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巴絲打愛連登Telegram:人人都可以係大台


 

「今次多謝Telegram group所有巴打絲打,大家都可以係『大台』。」馬拉松式領事館請願行動發起人之一劉頴匡,在行動結束後向在場的參與者說。近日反送中抗爭,由網民自發的形形式式運動,可見「去大台」已成主要模式。劉頴匡說,領事館請願行動並非由民陣或其他團體發起、沒有政黨呼籲,而是透過網上連登討論區、手機應用程式Telegram組織及發動,市民自發參與。

記者在遊行路上,訪問了五位連登「巴打絲打」,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說,連登這個「去大台」的平台,連結了一眾香港人,為這場運動注入了新想法、新動力。「我好希望連登呢個平台全港普及化,全港市民都download番個連登(手機程式)。」這是中大社工系學生阿明(化名)的心願。

馬拉松式領事館請願行動,有超過1500人參與。周滿鏗攝

阿明由英國駐港總領事館走到灣仔中環廣場,「我哋一直好關注呢件事,希望出一分力,6月21日(包圍警總)我覺得好感動,今次呢件事睇到香港人好團結,就算唔需要leader,大家都可以有共同目標。」阿明說,他一直是後勤支援的角色,近日有參與網民發起的大部分行動,負責提供物資等。他說,連登討論區在這場運動中起到宣傳、動員的作用,「連登就好似係宣傳者的角色,是充滿創意、自由想像的一個平台,創作好多文宣出來。」、「『自由閪』係網民加字幕落去,先會廣傳,呢啲有創意的二次創作,更加令人關注件事,更加多人知道呢樣嘢(反送中抗議),所以我好希望連登呢個平台全港普及化,全港市民都download番個連登。」

同行的阿金(化名)說,在「反送中運動」未開始前,在連登上只會見到有趣、惡搞的討論,較少人會談社會議題。但今次反送中運動,他留意到網絡平台能夠集百家之大成,「有睇連登、Telegram就會知佔領咩地方、咩路線,幾體現到自主自發,一齊構思點樣去行。」

阿金認為,五年前的雨傘運動所用的和平佔領方式,未必再有顯著的成果。相反新一代透過網絡平台,收集民意再整合,方式令人驚喜,「今次唔同的地方,就係啲人把握到時間,唔可以拖,同埋民意的重要性,好多不合作運動,會關注其他人的諗法,盡量出其不意。連登唔單止俾人發表意見,有時扮演緊類似投票的作用,啲人覺得個post好有價值就推上熱門,俾更加多人睇到。」

阿金說:「連登唔單止俾人發表意見,有時扮演緊類似投票的作用。」區倩怡攝

剛中六畢業的是但(化名),因為腳傷一直未能參與整場反送中運動,直到去領事館請願才首次親身參與。她說,休養期間一直都從連登和Telegram等渠道留意運動發展,「始終四大訴求都未回應,6月28日就是G20峰會,希望外國可以向中國施壓,我就出來行。」今次「去大台」,她認為是過去兩次大型抗爭,令香港人學會自發:「由2014年佔中、魚蛋(旺角衝突),香港人經歷得太多,成長咗唔再需要組織,加上一啲肯出頭的政治人物已經無咗,黃之鋒同梁天琦,而家唔會再有人企出來做踩界的事去坐監。」

是但認為,連登和Telegram在大型運動中,成為抗爭者的避風港。「已經無咁易俾人搵到,喺安全的平台俾佢哋組織、討論,更加著重網絡安全的人,都唔係一啲政治冷感者。」她眼見網絡將所有人才集結,百花齊放,「要透過唔同語言打請願信,咁無人識架嘛,連登有個post話會開個Telegram Group,有識翻譯的就入來啦,一個訊息傳出去,有人肯幫就會來幫手,更加容易團結到,令到一個活動更加順利。」

她試過在Telegram提出意見。在6月16日200萬人大遊行後,有勇武派希望「衝」,但她認為出師無名,遂向其他網民建議「Set個Deadline出來,之後先將行動升級,如果唔係你想衝係好難衝。」、「正因為大家參與程度都好高,如果無idea,就無人肯行出來,一定會失敗。雖然出來之後試過好多次失敗,但始終最後都會贏。」

21歲大專生Lin(化名)有參與6月9日和6月16日兩次大遊行,她隻身一人參與領事館請願行動,「其實我啲朋友經過之前幾日都有啲攰,但我覺得啱嘅嘢,唔應該放棄。」Lin說,是透過連登的資訊才得知請願,「之前連登都係講八卦嘢多,今次經過呢件事有改觀,本身以為好多香港人係政治冷感,但其實一有好緊要嘅嘢,全部人都會好關注。」

領事館請願行動發起人之一、25歲的Owen(左一)負責朗讀請願信。周滿鏗攝

領事館請願行動發起人之一、25歲做生意的Owen,負責朗讀請願書。行動後,他向記者表示,會回到立法會示威區與其他組織者或參加者進行檢討,了解今次行動的不足和改善之處。「自從雨革之後,大家都對大台呢樣嘢非常反感,沉殿咗5年,大家覺得唔一定要聽一班人,如果領頭人被人拘捕,或者俾人打壓之後,下面嘅市民就會潰不成軍。」 

Owen說,每一個人都可以是「大台」,只要提出的意見有其他人認同、響應便能成事,「呢種方式更加表達到民意,你見到今次好多網民自發的行動都好多人參與,民陣一開始搞的遊行比較少人,所以而家係一個新趨勢,自發搞活動,自己去宣傳說服其他人參與。」他認同,現階段不能完全擺脫傳統方式,以連結未能接觸網絡的市民,「始終民陣號召到上一輩、無上連登嘅普通市民,好似有個分工咁,年輕人睇連登、Telegram ,其他跟唔上都有方式參與到,而家就形成好好的關係,互相都有好處。」

Owen笑道:「今晚,我都係去番民陣個活動(愛丁堡廣場集會),我其實係一個普通市民。」

協力:實習記者區倩怡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