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Sing Hallelujah無限唱 跨宗派信徒自發晝夜守護香港


過去兩個星期,香港人在衝突與遊行、沮喪與振奮之間度過。金鐘政府總部附近出現催淚彈、塑膠子彈、磚頭、鐵枝和鐵馬;與此同時,總部對開位置近十多天卻傳來綿綿不絕的聖詩歌聲,有如天籟之音,為路過以及留守的人們帶來安慰。歌聲至今仍然繼續,每晚不同團體群組自發前來唱詩,不少群組成員本來互不相識,卻不約而同於下班下課後趕過來,透過唱詩守護心愛的香港。

連續多天晚上,無論是海富中心行人天橋、立法會「煲底」、公民廣場還是政總外圍其他地方,均見信徒自發唱詩守護香港。有十多人的團隊自備樂器、米高峰獻唱,同時展示印有QR Code 的單張,讓路人掃描全套近20首自選歌詞、一同頌唱;橋上的石柱則成為祈禱牆,不少信徒寫下祝福香港的字句。唱詩之間,主持人特別呼籲為香港和中國祈禱求平安。

同一隊伍連續多晚於同一地點獻唱,獻唱人數每晚不同,駐足旁觀或即興參加的路人數目亦隨著每天時局變化而有不同,譬如政總重開當日,下班職員增多;特首道歉當晚,留守人士減少。然而無論人多人少、何種情況,信徒都繼續向來往政總的人士獻唱詩歌。

即使在近期較為寧靜6月18日夜晚,政總各處、包括立法會「煲底」到了午夜過後仍有一群一群的留守青年自發圍圈聊天唱歌,頌唱的歌曲同樣是聖詩。而大專生發動再次包圍金鐘政總與灣仔警察總部的6月21日,亦有多批年輕基督徒唱詩。其中一些穿上自製印有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T恤,先到政總、再到警總唱詩;他們向記者表示,行動完全自發,為了守護香港。

每晚下班趕來唱詩祈禱

其中一個唱詩群組的發起人阿彬(化名)表示:「6月12日星期三警民衝突後,大家心靈受傷。作為基督徒,我只懂以唱詩帶來安慰。在群組提出後,不少朋友響應,於是我們上周四晚上來到這裡,當時還有許多自發唱詩的群組。我們決定站在尚未有人唱詩的行人天橋位置,得到當值警員爽快批准,從此我們每晚8時唱至10時。最大困難在於唱詩人手,每晚唱詩人手和人數都不一樣,但我們憑信心繼續,只要有領唱和彈奏樂器的朋友就可以唱詩。大家下班後便趕到這裡,唱完後趕回家準備明天上班。」

「有市民因為社會氣氛覺得心緒不寧,我們會與他們一同禱告,特別在這裡見到一些看來情緒受到困擾的人士,雖然互不相識,我們仍會主動邀請祈禱。警察當然也是我們唱詩的對象之一,為他們祈求平安與心靈醫治。我們明天也會來,看社會情況繼續來,希望香港人加油!」

自發成為臨時統籌人

18日晚,阿彬的團隊獲邀從海富天橋走到立法會「煲底」唱詩,邀請他的是之前素未謀面的Samuel。Samuel是上周自發參加政總祈禱會的人士,連續參加數天後,自發成為唱詩項目的統籌人:「就像藝術節目的統籌人一樣,每晚找團體群組唱詩,之前大家互不相識,現在就地取材,包括不同基督教教友與天主教教友。我從中感受香港人、以及是次活動的創意、多元性與自發性。大家發揮創意、以不同形式表達,這也是新一代基督徒的處事方式。」

Samuel說這次很多基督徒走出來,並希望從此基督徒被戲稱『耶L』的負面標籤可以成為過去式:「我是家中第二代的基督徒,明白基督徒有時被認為驕傲、自以為義,我也很擔心以後會如此。我希望信徒能夠不離地、同時不離天(上帝),行公義好憐憫,這也是新一代信徒的責任。」Samuel一邊說、一邊在畫紙上畫上不同顏色的雨傘;他的畫作自然生成,會場內另一些畫作也是出自他的手筆。他說:「這種自發性,同樣出現於是次運動上。」

他來自過往被認為親建制的傳統教會,然而這次他教會的牧者、特別是專責關顧青年人的牧者不但身體力行,更與年輕人一同祈禱與抵抗塑膠子彈。他語帶哽咽地說道:「這就是真正的牧者,他們願意守護年輕人,令我十分感動。」

