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美國傳媒反擊特朗普


特朗普又一次對上了傳媒,這次是不讓《紐約時報》等幾家傳媒參加簡報會,又稱這些媒體是「人民公敵」(the enemy of the people)。傳媒沒有讓步,除了提出抗議,一些本來不受影響的同行,如美聯社和《時代周刊》則抵制簡報會,沒有參加。全美第一大報《紐約時報》當晚以社評委員會名義寫了一篇社評,標題平淡,不見激昂,《Barring the White House Press Corps From the White House》(不許白宮記者進白宮),可是讀下去第一段,看到了書生們的火冒三千:

It's tempting to take Friday's petty decision by the Trump White House to bar certain news organizations from a briefing — something no administration of either party has ever done — as a backhanded compliment to the reporters whose honest work provoked the president's latest foot-stamping tantrum.(特朗普的白宮是禁不住作出了不讓某些新聞機構參加簡報會的小器決定。那是政府或任何一個政黨從未有過的事。這是對氣得總統直跺腳暴跳如雷的新聞記者的挖苦恭維。)

特朗普對美國傳媒開火,某程度早就不是新聞,從初選到入主白宮,特朗普一直炮轟傳媒「造假」,由不點名到點名,由一句半句到長篇大論;一言以蔽之,就是「傳媒亂國」,尤其是關於他的負面新聞。如今發展到不許某些傳媒而准許另一些參加簡報會,這是帶着懲罰本質的殺雞儆猴,或者這是另一種形式的分化。可是美國記者不吃這套,同上同下,美聯社和《時代周刊》不去參加。特朗普毫無疑問是覺得美國傳媒不聽話,他本來是可以起訴傳媒「譭謗」,但過去幾十年來沒有先例。美國高官議員在譭謗官司沒有好下場,是因為法院會認定這是公職高官的必然成本。久而久之,也沒有總統笨得花錢幹這些事。

事實上,美國傳媒是驕傲的,不單是因為開國元勳杰斐遜的「若在報紙及政府之中擇其一,我會選報紙而捨政府」這句話,也不全是因為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言論自由,美國傳媒的光榮是靠打字機和筆記簿殺出來的。美國近代史的幾次大轉折,傳媒都有角色——戰後的麥卡錫主義,是止於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記者莫羅(Ed Murrow)的當面質詰;越戰殺戳沒有前途,是CBS的功勞,主播克朗凱特(Walter Cronkite)到越南採訪之後在黃金時段的夜間新聞說,美國不可能打勝仗(it is increasingly clear to this reporter that the only rational way out then will be to negotiate, not as victors/對我這個記者來說,越來越清楚的是,(美國)理性的出路在於談判,而不是作為勝仗一方)。特朗普要把這些祖父輩已叼着煙斗把記者證插在帽沿上的強悍人類第二三四五代趕出白宮或者任你指揮,恐怕不太容易。

世界上相當多的地方,當權者總有一種錯誤認知:權力可以換來絕對的認同。特朗普應是屬於其中之一。去年大選期間,美國幾個主流電視台當中,只有霍士電視台(FOX)支持他;霍士的主播是著名記者基斯華萊士(Chris Wallace),八十年代時已是全國廣播公司(NBC)駐白宮記者。特朗普與希拉莉三次電視辯論,其中一次主持人是基斯華萊士。那次他的表現被評為不偏不倚,公正專業。基斯華萊士家學淵源,父親是CBS皇牌新聞節目《六十分鐘時事雜誌》主持邁克華萊士(Mike Wallace)。上星期特朗普發動新一輪炮轟傳媒時,基斯華萊士出來說了一番話,很有意思。

那是特朗普批評傳媒是「人民公敵」之後,基斯華萊士在霍士的節目說這段話:

Look, we're big boys. We criticize presidents. They want to criticize us back, that's fine. But when he said that the fake news media is not my enemy, it's the enemy of the American people, I believe that crosses an important line.(是,我們是大男孩。我們批評總統,他們批評了我們。這沒問題。但當他說假新聞不是他的敵人,而是美國人民的敵人,我覺得他過了界。)

Yes, presidents have always had — and politicians have always had — problems with the press. They want good press. The press doesn't always give it to them. But what Jefferson [was saying] is, despite all of our disputes, that to the functioning of a free and fair democracy, you must have an independent press.(是的,總統們像政客們一樣,老是不滿傳媒。他們要好的傳媒,但傳媒不是這樣做。就像杰斐遜所說,儘管我們吵得不可開交,但要有一個自由及平等的民主社會,你得一定要有獨立的媒體。)

基斯華萊士是優秀的新聞記者,與他的同行一樣,今年六十九歲還在主播台,還有大量的專訪和採訪。我想起基斯華萊士駐白宮時、已是CBS主播的丹拉瑟(Dan Rather),今年八十五歲,兩年前自創News and Guts Media,那是記者的自信和沉着的彰顯。去年十一月美國總統大選日深夜,大局底定,希拉莉失利,丹拉瑟在酒店房間以簡單的器材拍了一段現場直播,呼籲美國人民莫失莫忘,美國社會在最混沌不定的午夜,不是靠總統不是靠候任總統而是靠記者給自己帶來可以安眠的一夜。如今是特朗普說新聞記者是「人民公敵」,情何以堪之外的是美國民主的崩壞似是就在眼前。

截取自Dan Rather Facebook。請按此處觀看影片

丹拉瑟盛年時也是駐白宮記者,水門案時他逼得尼克遜很兇,有一次白宮記者會,他當着全國電視直播質問尼克遜「是否搞鬼」。尼克遜氣得要死,下令以後白宮人員再也不要給新聞線索這個「狗娘養」。歷史是尼克遜辭職下台,早歸道山,丹拉瑟如今則幾乎天天在facebook寫上長長的一段貼文,最新的一段是美國時間周五晚上寫的:

The barring of respected journalistic outlets from the White House briefing is so far beyond the norms and traditions that have governed this republic for generations, that they must be seen as a real and present threat to our democracy. These are the dangers presidents are supposed to protect against, not create.(不許受尊重的新聞媒體參加白宮簡報會,是踰越我們幾個世代以來的規範和傳統,必須視為對我們民主制度的真正及即時威脅。這是總統必須挺身對抗而不是製造的危機。)

我抄下這段文字時,距離貼文九個鐘頭。已經有11.6萬個likes,5.8萬次shares,留言4328個。

丹拉瑟1981年從克朗凱特手上接過CBS主播位置。當年3月6日晚間,克朗凱特最後一次以主播身份播報新聞,在新聞結束之前他說,I'm not even going away...Old anchorman you see just don't fade away, they just keep coming back for more. 是的,老主播並沒有走,他們回來要跟特朗普拚,不單要保衛記者的尊嚴,而是保衛美國。

請支持《眾新聞》,按此處訂閱做我們的訂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