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專訪鄺俊宇 「你們每一位都是我的手足 只要真心相信」


由「鄺仔」變「鄺神」,鄺俊宇在6.12之後得到大家信任,因為他無處不在,也因為他的親和力成功在示威者和警方之間發揮了調停作用。

不過,大家忘記了嗎?鄺俊宇是民主黨的呀!年輕人一代,特別是「連登巴打」,他們不是看不起民主黨嗎?為何一個民主黨人能夠跟年輕人一代「和解」?

鄺俊宇不斷穿梭警察和示威者之間,協調雙方避免爆發衝突。

鄺俊宇在《晴朗》如是說:

一切源自於6月11日晚上,當時傳出金鐘站出現警員無理搜身,更離譜到要求年輕人一字排開,這是一種侮辱。之後更發現不只金鐘站,類似情況更出現於添馬公園一帶,於是,我就四處游走。我們拿著的條例是《警隊條例》(第232章)第54(2)條,關於扣查的權力,簡單而言,作為立法會議員,我有責任監察警員在現場搜身是否合理。如果我不在進行搜身前要求警員說明有甚麼合理懷疑,那麼,他們的『龍門就無限大』,無論搜到甚麼都可以說成是攻擊性武器。
我記得那晚由八點到第二日早上六點,大約處理了十單個案。有一幕特別深刻,警方在金鐘橋下截停了一名男子,聲稱對方的背包內有攻擊性武器,我介入問阿Sir你懷疑他有甚麼攻擊性武器,他不答,我就拿出第54條,阿Sir就話『長矛』!大家便起哄,一個細背包裡面有『長矛』?跟著阿Sir加多句『伸縮的』。於是打開背包,只有兩本書和哮喘藥。如果你已經情緒緊張,又認為個個都是暴徒,就會出現無理搜身。

問:如果說鄺俊宇與示威者團結起來,確立信任的一刻怎樣開始?

鄺俊宇:

不去刻意經營,只要真心相信。確立信任的一幕可能就是我站在鐵馬上,向在場人士高呼『你們每一位都是我的手足』!我是真心不想大家去衝。

上述片段來自:CAPER NAM@youtube 20190612

這種團結,不只是鄺俊宇與示威者之間;這一份團結,更在200萬01人之間共同存在著。遊行期間,「我不是暴徒」標語比比皆是,就算盧偉聰出來說其實暴徒只有五位,也不會分化到這份團結。

問:「我不是暴徒」這五個字,如何理解?

鄺俊宇:

5個暴徒,你用150粒催淚彈、30多袋布袋彈,對付5個人?再強調一次,「我不是暴徒」是事實,到底當日是誰濫用暴力?如果你叫大家不用擔心,因為只是那5個人是暴徒,我真的覺得那5個人好勁,是否美少女戰士?
為何我整日都說『手足』?我真的很心痛,不想再有多一個『手足』流血。
大家要看多些事後的畫面,舉個例子,民陣在中信大廈的集會有「不反對通知書」,那裡和平集會、有老有嫩,警方竟然中間放催淚彈?他們一湧而上,隨時人踩人!胡志偉站出來,稱自己是立法會議員『我要見指揮官』,警方不理會,催淚彈就在身邊掠過!這種態度、暴力是否對等?

上述片段來自:FTVV

暴力,不單止肢體上的暴力;白色恐怖也是另一種「暴力」。

鄺俊宇:

有好多位同學仔好擔憂,他們日前『看直播』的時候不知為何吸到催淚彈。最初有一位同學稱個肺不舒服,但又不敢去公立醫院求醫。為甚麼?因為之前有位大學生,不知為何警員可以跟他傾談、又不知為何知道他去過金鐘,之後就被拘捕!我立即找同事幫手,各區很多醫生也願意伸出援手。我會形容這是『白色恐怖』,我的同事帶同學去看醫生時,甚至要跟醫生護士『講暗號』來保護他們!

還得記,當年政改通過後的七一遊行,民主黨曾經一度被遊行人士喝倒采。如今,因為鄺俊宇的真誠,在2019年可能重拾得到年輕人的信任。

要和解的話,林鄭也可以做到,如果,妳是真誠的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