Sing Hallelujah 一唱停不了

是次社運,聖詩處處,「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唱哈利路亞讚美主」(註:或稱「Sing Alleluia to the Lord」,下簡稱「Sing Hallelujah」)幾近成為主題曲,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數百人通宵十多個小時輪唱「Sing Hallelujah」的事蹟,源自6月11日晚上於政總外舉行的祈禱會。由於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香港基督教教牧聯署籌委會、教牧關懷團、香港基督徒社關團契聯辦以「免於被擄的恐懼 同為這城求平安」為題的露天祈禱會,由6月9日103萬人大遊行當晚開始,連續多晚舉行。由於《逃犯條例》修訂原定12日周三於立法會進行二讀,民陣發起包圍立法會,11日周二晚金鐘已漸見緊張氣氛,前往金鐘的市民與警察明顯增多,有青年被警方搜查隨身物品。

就在11日晚上令人窒息的氣氛之中,數百人竟然無間斷從晚上9時多至翌日(12日)早上7時頌唱該聖詩,歌聲再延續至同日下午3時發生警民衝突的時間,歷時十多個小時。記者找到最早發起唱詩的人士,談及其源起。

中大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6月12日於公民廣場外、拿著長盾的警察面前講道。

突然有意念要唱Sing Hallelujah

教牧聯署籌委會成員之一、傳道人Elton Lo 憶述:「6月11日晚上9時多,晚禱會已經宣布結束,然而大家仍然表現沉重憂傷。我是作結束報告的人,在差遣大家回到各自崗位之前,心裡忽然有個意念、提醒,於是呼籲大家唱聖詩『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這是臨時增加的、並不在原定項目以內的;我的崗位也不是負責帶領唱詩,彈奏樂器的人士亦不在台前,因此會眾只能無伴奏清唱。誰知唱完一次,大家不斷重複輪流頌唱,有人加入留守亦有人離開,大部分互不相識;歌聲卻在之後通宵至清晨。大家本來擔心夜裡人多會有異動,結果安然度過。」 

到了12日早上7時左右,警力明顯增強。當天清晨的政總早禱會吸引了許多人參加。講員邢福增(中大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在那些拿著長盾的警察面前講道、信徒在一排排的防暴警察前面繼續唱詩,形成極大反差,場面震撼。Elton稱:「當時政總已聚集了上萬人,由於祈禱會是唯一成功申請在政總外集會的團體(民陣則在中信附近),因此我們這邊聚集了眾多信徒,歌聲一直延續至下午,從沒間斷。」

「這一切不是出於計算,完全出乎意料。在我看來,我心裡想到要唱詩的那一刻是聖靈的感動、上帝的旨意,在此時此刻帶來安慰。這首簡短重複的詩歌,歌詞意思為讚美上帝;然而在神學上,信徒向上帝哀求時也可唱Hallelujah。」

「送中令港人集體處於恐懼與心理陰影下,當香港人灰心絕望,信仰力量令人堅強。信徒不是躲在聖殿內,而是像耶穌一樣行出來、走偏各城各鄉跟有需要的人通行,行公義、好憐憫並存謙卑的心,守護這個地方。」

香港基督徒社關團契召集人劉志雄牧師。

Sing Hallelujah意外為社運音樂填補空缺

香港基督徒社關團契召集人劉志雄牧師,憶述6月11日晚的情況,與Elton相同:「祈禱會完結前同工(註:Elton)忽然想起邀請大家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結果群眾不斷loop 住唱了多個小時,大受感染。公民廣場旁的中信行人天橋也站滿了人,於是那兒的非教徒也有加入一起唱。」他早於籌辦政總祈禱會期間負責與警方接洽,本來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讓他們連續三晚於公民廣場舉行祈禱會;後情況有變,警方曾勸諭他們移至離政總較遠的中信大廈門口集會,他們多番堅持後警方才維持原判,最後聖詩一唱爆紅。

「12日較後時間,警民之間氣氛緊張,我們一群教牧擋住警察、守護年輕人,當時教牧一直繼續唱『Sing Hallelujah』。6月16日第二次大遊行當晚,亦有在場人士因心情激動產生口角,詩歌再次起了緩和作用。現在連日以來,不同群組的人士一直自發到政總唱詩,配合香港社運的自發性,大家留守時可以唱歌和聊天。」

劉續表示:「唱詩是和平示威的一個表達方式。過往香港的社運歌曲有『海闊天空』、『民主會戰勝歸來』等,其他為數不多;八九民運的『為自由』較為文謅謅,不容易記住或上口;外國的 『We Shall Overcome 』則較容易唱。今次『Sing Hallelujah』變成主題曲,滿足了這個需要。這同時顯示,香港的社運音樂有待開發。」

