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終極勝訴】曾蔭權:七年纏訟幾耗盡積蓄 「只怕公職人員過份避嫌不再積極參與決策」


現年74歲的曾蔭權,在2012年、其特首任期尾聲時,被傳媒揭發任內收受商界利益而未有申報。其後廉政公署展開調查,並於2015年以一項行政長官接受利益及兩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將他起訴。

官司纏繞7年,期間曾蔭權承受牢獄之苦8個月。今年初刑滿出獄後,他繼續面對審訊,到今日終得終審上訴得直,定罪及判刑皆獲撤銷。正與家人歐遊的曾蔭權,透過公關發布書面聲明及錄音口訊,表達其喜悅、感恩之情。曾蔭權提到,連年訴訟「幾耗盡我夫婦終身積蓄」,令其一家受盡折磨、心力交瘁,惟他抱著兩個信念:一,妻子勉勵他堅持到底,讓法庭還其清白;二,擔心入罪成為先例,往後公職人員或為過分避嫌而不再積極參與決策,導致施政失效。

左起:曾蔭培夫婦、曾蔭權夫婦、妹妹曾璟璇及其友人。相片攝於6月26日。曾蔭權提供

何俊仁:訟費涉4,000萬元

官司審理期間,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曾以朋友身份到庭聽審,表達支持曾蔭權,及後亦為對方撰寫求情信。何俊仁向眾新聞指,曾蔭權曾表示訴訟費用涉4,000萬元,但對方沒有進一步向他透露面對訴訟的艱辛、困難,他重申:「佢(曾蔭權)屋企人好支持佢,兄弟姊妹都好支持佢。」

何俊仁今日較早時間向港台表示,為曾蔭權上訴得直感到高興,相信對方能取回訟費及獲發公務員長俸,他祝願曾往後生活愉快。何指出,與曾在公務上相識多年,認為對方施政方面雖有可批評之處,但亦有值得支持的地方,例如在推動政改方面。他相信曾蔭權並非貪官,而案中亦有疑點。

陳方安生:還曾蔭權一個清白 

早前在政府與曾蔭權共事多年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形容終院裁決還曾蔭權一個清白,「我為他和他的家人感到非常高興。他們在過去一段時間身心受到很大的折磨,祝願他們可以展開新的生活,安享晚年。待他回港,會為他慶祝。」

前政務司司長、全國政協常委唐英年回應裁決時,形容曾蔭權是「沉冤得雪」,又指他早前被判囚是「冤獄」,「檢控同審訊香港最高官員時,所有標準係以最嚴謹嘅標準。今次(原審)法庭direct陪審團時,有欠專業、應做嘅嘢,我覺得呢個實在係不可接受。」唐英年祝賀曾蔭權及其家人上訴得直。

跟隨曾蔭權工作多年的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亦對曾蔭權上訴得直感到開心,「都搞咗佢好多年,過去一段時間好痛苦,希望他生活愉快,日後多時間影多些靚相給我們看。」

 

 

曾蔭權聲明全文:

七年纏訟,終於完結,我內心滿溢感恩。

去年我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前,確曾經過一番掙扎。畢竟七年多的刑事調查,法庭公開審訊多達五次,歷時七十多天。服刑八個月,訴訟幾耗盡我夫婦終身積蓄,令我和家人受盡折磨,心力交瘁,但我抱着兩個信念,不管怎樣都要走下去。

首先,內子勉勵我堅持到底,讓法庭還我應有的清白;再者,我很擔心履行公務,在不涉貪腐的情況下遺漏申報利益,往往會被列作刑事罪行,若我入罪此案成為先例,刑事化便會被擴大和成為往後的法律依據,這樣只怕公職人員會為了過分的避嫌而不再積極參與決策,導致施政失效。

很感謝終審法院判我勝訴,亦不枉我當日堅持信念。

七年多以來,可幸得到家人的信任,時窮路困之處,我們互相緊靠。我的許多前同事和朋友,向我和家人伸出援手。夜永星沉之際,我的神師緊緊地攙扶我,走過這一路艱辛。

許多香港市民不時送上支持和鼓勵,我的法律團隊為我努力不懈的抗辯。人性中的善良、正義、崇高,助我跨越這段莫大的逆境。

這些日子使我明白真正的心安,唯以謙卑的心境經歷火爐鍛煉而得;最後的理直,復以堅毅的步履穿越陰森的幽谷方至。未來我和內子、家人,渴望重過平凡的生活,繼續在屬靈路上追尋幸福和安寧,早晚禱告願香港明天會更好。

我想再次多謝家人,朋友,前同事,神師,教友,還有成千上萬支持和關懷我的香港市民,無言感激。

曾蔭權
2019年6月26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