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民權觀察接獲35宗求助 不滿警6.12過分使用武力 3人身上大片瘀傷


6.12金鐘大衝突,警方被指以不對等武力鎮壓和平示威者。民間組織成立「警暴受害者支援平台」,至今收到35宗警方使用過分武力或濫權的投訴。當中包括3個嚴重個案,3位事主身上有大片瘀傷,其中一人腿部出現7至8厘米的傷口;一人受傷倒地後,警員持續對他拳打腳踢;另一人懷疑因催淚彈受傷,胸部呈現明顯的圓形傷勢。 

支援平台促請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個別濫權警員,並從根本改革警方處理大型示威的策略,避免6.12同類事件再發生。

左起: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策劃幹事于愷絹、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總幹事譚萬基、民權觀察王浩賢、法政匯思楊嘉瑋、律師林正文。 黃思銘攝
 

「警暴受害者支援平台」包括以下組織:於傘運後成立、關注警察濫權及公民權利的民權觀察;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法政匯思。

平台就近日警察對示威者過分使用武力或濫權,接收投訴個案,並協助事主跟進。平台於6月21日推出,截至6月23日收到35宗個案,投訴警方不當使用武力,其中27人是受害者,8人是目擊者。35宗個案中,有25宗涉及警方不當使用催淚彈、7宗涉及不當使用胡椒噴霧、6宗涉及不當使用警棍、5宗涉及毆打、5宗涉及濫權作截停搜查,4宗涉及不當使用布袋彈及橡膠子彈(註:每宗個案可涉多於一個類別)。平台已成立由律師和社工組成的專家調查小組,與事主和目擊者作會面紀錄,並進行跟進工作。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日前發表的報告,驗證14段警察有明顯使用暴力的影片。分會總幹事譚萬基表示,支援平台以3項準則評估警方有否使用過度武力。第一是否合法;第二是否有必要;第三武力比例是否合理。他指出,支援平台有4項總結。第一,警方以暴力毆打示威者。第二,警方向幾百名被困示威者發放多枚催淚彈,屬不當使用武力。他以示威者被困中信大廈為例,指警方驅趕示威者至無逃生出口,無疏散道路的地方,並施放催淚彈。第三,有警員不合法發射橡膠子彈,不恰當使用胡椒噴霧。他舉例指,警方在窄小的空間如地鐵出口,向正在離開,無攻擊意圖的示威者,使用胡椒噴霧。第四,有警員阻擋記者採訪及阻礙救護服務。

民權觀察王浩賢列舉3個平台專家小組認為相當嚴重的個案,並強調3位當事人在事發當天表現和平,從未衝突警方防線,或與警方爭執,仍然遭警員暴力對待。

個案一:事主A於6月12日下午參與和平示威,突然遭多名警員包圍,並以警棍和盾牌襲擊。當他受傷倒地後,警員持續對他拳打腳踢。A最終由其他警員拖離現場,並進行急救。王浩賢展示A的3張照片,包括1張腿部和2張手臂瘀傷,指傷勢由警棍毆打造成。

圖1(左):事主A被警棍毆打,腿部呈大片瘀青。黃思銘攝
圖2:事主A被警棍毆打,手臂呈大片瘀青。黃思銘攝
 
圖3:事主A被警棍毆打,手臂呈大片瘀青。黃思銘攝

個案二:6月12日下午,警方在立法會附近清場時,事主B和眾多示威者被驅趕至夏愨道,B往中環方向逃離時,他突然被3名特別戰術小隊(俗稱「速龍小隊」)警員以警棍從後襲擊,並跌倒在地上。過程中,警方以長盾牌攻擊他,令其腿部受傷。當B嘗試回望襲擊他的警員時,該名警員以胡椒噴霧射向他的面部,令他無法辨認該名警員的容貌,並再次以警棍毆打他十多吓。B曾憶述,當時在夏慤道聚集大量示威者,不能即時離開,他短暫被困人群之中,過程中出現人推人的情況,有人從他的前方、側面位置跌倒,情況非常危險。

王浩賢展視B的3張照片。以下圖4顯示,他背部,肩頭位置被警棍打至瘀傷;圖5顯示,他被長盾牌襲擊的傷勢,腿部皮膚有割開情況,傷口長約7至8厘米。這張照片在他受傷後一星期拍攝,傷口已開始結痂;圖6顯示,在腿部位置,被盾牌攻擊後的傷勢,同有割傷情況。

圖4: 事主B被警棍從後襲擊,背部,肩頭位置,留有大片瘀傷。 黃思銘攝
圖5:事主B被警方以長盾牌襲擊,腿部皮膚有割開情況,傷口長約7至8厘米。 黃思銘攝

 

圖6: 在腿部位置,事主B被長盾牌攻擊後的傷勢,同有割傷情況。黃思銘攝

個案三:事主C疑被催淚彈射擊,令他胸口上方受傷,呈現明顯圓形傷痕。王浩賢強調,以催淚彈直接射擊人體,並非正確。他指,根據《日內瓦非致命武力指引》,以催淚彈射擊人體上身至頭部涉非法武力,非常危險。若催淚彈射中頸部,頭部或者喉嚨位置或可致命,屬致命武力。若擊中胸口附近,可導致心臟或呼吸停頓。

圖7顯示,事主C被催淚彈襲擊,胸部呈現明顯的圓形傷勢。 黃思銘攝

王浩賢強調,上述嚴重案例是客觀事實,證明警方在6.12金鐘衝突中過分使用武力,違反香港法律對人身安全及集會自由的保障,亦違反國際人權法指出驅散示威者時應有的人權保障。王指,若證實警方武力屬非法暴力級別,會循民事索償、刑事檢控、投訴警察課三項機制追究警方責任。

法政匯思楊嘉瑋認為,上述案例反映個別警員涉嫌使用過分武力,可從刑事渠道追究警員責任,律政司有責任帶頭嚴正跟進涉違法個案,「律政司作為香港所有部門嘅法律代表,見到咁多違法個案,應自動向警方了解。從當日行動紀錄、警方嘅影像紀錄,傳媒嘅直播片段,跟進嚴重違規或過度使用武力嘅個案,嚴肅跟進事件。」

楊嘉瑋又建議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第一,相比被動的監警會,獨立性更強。在獨立委員會的結構中,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任命一個或多個委員,委員會通常由退休法官或法官擔任主席。獨立調查委員會等同一般司法程序,委員會或委員可傳召證人作口供、可翻查文件、甚至可盤問證人或專家證人,如社會學家、警證國際專家。相對地,被調查者亦可有法律代表。第二,警方有行動機密或文件保密原則,在某些情況下,委員會可把部分文件保密或要求公開,令調查更全面公正。第三,對證人有極大保障。任何證人,包括市民、受害者,警方或專家,在獨立委員會內使用的證據,並不能用作任何民事或刑事法律程序的證據。換言之,若有示威者欲投訴警員過分使用武力,亦可獲得保障。」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策劃幹事于愷絹表示,監警會隸屬香港警務處,缺乏獨立及中立性。她引述聯合國對香港第五次調查報告,指監警會無調查權力,只有監督作用。王浩賢補充,根據監警會2017至18年度年報,有43.6%為「無法證實」個案,有893項為「無法追查」指控,因無法辨識警員身份、證據不足而無法跟進。他認為,這種「含混不清的狀態」無疑打擊市民對監警制度的信心。同時,監警會亦未有加強監察警方,令證據更易取得,例如完善警局內閉路電視,在警車內和羈留室內安裝閉路電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