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警】── 由不認老母的警,到老母都唔認得的警


【撰文:細路字典】

丸丸:

在小朋友的職業扮演遊戲當中,警察向來位列「最受歡迎角色」的三甲。皆因許多卡通、電視和電影中的英雄人物,職業都是警察,由機動警察到飛天小女警,再到近年Zootopia的熱血警兔Judy,身負異能或超凡裝備的主角,擔當警惡懲奸的任務,保護良善的市民,怎麼說都是吸引的。可是,自從612警察向手無寸鐵的示威者開槍、向被困密室的群眾投催淚彈、襲擊正在採訪的記者、阻礙醫護救援,以及連環爆粗的金句曝光之後,連小朋友都知,警察叔叔是「出了點問題」。雖然小朋友未必知道612的詳情,但對好壞天生的直覺,使他們也隱約知道,扮演警察不再是有型的事,那套曾經爭崩頭的小警察制服, 變成無人問津。

6.12包圍立法會的市民,遭警察暴武力清場。美聯社
點解佢地咁惡鬧人?點解佢地講粗口?
點解佢地開槍射嗰個喊緊既姨姨?
點解佢地唔畀醫生哥哥姐姐入去救人?
乜嘢係記你老母?

Well……這些問題,很難三言兩語解答。半年前老師還教大家,遇到罪案要報警求助;半年後,警察種種犯下人道罪行的證據,已經在網絡世界和電視新聞上瘋傳。當警察就是罪犯本身,應該怎麼向小朋友解釋這個複雜的狀況,連老師也很頭痛。

小朋友們連番追問之後,你忽然問了一個非常哲學的問題:「點解警察會叫警察?」或者我們就從這裏開始說起吧。

照片由筆者提供

《說文解字》段注本是這樣說的:「,言之戒也。从亦聲。」即是說,字既是形聲字,也是會意字,字上面的,既標示字的發音,亦說明字的幾個重要意涵:一、以言語使人戒備,例如「警告」;二、以言語使人產生敬畏之心,繼而覺悟,例如「警醒」;三、凝煉精妙的語言,例如「精警」;四、能憑言語等各種蛛絲螞跡迅速判斷形勢,採取行動,例如「警敏」、「機警」。幾個不同但又相關的意涵,其實都離不開「敬」的本質─ ─敬是尊重、是謙卑、是謹慎,也只有尊重自己專業,才能使人在混濁的世道之中,像香港的醫護人員那樣挺身而出,警告擅闖醫院重地拘捕病人的衙役,這是侵犯病人私隱和人權。只有以謙卑的態度不斷學習,才能像香港的示威者那樣機警,互相警醒互相提點,如何以最文明的方式表達訴求,以最聰明的方法爭取支持,以最巧妙的手法化解敵意。也只有用最謹慎和虔敬的心,才能創造出這麼多充滿警句的文宣,才能苦思出這麼多成本低效果好的警策。這份對事對人的敬意,正是使世世代代的人類,能夠避過危機,不斷進化的基礎。在某些古文當中,甚至可直接通假為。所以說是「」之母, 絕不為過。

回到你們的問題。察,不就是而察之嗎?覺在社會上發生的種種罪案和危險,加以觀察調查,從源頭擊潰罪惡,那不就察的職責嗎?早前媽媽讀過一則新聞,講述25個國家的警察部門,如何瓦解龐大的跨國販賣人口集團,救出2700多人。這項任務得以成功,行動的總指揮受訪時強調的是仔細研究犯罪數字的趨勢,不斷檢討策略,認清行動所需的技巧,以及行動之前的充份訓練。人命關天,即使集合了眾多大國執法部門之力量和資源,沒有人膽敢隨便說「你地無做錯」。因為面對的是窮兇極惡的人口販賣集團,即使集合了全球最頂尖是執法人員,還是得小心翼翼戒慎恐懼地執行任務。以任事,可說是所有專業人士必奉的圭臬,醫護如是、消防如是、律師如是、老師如是,而手執武器的警察,更應如是。的是廣大人民的信任與託附,的是制服或證件所代表的那一份專業操守和精神。若細細咀嚼警、察二字的意涵──警覺、觀察,最忌的正是自我中心、自高自大,那些「叫你耶穌落來見我」、「不想道歉會成為風土病」之類的狂妄說話,是絕對容不得的。別忘了字是敬高於言,尤其是身為眾警之首,開口之前,更應躬身自省,自己的言行,是否有負必須恪遵力行的專業。

如果警察竟然拋棄了對專業的意,那又會如何?既然之母, 那不就等於不認老母(註)了嗎?字去,即是得返把口,剩下滿口狂言虛言,莫說還想得到社會尊重,直頭是面目全非,樣衰到連阿媽都唔認得。你看看近日比卡超局長和警隊一哥見記者的窘態,便可知一二。領袖尚且謊話連篇,毫無承擔,有事推諉割席,無事失蹤潛水,那麼前線警員為何會口沒遮攔,胡作非為,紀律廢弛,軍容渙散,執行任務當打機,違反守則當食飯,可想而知。

人先自侮而後人侮之,同理,人先自重而後人重之。要挽救曾經享譽國際、鄰里稱頌的香港警察於今日之淪落,搞什麼條「辱警罪」封住悠悠眾口,既不治標亦不治本,最重要的還是正本清源,回歸我城首長最喜歡講的初心。如果我有機會向香港警察直諫,而不會被立即射殺或秋後算帳,我會這樣跟他們說:

各位阿Sir Madam不要去管記者的老母了,他們很好,至少記者們沒有忘記,在你們的胡椒噴霧、催淚彈和子彈攻擊之中,堅守直言記事的本份。反而是你們,要認認真真搵返你老母── 那份對執法專業的誠敬之心,才配得上那套制服賦予你的榮譽和薪金。

媽媽

註:為免又有讀書少唔識字的人投訴我用字「粗鄙」, 這裏再重申一下:老母不・是・粗・口。(所以我是相信, 那位阿sir當日是真心想問候記者高堂,而且他應該讀過很多古文!)

這裏引述陳凱文君的考證://「早在戰國時代列禦寇撰寫的《 列子・力命》篇中,有一段記載管仲稱讚鮑叔牙的話:「吾嘗三戰三北,鮑叔不以我為怯,知我有老母也」,以現代白話文來說,便是「我曾三戰三敗,而不力戰而死,鮑叔不認為我怕死,因為知我家有老母需要照顧。」

「老母」一詞除出現在古代文獻裡,也見於詩詞之中。詩仙李白的《 豫章行》,便有「半渡上遼津,黃雲慘無顏。老母與子別,呼天野草間」一句,清代黃景仁也有一首詩名曰《別老母》。由此可見,「老母」一詞不但不粗鄙,而且出自古代漢語,比「媽」、「娘親」出現時間更早。// 原文在此:「老母」不是粗口。 

其他文章──Medium:細路字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