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美《外交政策》文章分析韓國瑜去年勝選:中國網軍推谷


韓國瑜去年贏得高雄巿長選舉。美聯社資料圖片
《外交政策》網頁刊登的有關報道。網上截圖

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網頁刊登一篇報道〈Chinese Cyber-Operatives Boosted Taiwan’s Insurgent Candidate/中國網軍推谷台灣的反政府候選人〉,指韓國瑜去年贏得高雄巿長選舉僅6個月,已將目光放在明年總統大選。文章指,韓國瑜從默默無聞到以超級巨星之姿勝出選舉,可能是來自中國神秘及看來專業的網絡群組,在社交媒體的操作的結果(a campaign of social media manipulation orchestrated by a mysterious, seemingly professional cybergroup from China)。

撰文的是台灣人Paul Huang,專門研究中國的軍事及全球行動。文章指出,去年11月24日台灣總統蔡英文的執政民進黨大敗,在地方選舉中,18個縣巿輸了12個。文章說,選前已有許多對中國干預選舉的強烈質疑,包括《紐約時報》指為「干預的幽靈」,6名美國參議員去年12月去信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聯邦調查局局長弗雷,要求徹查及回應中國介入選舉之說。

文章說,蔡英文當時的支持度低迷不振,支持率由2016年的70%降到選前的30%,這是由於蔡英文的具爭議政策所致。但是,很少人認為民進黨會輸掉高雄,民進黨控制高雄20年,2014年選舉,民進黨在高雄得票七成,擊潰國民黨。去年選舉,民進黨推出經驗豐富的候選人陳其邁,韓國瑜並非出身高雄政治圈,他的親中言論,與高雄傾向獨立的城市本調不符。國民黨消息人士透露,國民黨建制派不喜歡韓國瑜。

不少觀察家把韓國瑜與特朗普相比,特別是韓國瑜的「高雄發大財」口號。韓國瑜如何達致這個目標,答案是:中國-高雄向中國銷售蔬果、吸引更多中國觀光客、不說北京不想聽的話,錢財自然並且神奇地流入高雄。但與特朗普不同,特朗普參選前已是家喻戶曉的商人,韓國瑜直至去年夏天,仍是一個很多人聞所未聞的人。觀察家留意到,韓國瑜在民調中疾速上升,到了去年11月前,他已經追過一度領先逾20個百分點的民進黨。這股「韓流」甚至令國民黨感到驚訝,韓國瑜受歡迎的情況流到台灣多個地方,最後韓國瑜得票五成三,當選高雄巿長。

但《外交政策》這篇文章指:這並不是事情的全部。

文章說,台灣2350萬人,當中1900萬有Facebook帳戶。韓國瑜的官方Facebook帳戶,在選舉後期總共吸引50萬人,是陳其邁的兩倍。文章指出,另一個群組在選戰當中扮演關鍵角色,「韓國瑜粉絲後援團 必勝!撐起一片藍天」在2018年4月10日、韓國瑜宣布參選一天之後成立。隨着韓國瑜的競選加速,這成為韓國瑜支持者在Facebook最大的非官方社群網站,去年11月時有成員6.1萬人,現時則是8.8萬。Paul Huang在《外交政策》說,網站發布講話內容、網絡宣傳,經常發布假新聞攻擊陳其邁、民進黨政府,以及批評韓國瑜的人。

文章稱,這個專頁並非由韓國瑜支持者自發創設,而是由一個極可能是來自中國的專業網絡群體操作(It was created, managed, and nurtured by what looks very much like a professional cybergroup from China)。

報道續指,專頁在去年11月時有6名管理員,方建祝(Fang Jianzhu)與Yun Chi是創始會員,另一管理員陳耕(Chen Geng)去年4月18日時加入。Paul Huang在專業人士社群網站LinkedIn找到3筆名字相同者的個人資料,3人都自稱是騰訊的員工,都稱是北京大學畢業,其中兩人表示「在多家外國企業做過公關」。

報道稱,若以「在多家外國企業做過公關」(worked in public relations for many foreign companies)在LinkedIn搜尋,可以另外找到249筆資料,這些人都聲稱是騰訊員工且畢業自北大,照片都是數十年前的畢業照。這些人都使用簡體中文,而非台灣使用的繁體中文。

Paul Huang在去年12月發現這個現象,開始追蹤,發現去年11月24日選舉結束後,這3個Facebook個人資料似乎已經處於休眠狀態,而且未再發布任何內容。

在台灣大型社群網站行銷公司擔任執行董事的朱先生表示,粉絲團使用簡體中文,加上簡介設置方式,以及LinkedIn在台灣不算普遍來看,粉絲團不太可能是台灣人創建( suggests they are unlikely to be Taiwanese),他所認識的台灣社群網站行銷公司,亦不會這樣操作網頁。

台灣中正大學助理教授林穎佑認為,這個網絡團體應能追溯到解放軍戰略組織SSF(Strategic Support Force)。報道指,若林穎佑的分析正確,這將是中國使用新網絡力量試圖影響外國選舉的第一個確切案例。

但有專家有不同看法。筆名為「何中尉」的台灣國防部心戰大隊心理作戰情報軍官認為,這個網站團體可能是與中國企業簽約的私人團隊,而非專門的軍事或情報部門。但源頭仍指向中國。何中尉表示,這不是北京第一次試圖操縱台灣社群網站,他和同僚追蹤許多Facebook網頁與內容農場,看似是台灣人創建,但背後應是中共宣傳部。

包括林穎佑、何中尉在內的許多專家相信,這些只是中國對去年台灣地方選舉大規模干預行動的冰山一角。除了Facebook,北京利用許多團體、網頁、內容農場與平台,協助韓國瑜贏得勝選。

文章說,沒有證據顯示韓國瑜與這個團體或其他團體有關,對於這些可能來自中國的未知網絡力量協助選戰與推動韓流,韓國瑜的一貫回應是「我不知道他們是誰,但感謝他們的支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