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是中信大廈外的民陣糾察,以下是我就「612警察暴行」的見證


【撰文:陳先生】

早上:
我是一名普通香港市民,當日我以民陣糾察身份想支援示威者,兼顧範圍主要是中信大廈附近。早上氣氛大致平靜,民陣當時在龍匯道近中信大廈的行人路搭設舞台,作緩衝區之用,警方當日雖然未有正式向民陣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但亦沒有表明反對。不少市民視該地標為集合點。由於當日天氣酷熱,有不少市民在中信大廈內休息。

中午:
過了中午時段,龍匯道氣氛開始緊張,不同資訊廣泛流傳,警力亦無明顯增加。到了大約3時半左右,示威者和警方發生衝突,立法會示威區(俗稱煲底)傳出催淚煙,很多學生在該處被警方驅趕出來,驚恐四散,不少學生更逃跑至中信大廈,我在現場協助部分受傷市民及學生進入中信大廈內休息。當時情況尚未失控。

可惜後來警方未有放棄追捕及驅趕,情況更因為警隊瘋狂進逼而迅速轉壞。

有至少一隊防暴警察從立法會向龍匯道繼續推進,突然間有另一批防暴警察由分域碼頭街夾擊龍匯道的學生,令到在場的市民無路可退,只剩下中信大廈的一扇玻璃窄門。

混亂中,有人在民陣台上警告防暴警察,大概意思是重申我們的集會是一個和平的集會,學生和市民並沒有使用暴力,要求警方保持克制。可惜兩邊的防暴警察未有理會,更先後再用催淚彈夾擊學生和市民。當時龍匯道充斥催淚煙,能見度極低,不少示威者因吸入催淚煙後感到呼吸困難。

在催淚彈的圍攻下,龍匯道的能見度很低。周滿鏗攝

中信大廈的窄門就成為了他們逃生的唯一路徑。縱使我們不斷呼籲大家保持冷靜,但夾集在惶恐和催淚煙之間,大家當時只想盡快逃離龍匯道,互相推撞在所難免。若當時有人不慎倒下,人踩人的場面很大機會發生!這一道窄門難以「接收」所有在外的學生和市民,很多人透過不同方法,嘗試另闢新徑,驚恐尖叫聲不絕於耳,現場猶如煉獄。雖然大家都拼命逃生,但防暴警察的行動依然繼續。

我留在中信門外盡量疏導人群。突然,一粒催淚彈射到我腳邊,本能反應就是用腳踏住,嘗試制止它爆發,結果催淚煙即時噴出及向上升,我因大量吸入催淚煙而導致短暫窒息,當刻的反應:「仆街了,今次真的會死!」感恩附近的市民見狀即向我腳下的催淚彈潑水,為我解困。之後李卓人跑到台上大聲呼籲警察冷靜(真佩服他是戰鬥民族,竟然能夠視催淚煙為無物),我聽到人哥的聲音,才懂得定過神來,逃離那一粒催淚彈,慢慢恢復呼吸。人哥繼續在台上大聲喝罵:「警方冷靜,香港人不打香港人,細路嚟嘅咋,俾條生路佢哋行!」暫時喝止了防暴警察的推進。之後我和其他糾察拉起人鏈,分隔防暴警察和示威者,換取空間讓他們盡快進入中信大廈。

可是當時門外的人太多,中信大廈內的朋友開始用硬物試圖撞開另一道玻璃門,讓更多人可以逃生。一班在外的傻學生反而揮手阻止,即使飽受催淚煙影響,他們仍不想有人破壞玻璃門,以免被人指責使用暴力。感恩,一班中信大廈保安及時趕到,打開了另一扇玻璃門,讓更多示威者順利進入中信大廈,最終避免人踩人的慘劇。

我之後走到中信大廈地面落客區觀察,原來有大批市民未有撤退,更立即搭建臨時救護站支援後來的戰友。防暴警察發現救護站後,未有理會是否有人受傷,繼續敲打盾牌震懾和驅趕市民,市民再度陷入惶恐之中,有人跑上二樓,有人逃到地庫停車場,險象環生。

當時何韻詩站在那隊防暴警察之前,冷靜地向指揮說:「啲細路走緊喇,可唔可以唔好用呢啲聲去嚇佢哋?」那位白衣指揮官聽後才叫停行動。

何韻詩呼籲防暴警察給時間讓學生疏散。周滿鏗攝

我不知道警方會否再有驅趕行動,但我記起有學生早前曾逃到地庫停車場,萬一有催淚煙攻進,他們的處境將會十分危險,所以我爭取時間到下層尋找學生,見到數名工友,隨即向他們打聽學生的下落,他們面有難色不敢回答。我向他們解釋說:「啲警察要清場,所以大家必須離開中信大廈,如果唔係會好危險。我係嚟帶啲學生離開中信大廈,放心,我唔係壞人」。

之後他們才戰戰競競地打開垃圾房的門,有幾名學生立即走出來。原來工友為了保護這班學生,一直將他們藏在垃圾房內。此刻我已淚流披面,說不話來,只能用手勢示意他們逃離現場。

我可以做證,防暴警察從未有把學生和市民看待為人,一心只想消滅所有示威者。感謝當日的一班無名工友,你們出於良知,阻止了一場悲劇發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