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612催淚彈清場】重組圍困中信驚恐35分鐘 集會者:險窒息、人踩人 形同「集體謀殺」


6月12日,香港人經歷了驚心動魄的一天。數日後回過神來,很多人最難以釋懷的,是中信大廈門外的這一幕:

下午3時45分至4時20分期間,立法會近添美道及立法會道一帶、龍匯道近演藝道的人群,為躲避催淚彈而踴至中信大廈門外,此時,中信只有一扇幾乎轉不動的旋轉門和一扇小門開通,上千人欲擠入中信大堂之際,警方向人堆中央投下催淚彈。那是民陣獲批不反對通知書的示威範圍,不少人毫無防備。

擠得動彈不得的人群之中,催淚氣體在眾人腳邊擴散、升起,灼眼嗆鼻。每個人都幾乎窒息,嚎哭聲和慘叫聲在耳邊縈繞,只覺前無去路、後有追兵,痛楚、焦急、惶恐、失措。一場巨大災難,彷彿一觸即發……

6.12立法會外圍大型示威中,警方在立法會道、添美道、龍匯道一帶施放多枚催淚彈,民陣獲批不反對通知書的示威範圍同樣受襲,不少毫無防備的集會人士被逼至中信大廈死角,險象環生。眾新聞製圖

眾新聞疏理現場集會人士的記憶,以及記者的第一手紀錄,重組中信圍困事件的經過。

好鄰舍北區教會傳道人陳凱興,以及從事藝術工作的C小姐(化名),當日在下午3時半前,已經在中信大廈對出、龍匯道一帶。與此同時,眾新聞有三名記者分別在立法會煲底、東翼對出添美道一帶採訪。綜合眾人說法,警方自3時45分起,先後在立法會東翼、煲底;龍匯道近演藝道方向;中信大廈對出位施放催淚彈位置。中信大廈周圍不斷受催淚彈攻擊,持續近35分鐘。

位置 開始施放催淚彈時間(6.12下午)
立法會東翼、煲底  3:45~3:55
龍匯道近演藝道方向  4:00~4:05
中信大廈對出  4:09~4:20

傳道人陳凱興6.12早上便與約10名教友及朋友到場,主要留在龍匯道及立法會道交界的迴旋處,「嗰度有急救站,我亦見到有我認識嘅社工、牧師同專業人士,我覺得佢哋比我更加保護到啲細路(年輕教友),咁就station喺嗰度。」

早上風平浪靜,惟到午後,他們收到消息,預計下午3時左右會有事發生,一眾教友遂在3時半前陸續撤走,只有陳凱興留下,希望聲援示威者。

多名戴備頭盔、眼罩、口罩的示威者,由6.12早上至下午3時,均在立法會煲底外,與警方對峙。周滿鏗攝

C小姐就在這時與朋友抵達現場。她記得,民陣獲批不反對通知書的龍匯道南面行人路位置已經坐滿人,她們於是到龍匯道北面的行人路坐下。

立法會煲底衝突

陳凱興送走教友後不久,便察覺原本駐守在立法會煲底的警察調整布防,略為退後,而示威者有意衝前。C小姐亦從民陣大台的電視中,看到示威者與警方在煲底方向衝突,隨即聽到大台呼籲在場人士先讓人群從添美道疏散至中信。

「突然間就聽到(示威者)聲話褪喇、散喇,褪咗3至10秒之內,就聽到槍彈聲。」陳凱興當下未知是什麼槍彈,隨即見到催淚彈在地上滾動,「聽到連續幾吓,卟、卟、卟,現場好混亂,啲人即刻向後褪。」目擊人群從立法會退至龍匯道,他記得,當時民陣呼籲受襲的示威者靠過去和平集會位置,人群仍未有打算經中信離開,只是想到龍匯道避一避風頭。

