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靈性明辨去傾聽特首記者招待會


【撰文:霍玉蓮】
作者為婚姻及家庭治療高級督導

這是一個不尋常的六月,拜政府所賜,6月9日到今天6月18日,我和所有市民走在香港的歷史時刻,震撼全球,令小小的一個香港,蜚聲國際,上《時代雜誌》封面,二百萬市民和平有序,洶湧的市民是城市的激浪,浪潮自然優美讓開一條白雪走道,高空瞭望,的確就是摩西領百姓出紅海的香港現代版。

天父很喜歡說比喻,而且用動人的圖像說比喻。香港的百姓有什麼呼求,到底要出什麼血紅的海,要脫離什麼厄困?

6.16傍晚的金鐘夏慤道,構成一幅香港最美麗的夜景。周滿鏗攝

先後兩次星期天和平示威遊行,開創了歷史的高峰,有一百萬以至二百萬人走上街頭,先以光明的白衣,再以憂傷的黑衣遊行是要表示什麼呼求呢?

第一次遊行表示的訴求:撤回逃犯修訂條例草案。

第二次表示的訴求,同樣要求撤回逃犯修訂條例草案,同時因為6月12日政府給予和平示威者暴力鎮壓,以150枚催淚彈、袋布彈、橡膠子彈射擊市民,毆打市民,讓整個香港負傷流淚,甚至有市民為到政府冷酷心硬,在太古廣場掛橫額,要求撤回修訂條例,撤回莫需有的暴動罪名,失足死亡。全城震怒,到處哀鳴。稍有良心人性的市民為政府的所作所為渡過多少無眠的夜晚。所以遊行人數由一百萬自願暴升至二百萬,白色衫轉為黑色衫。第二次表示的訴求於是加上了:正確定性和平示威不是暴亂,成立獨立委員會徹查警察向和平示威市民施以超級暴力鎮壓,還學生市民一個公道,釋放無辜被捕、受傷,受毆打市民,特首問責下台。

今天,大家屏息等候特首回應市民,但見窗外淒風苦雨,陰晴不定。翠綠的樹葉樹幹風雨飄搖。

終於特首開腔了,讓我們以心靈誠實去傾聽。再作出靈性辨識。因為屬靈的人參透萬事。

特首林鄭月娥 6月18日舉行記者會,表示向全港市民「真誠道歉」。美聯社
經過連續兩個周日的大型遊行,市民透過和平理性的方式,表達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憂慮,表達對政府,特別是對我個人的不滿及失望,我都一一聽到,亦有認真的反思和反省。

特首作出這句開場白,非常感人,令我和全港市民都很認真地聽下去…

過去幾個月的爭議是由於特區政府處理修例工作的不足,我個人需要為此負上很大責任。這件事引起社會矛盾、紛爭及焦慮,我在此向每一位香港市民真誠道歉。

這句話話中有話,實在要細心聆聽,默默祈禱聖靈教我從耶穌的心腸,天父的權能,聖靈純善的智慧仔細聽!
 
特首認真反思作出道歉的第一個主要內容是「工作做得不足」,即是移交逃犯修例的工作本身要做,並無問題,只是工作是否足夠而矣,在此我們一停,作為特首,完全沒有理解移交逃犯修例本身是否影響一國兩制,是否影響香港與中國的防火牆,是否需要撤回?只是一句「工作不足」,是否潛台詞暗喻工作有理?恕我問一句:是否只要做更多宣傳工作,更多掩耳盜鈴就可以硬推修例?終於明白為何103萬人上街遊行,特首起初視而不見,甚至不肯用一個晚上思考一下民眾的憂慮和渴求,當晚馬上向記者宣報星期二立法會照常二讀。對103萬市民的汗水和心聲當晚就掌摑一巴:你有你行,我有我讀。我一直無法捕捉這是什麼樣的回應,到底有什麼急要趕?原來是為了要有效率把工作做足。這是怎麼樣的工作態度?聖靈啟示我,四個字:冷漠、傲慢!若不是細心明辨,真的很難閱讀,因為冷漠和傲慢的態度隱藏在流暢的言詞背後,因為特首說:我在此向每一位香港市民真誠道歉。
 
特首又說:我個人需要為此負上很大責任。很少有中國領導人會說我個人需要負責,這種言詞,單純的我,又開始感動。智慧的聖靈又提示我,細心聆聽林特首到底打算負什麼責任?

