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那父親節,與父親上街


【撰文:五時四十八分】

六月十六日,是香港市民連續第二個星期大型遊行的日子。也是一年一度的父親節。

昨夜六月十五日回家後,看見床上有個綁上了結小小的紅色袋子,我滿懷好奇心之下解開,發現原來裏面是一個豬嘴3M口罩。

他在房間中走出來說道:

你N95口罩根本不能抵擋催淚彈,這個比N95會好少許拿去用吧。還有明天的遊行我跟你出去可以嗎?

數年前的雨傘運動,我還是一名學生,響應了學聯的罷課行動站上了金鐘的街頭,加入了「瞓街」的行列。那時候我的爸爸是紀律部隊的一份子,也是典型的中年。「你哋班後生收晒錢啦」「唔好搞咁多無聊嘢」「 拉晒班仆街就啱嫁啦」,這三句是我當時在家中聽得最多的說話,時而世易,金鐘很快便被清場,一切彷彿歸於正常,那時我亦開始避談政治、只顧風月。因為深深知道香港只會逐步被中央侵蝕,無謂作殘存的抵抗。

6月9日103萬人大遊行後,警方凌晨在立法會示威區清場,與民眾發生衝突。美聯社
當晚,大部分留守示威區的都是年輕人。美聯社

數年後的六月,香港再次掀起反送中的風波,看見比我更年輕的年輕人開始政治覺醒,我在心中開始反問自己,香港是否真的只是死路一條?他們年輕人站在前線為自己的未來所抗爭,難道有錯嗎?由6.9開始、到6.12,筆者也有出來與年輕人同行,這個六月,藏在我心中的「香港人意識」也漸漸抬頭,香港人為香港人發聲,有何不妥?六月十日,家父在家中看着無綫電視,他看見警察在立法會煲底下暴力清場,不發一言。我便開始跟他討論,「其實這群年青人大好前途,為什麼要冒着被警方拘捕的危險站在前線?是不是真的為了在Facebook打卡?若果你想了解香港現在身處什麼情況,歡迎你六月十六日跟我一起上街,讓我陪着你一起過父親節。

事緣就是這樣,於是我的爸爸在父親節當天便換上了黑衣一起向銅鑼灣進發。巴士經過了太古廣場,我便跟他講述,這是無綫新聞沒有告訴你的新聞,昨天有一位反送中示戚者在這裏跳了下來自殺,以死控訴。

這時候的他只沉默地看着太古廣場的人龍與無數的白花、一語不發。

到了銅鑼灣,下車之後只見一大片的黑色海,有秩序地向着維多利亞公園進發,會合了一眾親友之後,我們便從銅鑼灣廣場的人潮插入遊行隊伍,那時候大約是三時三十分。有趣的是在人群中只有他是白色頭髮、相當顯眼。

照片由筆者提供

遊行人士對爸爸照顧有加,問他需不需要風扇糖果紙巾等等。我相信他在過程中也深深感受到香港人的可愛。全賴之前我老師的一句:「若果你想知道真正的香港是怎麼樣,嘗試一下去落區、去遊行吧,你會獲益良多得著也會有很多。」謝謝你這句啟蒙了我,這一句也令我的爸爸走了出來,成為了二百萬人的一份子。雖然只有短短的三公里,可是我們走了大約七小時才能到達太古廣場為該名烈士獻花與上香。

其實在整個遊行過程中,爸爸都是觀察為主,他沒有大叫口號沒有發聲,直到去了太古廣場,爸爸看着連綿數百米的白花海,他站著呆了。我邊說道:「爸爸,我們一起裝一柱清香給他好嗎?」他沒有開口、只是主動跟着裝香的隊尾而行,這天晚上彷佛全港的白色花朵都放在這個地方,為這名烈士致哀。

周滿鏗攝

一看手錶時間已經是十點多,不只是爸爸、筆者經已十分疲倦,於是眾人沒有到達政府總部,在金鐘太古廣場上香之後便乘搭地鐵回家。

這個父親節真的畢生難忘,由雨傘運動時他向我道「你做咁多嘢都冇用㗎啦,俾心機返工返學算啦,唔好搞事。」到了反送中事件,他竟與我一起站出來成為了「搞事的一份子」,感覺很奇妙,在這裏也要感謝一眾遊行人士對我爸爸說聲父親節快樂,感謝他們的照顧,給予了爸爸風扇糖果紙巾等一切物資的供應,有你這位爸爸我感到無比幸福與驕傲。謝謝你對我的愛,也謝謝你對香港的愛。

有你在,抗爭路上我並不孤單。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