他認為當社會出現重大危機時,人們追求內心支持,信仰是重要力量,信徒將憂慮交託給上帝。宗教界代表良善的價值,基督徒注重關愛與復和,唱這首歌可以表達訊息。

劉志雄與Elton均認為,是次不同宗派與堂會的信徒、以致較保守的教會均站出來發表相似的反對修例聲明,實屬非常罕見,值得鼓舞。Elton甚至表示,他本來認為有三件事是沒有可能的,分別為:30多名教牧發起的聯署後來發展為成千上萬人參加的政總祈禱會、Sing Hallelujah 唱至街知巷聞、以及《逃犯條例》修訂得到暫緩。現在三件事已成真,他認為這是神蹟,完全超越他的所想所求。

之前留守青年Samuel表示,唱詩與是次運動同樣充滿創造力與自發性,「不離地」是新一代信徒的方式。認識Samuel的劉志雄同意有這個趨勢,並表示近年內地教會建築物被強行拆除十字架、之後港府推《逃犯條例》修訂,於是香港基督教界出現更多由下(信徒)而上、自發性的社會參與。

史上「Amazing Grace奇異恩典」解放黑奴

由天主教徒組成的合唱團 Vox Antiqua 亦是近期到政總附近唱詩的團體之一, 6月16日天主教大專聯會聯同正義和平委員會與教區青年牧民委員會於添馬公園旁舉行彌撒、由陳日君樞機為香港祈禱,合唱團獻唱 「Sing Alleluia to the Lord」、「奇妙救恩」等著名聖詩。合唱團只用了兩天時間作出呼籲,幾乎大部分活躍團友都有出席,其他有事在身的團友則在精神上支持。

該團體的音樂總監Andrew 表示:「『Sing Alleluia』容易上口及可用兩個聲部頌唱,而且從小調開始、中間轉成大調,給人有希望的感覺。歌詞簡單,有普遍性及少爭議性,可以跨教派頌唱。聖詩是信徒昇華的祈禱、深層表達自己的方式,令人體會一切都在天主的計劃之內,受到感動,心情更為平靜。」

專研教會音樂的Andrew 指出,11日當時反修例人士處於劣勢,這首歌的歌詞卻有感恩、戰勝與喜樂頌讚的意味,因此他對於這首歌成為「主題曲」感到有點莫名其妙,不過也是欣慰、正面的不解。他並補充,或許每個人表達方式不同,歌曲也可解讀為祈求的意思。

「歷史上曾有聖詩於社會運動中扮演重要角色。大家熟悉的『Amazing Grace』 (註:中譯『奇異恩典』或『奇妙救恩』),其作者是參與解放黑奴人權運動的人士;英國皇室婚禮常用的『If Ye Love Me』 則以真理之神為題,其創作背景是聖公會與天主教傾軋,出現動盪與逼迫的教難時期。」

年輕信徒製作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T恤。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小貼士

這首聖詩全曲只有四句,每句的歌詞都是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1974年由Linda Stassen-Benjamin 於美國創作,最早用於復活節。時至今日,已出現多語言版本,其中一個現代改編的中文版本如下(創作者資料不詳):

V1
將真真假假看清楚
未來是許多可不可
困苦中相助 惡險中走過
漆黑中一起再高歌

V2
初心不應該變苦果
盡全力儘管也不多
嶄新的一代 要他不枉過
彼此點起心裡的火

V3
風 不可阻擋主的歌
夜 攜著手膽壯得多
信 有天可慶賀 愛 抵消差錯
捉緊這盼望來互助

Chorus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Sing Hallelujah, sing Hallelujah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路人一面聽聖詩,一面留下祝福香港的語句。

「Amazing Grace」小貼士

「Amazing Grace」由英國人John Newton 創作、1779年公開,他早年放蕩不羈及反對信仰,曾經參與黑人奴隸販賣活動;後在一次航行中遇上大風浪,旁邊的船員被捲走。他於是在危難中禱告,與風浪搏鬥十多個小時後安全,這成為他人生的的轉捩點,逐漸開始接受信仰。他後來攻讀神學及成為神職人員,對曾經參與販賣奴隸深感歉疚,是廢除黑奴主義者。與他相熟、比他年輕30年的基督徒兼英國國會議員William Wilberforce,是帶領大英帝國解放黑奴的重要人物。Wilberforce於國會爭取了20年,最後國會於1807年通過廢除奴隸販賣法案,比美國解放黑奴還要早。兩人的事蹟後來成為2006年西方電影「Amazing Grace」的故事藍本,而該聖詩亦成為香港歌手容祖兒流行歌曲「明日恩典」曲調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