再以信任和關愛的心情聽下去…

美聯社
對於參與遊行集會的市民、維持治安的警隊同事及採訪的記者在衝突中受傷,我感到十分難過。

特首承認市民、警察、記者在衝突中受傷,感到難過。初聽下去這句話令我和大眾市民心理很舒服,但稍一停頓,就感到事有蹺蹊。靈性辨識操練,重視停頓、默想,回到心靈的深處。這時候就開始意識特首的難過與我們市民的難過有所不同。我們市民看見無辜青年、阿叔、阿嬸被拳打腳踢,通識老師中槍流血,我們有眼淚有憂傷,食不下嚥,睡不安眠,想馬上趕到現場去援助。此同時,我回憶起13/6一個特首接受專訪片段,林特首身光頸靚坐在禮賓府接受記者訪問,記者木無表情,特首言詞優雅,恰到好處地彈核被槍擊、被追打的市民任性,這個彷似賀年特備製作的訪問節目就在警察用150枚催淚彈及布袋槍彈向市民施暴流血的翌日。當時,林特首的確有流過幾滴眼淚。請注意流淚位,流淚不是由於市民或警察受傷,而是關乎她個人做特首的偉大犧牲而流淚。在心理學上說,這是自憐情緒(self-pity),或者稱為自我膨脹情緒(self-grandiosity)情緒,毫無惻隱之心。怪不得特首在記者會上口說難過,臉上私毫沒有難過的感情流露。也沒有親到現場了解情況,視察傷者,慰問傷者,若果她難過,為何她用所有時間去私下遊說各界,製作彷似「賀歲」訪問節目,也不去現場視察慰問?是否虛情假意,我不敢判斷,由鑑察人心的主親自判斷。

...我明白市民的感受。  
我特別想向參與和平集會遊行的年輕人講:我知道你們希望你們的特首是一個懂得聆聽、尊重、關心年輕人的特首。事實上,「與青年同行」是我參選行政長官的承諾。我深信你們和我一樣,期盼香港是一個仁愛、有良好管治、有希望的社會。

「與青年人同行」,這是最容易實踐的諾言,請特首馬上踐行。青年人被捕、市民受傷,林特首沒有去醫院慰問,大批和平的青年人現正坐在政總等待你的同行,有什麼阻止特首馬上走去政總附近聆聽慰問同行? 為何又說一番虛言去親自打擊、傷害青年人對香港社會的愛和對妳的信任?

....今次事件令我知道,我要做得更好。
....但這一次令我更深切明白,作為特首,我要更加努力,平衡社會不同意見…

林特首在記招開始時說她「有認真的反思和反省」,這個反省的具體結論,簡約化為意見平衡的問題,是「我要做得更好」,重點有兩個「我」和「做」。在靈性操練的學習,一個人若果有反省和悔改,他會由自我中心(self-centeredness)轉為以他者為中心(other-centeredness),也會由「做」(doing)的焦點轉向「我是誰」(being)的焦點。

倘若情感沒有轉化,一味著重自己的得失榮辱,自傷自憐,在心理學上,這個人未達到悔改的轉化路程。

美聯社

悔改是一段心靈的旅程,包括四個階段:
1)認知上的徹悟
特首對自己犯錯的認知是她做的不夠多,不夠好。好比一位戀上婚外情的配偶,說:我錯了,因為我做得不足。(即是我沒有在談情的訊息加設密碼,也沒有將我租酒店的單據收好。做得不足,累你知道痛罵我一頓)這稱為認知上沒有徹悟。

2)感觸上的扭轉
由自憐自傷,我是受害者的想法,轉為有空間,憐恤他者,發現他人被我所害,痛哭流淚。特首自我中心的情感未有轉化。

3)心生悔疚
悔疚不是講聲「對不起」去平息事件,也不是由於犯錯惹來後果產生後悔。心生悔疚是為自己對他人做成無法彌補的傷害,感到極度痛苦難過。有如《倚天屠龍記》的金毛獅王謝遜,他為了報仇,殺害無數的人,心生悔疚,自斷經脈,跪在武林各派面前,任斬任殺,以了斷恩怨,及自己流人血的罪孽。正因金毛獅王真心悔疚,眾人也不願斬他殺他。
現在特首沒有徹查警察暴力鎮壓事件,也沒有對死者傷者慰問賠償靜修贖罪。因為沒有認知上的徹悟,也就沒有情感上的轉化,固然亦沒有心生悔疚。