下午3時許,立法會煲底開始爆發衝突,警方開始施放催淚彈。周滿鏗攝

在龍匯道較入位置的C小姐憶述:「民陣嗰邊就嗌大家留返個通道,因為大台嗰邊有個救護站。又不斷聽到(大台呼籲)要生理鹽水、醫療手套嗰啲。」本來平靜的龍匯道,霎時氣氛緊張,「大家聽到要嗰啲物資已經知道咩事,不斷聽到要將頭盔、遮嗰啲架餐傳上去,因為似乎煲底嗰邊啲人需要多啲。」立法會煲底放催淚彈時,她聽到大台多次表明,大台這邊有不反對通知書,要求警察不要靠近,同時呼籲警方預留時間予示威者疏散,但警方步步進逼。

未幾,C小姐聽到民陣提醒龍匯道人群,要注意演藝道方向。龍匯道近演藝道位置有鐵馬築成的防線。當時她雖然站著,但視線被人群阻擋,未能看清楚是否有警察靠近防線。她隨龍匯道的人群移向演藝道方向,一來讓路予煲底及添美道的人群,二來是支援演藝道的防線,「都唔知有冇3、4排人(守防線),而且未必有full gear,因為添美衝突嘅時候,有啲人已經將啲頭盔傳俾添美嗰邊。」C小姐意識到在人潮之中,其活動已不由自主,「由嗰刻開始,我已經受制於現場發生嘅事。」

全副武裝的警察從立法會道向龍匯道推動。周滿鏗攝

演藝道防線受襲

陳凱興指,立法會東翼的人群中催淚彈後退至龍匯道,稍作休息,用水沖面,並沒有任何衝擊行為。約5分鐘後,演藝道方向傳來炮彈聲,「佢哋冇衝突過,冇做過任何嘢,無啦啦就受炮火。」

6.12下午約4時,龍匯道近演藝道方向的市民開始受到催淚彈攻擊。周滿鏗攝

C小姐記得,立法會那邊施放催淚彈後,中信人群開始感受到威脅,有意退避,而民陣亦指示人群有序撤退。不消一會,她意識到演藝道那邊亦有催淚彈,只是看不清具體位置。C小姐形容,龍匯道受到兩面夾擊,大多集會人士都想離開現場,「一有位可以向中信嗰邊褪,我哋已經慢慢、慢慢褪過去,但問題係好似走唔到咁。」

C小姐指,原本在民陣示威區一帶的集會人士,大部份都沒有頭盔、眼罩、口罩等防護裝備,「現場根本冇人有gear咁濟,有頭盔都係得演藝嗰邊3、4排,其實都唔夠,都係零星有戴……我都係唔想去啲最衝突嘅位置,先至去中信,因為我知添美道、煲底、近中環嗰邊個氣氛係比較緊張。」她聽到現場有人呼籲大家戴口罩、預備水及濕毛巾,她才隨即做準備。

眾新聞記者下午約4時09分在龍匯道及立法會道交界的迴旋處急救站旁,從記者拍攝的片段可見,警方在立法會東翼對出的添美道施放催淚彈後,一批警員隨即沿添美道往夏愨道方向驅趕示威者,而另一批警員持長盾則在急救站旁布防。當時民陣反覆呼喊:「香港人不打香港人!」、「警察克制!」、「水!」、「往中信!」

相隔1分鐘,至少兩響炮彈聲從龍匯道傳出,影片可見,兩行煙在龍匯道人群上方掉下,疑似落在近演藝道的方向,另有一枚催淚彈龍匯道與添美道交界的地面滾動。有示威者撿起地上的催淚彈,並擲向急救站旁的警員,旋即又有一枚催淚彈突然落到龍匯道與添美道交界。不足3分鐘的片段,已出現至少4枚催淚彈。民陣當時呼籲:「各位市民慢慢入中信!淋熄催淚彈!淋熄啲催淚彈!大家入中信!」當時大批市民已聚積於中信廈門外,陸續有示威者為躲避槍彈而衝向人群。

6.12下午4時09分起,警方在龍匯道施放催淚彈,民陣獲批不反對通知書的示威範圍同樣受襲。區倩怡攝

龍匯道人群中彈

C小姐從龍匯道北面行人路,隨人潮移向中信門口,在人堆較外圍的位置。她記得,最初在門外,只見一扇旋轉門可用,但極為擠塞。她多次聽到大台呼叫需要哮喘藥,「好大聲嗌,啲警察一定聽到。」惟警察從龍匯道兩邊步步進逼。

