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執法者的無知


多年的個案工作中,筆者常有機會與警察交手,當中,個別執法者對精神與精緒問題的無知與偏見,足以影響了與復元人士的命運與福祉。

這是香港警隊的服務格言。

記得年前曾協助一家庭處理租務糾紛;包租婆請來兩位彪形大漢,脅迫與稚子獨留在家的太太,代表丈夫簽署一份協議書,同意在數日內遷出單位。太太是剛來港定居不久的內地新移民,兩位惡煞自稱是內地國安,他們搶了太太的手機,影低裡面的生活照,以及太太與父母在鄉間的地址。
 
可以想像,太太當時是非常惶恐不安。她事後致電丈夫哭訴情況,而後者亦隨即報警與通知筆者。筆者趕抵現場後,兩位惡煞早已銷聲匿跡,現場警察聽鄰居說太太有精神科的覆診記錄,不理她的實際病情,患的是甚麼病,便質疑其說話的真確性;又推說未夠料告包租婆恐嚇或非法禁錮,希望筆者協助安撫太太的情緒,但求息事寧人收隊離場。
 
事實上,太太並没有患妄想症,其說話亦真實可信。在筆者堅持下,兩位警員才稍移玉步,到樓下包租婆的住處了解情況。考慮到這個家庭的鄰舍關係早已破壞,包租婆住處近在咫尺,個別鄰居更企在包租婆那一邊。筆者與丈夫商量後也認為此地不宜久留,但求換取更多時間找地方搬遷。
 
筆者向包租婆提出,給予多一個半月的時間搬遷,並要求她白紙黑字作出承諾,不能再對案主一家作任何形式的騷擾;否則,後者必就其涉嫌恐嚇與非法禁錮兩母子一事追究到底,非要其承擔法律責任不可。心高氣傲的包租婆雖千萬個不願意,在警員在場下,亦無奈簽下協議書。
 
老實說,工作多年,當然遇到不少這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警察,他們對精神與情緒病認識非常膚淺:例如精神病患者都有妄想,他們的說話不可信等等,更很容易便作出「傻人報案」的結論,受到傷害的案主無法討回公道。
 
在上述的例子,包租婆的橫蠻固然可惡,但警察的無知更令人感歎。因為,一般人的無知,或只會造成情緒上的傷害,但擁有執法權力者的無知,後果可以好嚴重。

P.S. 筆者並無意得罪警隊,只期待他們加強內部培訓,更全面認精神與情緒病,減少對復元人士的偏見。事實上,也曾有與個別警員向筆者反映過,他們這方面的知識並不足夠,並虛心地作提問請教。

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