4)承諾和實踐新的行為模式
政府官員擅用美麗空言去遮蓋事實,也擅於重覆一些空洞形容詞去推卸責任。這就是政府慣用自欺自衛的舊模式。

特首:我只能夠綜合來說,我們是聽到一些意見,我亦在可能範圍內作出回應。我希望社會明白和理解香港獨特之處是我們很多時都有一個機制,這個機制亦行之有效,我們應該盡量去維護這個機制。對於警務同事執法期間,如果有任何市民有不同的看法,或者有需要作出投訴,我們亦有一個投訴機制,應該用這個既定機制來做。
特首:香港社會引起了很多矛盾和紛爭,亦使香港很多市民傷心,所以我可以承諾,如果我們未能夠將這些紛爭和矛盾好好處理,我們是不會、是絕對不會貿然重啟這個程序。

這個空洞迂迴曲折的承諾反過來說只要將紛爭和矛盾處理好,我就會重啟程序。無形中隱含一個暗示,你們要繼續紛爭和矛盾,才會有效阻止我重啟程序。這番話鼓吹了社會矛盾。
 
「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是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這些是出於惡者的舊模式,林特首第一、二、三的悔改旅程都未達到,又怎能覺察第四旅程,實踐新的模式?

林特首,市民很愛護妳,實在想給你一些反省的題目,讓你確實誠懇地反省,以致你的道歉有更真實的內涵。

美聯社

特首自我反省參考指引:

1)到底我是誰? 我心靈渴求什麼?以至我一錯再錯。

2)如果我真的犯錯,我首先要正視什麼過錯?

3)我是否傲慢自負固執,去忽略103萬市民的聲音?

4)我的大老闆,是中央?是作為靠山的建制派議員?是拿著槍彈的一哥?是我試圖獲取高分的虛榮心?抑或是為你釘十字架的主耶穌?創造妳愛妳的神?

5)不去現場視察,不理市民和無辜者的血,不查察醫管局隱瞞向警察電腦系統自動輸送大量市民資料,讓警察可以馬上去醫管局拘捕無辜市民,不去政總現場問候示威青年,不去以死相諫在太古廣場身亡的市民作出慰問,不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察暴力鎮壓事件,這一個我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有沒有自欺、麻木、心靈墮落?面對這個妳自己,妳陌生嗎?懼怕嗎?要不要找神甫作告解?要不要禁食靜修去認識自己罪性的真相?

6)箴言6:16-19記載耶和華所恨惡的有六樣,連他心所憎惡的共有七樣:就是高傲的眼,撒謊的舌,流無辜人血的手,圖謀惡計的心,飛跑行惡的腳,吐謊言的假見證,並弟兄中布散分爭的人。特首,請妳真實誠意反思,你犯了多少樣?天主是輕慢不得的,何苦為了特首的位置失去了天主,失去了自己?

7)做特首是壓力極高的位置,害人害港害民也可以不淺,妳介意別人批評妳賣港,請妳更要介意不要賣掉妳的靈魂。「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它。」妳不是要哀求別人給自己一個機會,妳是要哀求自己給自己靈魂復甦的一個機會。

8, 若果妳想給自己一個機會重新改善,請你馬上到政總現場,醫院現場,記者現場,警察現場,以及詳細閱覽所有真實報導評論國際關係的網媒,走去民主派聽取他們的真心話,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還市民一個公道。妳自稱好打得,現在又獲得全港最高的權力。妳不敢在犯錯後到現場去了解,去補贖嗎?否則,激起更多更大的民憤,釀成更多流血衝突,妳想更多青年市民無辜受害嗎?妳想給自己一個機會成為歷史罪人嗎?妳想晚年在流淚悔罪中渡過嗎?
 
若果你真實反省上述各項,又真實以行動去悔改。香港才會有妳所描繪的希望!否則,哀哭的聲音和審判的禍害就在妳門口了。
 
「惡要厭惡,善要親近。」若有人在主裡犯了過錯,我們要盡上規勸的責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