「大家喺中信門口疏散,嗰個位維持咗好耐。係好恐慌,大家一有位就褪過去。雖然係排隊走,但大家都好驚咁,冇推撞前面啲人,但係好驚,一有位就褪上去。驚係因為我一直喺最後、最後排咁濟,我見到前面道旋轉門一路都係極度塞,要好辛苦先圈都一批人入去,然後夾喺旋轉門附近嗰啲人好panic,好驚會夾親,但係又唔可以唔逼去嗰度,係郁唔到。」

「我喺中信門口嘅時候,(警方)就無啦啦掟咗一個催淚彈喺中信門口。我近距離食咗一粒彈,就係嗰粒,其他都係遠距離。我距離嗰個彈,只係兩個人身位,我後過個彈啲啲。」如果在夏愨道、龍和道等位置中彈,人群會立即散開,用生理鹽水或食水沖眼鼻,稍為整理,才重整隊形。不過,龍匯道四面楚歌,人群被逼到中信門口死角,即使中彈,仍是動彈不得。C小姐憶述:「啲煙同我太近,我閉氣,但好快就冇辦法唔吸。好快就感覺到啲煙滲入鼻腔,灼痛同咳,feel 到啲煙攻落去。好彩(有)飲水。」

C小姐記得,旁邊有人用水將催淚彈撲熄,及後旋即門側的一扇小門也開通,她可從小門進入中信。「(小門)開咗個情況先好啲啲,因為可以就咁行過去,唔使好似旋轉門咁俾人推入去。但無論如何,有啲人係排唔到去逃生門(小門),(旋轉門)嗰個位推係好驚。」至於旋即門另一側的門,但當時標示著「此門已關」,民陣曾要求打開該門,但直至C小姐走,該門仍未有打開。

陳凱興亦在中信門外的人群中,險些迎頭中彈。「直頭喺我頭頂飛過,我見到兩個黑影,即刻踎低。咁就聽到大台嗌,警方要克制、 警方要克制。我一踎低完起身,就發現腳邊有催淚彈出緊煙,所以啲催淚彈係打喺人度,唔知好彩定唔好彩,就冇射中人。如果headshot,我估未必會死,但都唔係冇事。」

警方在中信大廈外的人群中央放催淚彈。網上影片截圖

陳凱興形容,那時旋即門已幾乎轉不動,只有一扇小門可用。人群既焦急又緊張,人壓著人向中信門口推進。他估計,現場有800至1,000人嘗試擠入中信,「我試過直情俾人夾起咗,腳離地半秒,個擠壓情況係咁,所以你可以想像個旋轉門做唔到任何嘢。」

與此同時,催淚煙霧在人群的腳底下冒升上來。陳凱興所見,在場人士不是每個都有防護裝備,他相信他們原意是出席民陣宣稱的和平集會,「我隔籬嗰個嗌到死咁,就係因為佢冇任何gear,硬食。周圍啲人就俾水佢洗眼,但係佢走唔到,左又走唔到,右又走唔到。我同佢都夾喺人群中間,等入中信裡面。嗰陣空氣好差,我都係死頂,當刻只有祈禱。唔知會唔會窒息死,又好有想嘔嘅感覺。」

相關文章:6.12我在龍匯道遇上暴徒|陳凱興

陳凱興目擊有毫無防備的集會人士,中催淚彈後暈倒地上。陳凱興提供

有網民在連登上載當日的影片,後段內容與陳凱興的說法非常吻合,片段可見旋轉門卡住、人群經小門踴入中信期間,外面人群中央忽然冒起一團白煙,相信是來自催淚彈,在場人士絕大部分沒有頭盔。

中信大廈死角

陳凱興及C小姐分別進入中信大堂,均見裡面煙霧瀰漫。陳凱興形容,人群在室內仍然顯得非常恐慌,以為警察會攻入內拉人,「你見到佢唔知點解要向和平示威者用催淚氣體,我哋估計啲警察係失去咗理性。大家好恐慌,鬥快㩒𨋢,當時啲人情緒都好激動,有啲都好崩潰,有啲用粗口鬧啲警察點解咁開槍、發生咁嘅事。有啲驚惶係在於覺得生命受威脅,同對政府好失望。」

