:「當日我在指揮中心睇住,調配當然有,但我們沒就住3點有消息,如我們有預先情報收到話有人衝擊,會加強人手,但當時你話撤走,我......冇、冇、冇,唔記得有咁嘅事。」他指,每一次部署是根據之前的風險評估,臨場也有很多變化,「我們已經由早上8時等到3時,沒任何行動,只希望示威者不要衝入立會。你說我們減防守,吸引人去衝擊我們,我唔係好同意。如果他們真係和平,點會暴力衝擊我哋呢。」

行政會議成員任志剛昨發聲明表示:「林鄭月娥一直盡心為香港服務,我支持她繼續擔任行政長官。政府已於星期六表示暫緩執行修訂《逃犯條例》,實事求是地説,暫緩執行其實已是撤回。我相信大部分學生都是和平理性表達訴求,當中只有小部分是害群之馬,使用暴力,破壞社會秩序。我希望事件可以告一段落,讓社會重回正軌,畢竟香港仍面對很大挑戰,政府還有大量工作需要處理。」 另一行會成員林正財表示,不認為學生是暴徒,相信大部分學生都很和平,指「政府完全無定性哪一天所發生的事為暴亂」。

盧偉聰被問到,是否行會成員開腔他才出來解釋。他稱,是因為看到報道,發現被誤解才出來澄清。

盧偉聰在上周四的記者會曾說:6.12當天下午多批示威者,有組織及有策劃地,在不同地點衝擊警方防線,期間使用磚頭、鐵枝、木板及鐵馬等擲向警員,指警員在生命受威脅的情況下,使用武力驅散人群及控制場面,保護自身安全,及維持立法會的運作和大樓內工作人員的安全。他說,警員使用的裝備與海外國家在處理同類暴動時所用的沒大分別,包括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等,「全部都是低殺傷力的武器」,又稱警員在使用武力時,嚴格依從警隊的武力指引。

林鄭月娥在周六的記者會上,被問到警方的行動,以及會否收回暴動的定性,她稱:「警務人員的執法是理所當然、是天公地義,是他們每一位加入香港警務處的使命。」她說,覺得警員是克制、負責任,盡量以維持大局的態度工作,她贊成亦同意暴動定性。 林鄭當天回答外媒提問時,指「some of protesters were quite violent 」(有些示威者頗暴力)。

盧偉聰見記者後,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批評「盧偉聰說法難聽過粗口」:「現在他指部分人暴力,大部分人和平,但當日所用的暴力卻用所有生命作賭注,實在令人憤怒!」他認為,盧偉聰應立即就事件代表警方向市民及記者道歉,並收回定性暴動的決定。

區諾軒批評,盧偉聰的說法極不負責任,「意圖分化當日參與集會示威的市民,手法卑劣」。區諾軒重申,警方於6月12日的行動中發射逾150枚催淚彈、逾20發布袋彈及數發橡膠子彈,造成逾80多名市民受傷,又向示威者頭部開槍,明顯使用過份武力。

區諾軒認為盧偉聰的說法誤導,指多宗旺角衝突的法庭案例指出,根據《公安條例》第19條,一旦集結被定性為暴動,所有人都有被控為暴動的風險:「如任何參與憑藉第18(1)條被定為非法集結的集結的人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而集結的人即屬集結暴動」。不少法律界人士早已表明,暴動罪的門檻甚低,三個人集結,即使沒有暴力成份,也可能觸犯暴動罪。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