C小姐提到,地面非常濕滑,到處滿布雜物,情況「極恐怖」。有人坐在地上休息,沖洗眼鼻。她當時只想盡快離開,以免阻礙後面的人群。經中信二樓天橋出去,天橋亦多處擠塞,瀰漫著催淚氣體的味道,折騰多時,她約於4時半才安全退至金鐘廊,隨之回家休息。

陳凱興當時則到不同樓層,看有沒有人需要協助。他見各層都有人洗眼鼻,回氣、休息,也有人看手機了解最新消息,未決定去留。他及後經天橋離開,退至海富中心時大約下午5時。

 中信大廈各層均有人逗留,密切留意最新情況。周滿鏗攝

餘悸:「中信事件係集體謀殺」

事後回想,陳凱興覺得,夾在中信門外時最為驚險。他表示,雖然催淚彈對大部分人未必致命,但可引發哮喘患者呼吸困難,造成生命威脅,一旦出事,當時根本無法逃生,甚有機會構成極嚴重的事故。「成千人堆喺一個屋企咁大嘅門口,你可以想像到,係恩典咋喎,唔恩典就係蘭桂坊事件,其實係好易㗎咋。盧偉聰話驅趕示威者去一個安全位置,但其實佢哋係直接製造唔安全……我唔知指揮官個部署咩心態,係危害啲人,定係兇啲示威者、威嚇啲示威者,定係想佢哋受苦?佢哋一定知、冇可能唔知,因為演藝方向同立法會方向係互相望到對方,我好肯定。」

C小姐同樣猶有餘悸,「其實最驚係人踩人,或者逼到人冇氧氣,同埋催淚彈喺人群裡而,逼住要硬食。一開始個大台喺度,冇諗住會受到催淚彈攻擊,後尾都sense到現場氣氛,都知警察唔會理你,嗰個位最終都會受攻擊。當時係驚自己同周圍嘅人嘅人身安全,因為後面啲女仔,一路跑,一路喊,但我都照顧唔到佢……重點係(警方)用催淚彈迫人群埋死角,用催淚彈焗人同製造恐慌,用催淚彈製造人迫人,蓄意罔顧人踩人危機,明知群眾有人哮喘發作仍然放催淚彈。」她認為,民眾在6.12後追究警方濫用暴力,不能只追究開槍,而忽略在中信一帶施放催淚彈的部署失當,「中信事件係集體謀殺。」

高空圖可見,龍匯道人群被警方驅趕至中信大廈門外,人群中央有白煙冒起。《蘋果日報》圖片

民陣:可引致人踩人慘劇
大律師:有實質傷害可民事索償

民陣警權組回應警方向民陣和平集會範圍發射催淚彈一事,強調民陣當日於中信大廈門外的集會是接獲警方的不反對通知書,並按警方要求在指定地點作出舞台、音響安排。然而,警方卻在下午4時09分,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由分域碼頭街向民陣舞台進迫,在未有任何人士衝擊警方於分域碼頭街的防線,而警方沒有作任何警告下,向集會人士施發最少4發催淚彈,並且向集會範圍推進防線,令過百名和平集會人士一度只能往中信大廈的一扇玻璃門逃生。民陣批評,警方行使武力的方式,可能會引致群眾發生人踩人慘劇,亦質疑警方是否有合理理由,向民陣的和平集會施加以上程度的武力。

法律界選委、大律師黃宇逸回應眾新聞查詢指,警察通例是有規範警方使用武力, 大原則是除非有絕對需要及沒有其他辦法可完成合法任務,否則不得使用武力;在達到目的後,必須停止使用武力。而歐洲人權法院的案例顯示,使用催淚彈驅散示威者,特別是將催淚彈直接射入人堆中,有機會構成使用不合比例的武力,違反人權。他提醒,如果在場人士有受實質傷害,可考慮向律政司司長循民事途徑索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