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那夜凌晨,為何第二次包圍警總......


示威者周三晚(26日)再度包圍警總,事源G20峰會舉行在即,民陣周三晚8時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集會,希望喚起國際間對香港反修例的關注。集會完結後,有「佔中輔警」之稱的樹仁大學學生會前會長楊逸朗、青年新政梁頌恆等人,帶頭叫人前往警察總部和平通宵留守。不過,楊逸朗在愛丁堡廣場一帶拿著揚聲器叫喊的時候,數度遇上市民上前質疑他的決定,現場有人亦AirDrop連登討論帖子截圖,呼籲集會人士不要前往警總。

周三晚包圍警總的行動,網民眾說紛紜,算是近日行動中分歧較大的一次。當晚有人呼籲轉場警總後,連登討論區上,出現不少帖子勸阻,有人擔心示威者沒有裝備,而且時間太晚、乏人支援。有人稱覺得「好鬼」,擔心會演變成衝突,在G20前夕添變數;有人指出晚上大部分警員不在大樓內,行動沒有效用,倒不如留力周四的包圍律政中心行動。

包圍警總過後,一名男子涉襲警被捕,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證實該人是楊逸朗。楊逸朗曾任輔警,傘運時曾被示威者質疑其立場。他在2015年12月立法會二讀《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網絡23條」),涉嫌與立法會外的垃圾桶焚毀爆炸案有關被捕,經審訊被裁定串謀縱火罪成判監兩年,去年中出獄。

包圍警總時,楊逸朗身上配有裝備。港台片段截圖

 

示威者到達警總外,築起雨傘牆。美聯社圖片

宣布包圍警總後,周三晚約10時許,警總對出的軍器廠街開始多人,民眾漸漸佔據軍器廠街及部分告士打道馬路及天橋,高峰時期估計約數千人聚集。示威者以長傘、掃帚等物體栓著門柄,又用鐵馬陣圍封大樓多個出入口,以噴漆或膠帶封著掛在牆角的閉路電視。警總大樓上方的玻璃走廊,不時有警員手持攝錄機,對準人群拍攝,每次均觸動示威者神經,有人怒罵:「影咩呀!」,並隨即以鐳射燈射向攝錄機及警員,及後警方乾脆放棄人手拍攝,轉為架設腳架支撐攝錄機。

戴上頭盔及圓盾的警員守住警總其中一道門,有示威者用雨傘阻擋警方前進。鄭靖而攝

戴上頭盔及手持圓盾的軍裝警員,一度看似嘗試在正門大堂側的出口向外推進,但被鐵馬阻隔及示威者舉傘阻擋,氣氛一度緊張,最後警員退回警總大堂。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許智峯、郭家麒、譚文豪、楊岳橋等人其後到場,呼籲示威者要和平留守,切勿衝擊。有示威者在警總外牆掛起「釋放義士」的布條,掛上一刻全場歡呼,情緒高漲。

臨近凌晨12時,人群中突然出現一陣騷動。一名身穿灰色上衣的男子,被示威者追趕,然後匆匆跑上警總的扶手電梯,到達二樓平台,再拿起一個T型水刮及「雪糕筒」,退到角落。大批記者隨後追上平台,楊岳橋及譚文豪上前了解,獲悉該男子為警員,聲稱要上班。最後警方打開捲閘,讓該男子入內。網上流傳該男子是假扮示威者,嘗試撬開鐵閘及煽動示威者衝擊。警方之後回應指,該男子是到大樓上班途中,被多名示威者蓄意阻撓,於是拿起「雪糕筒」及清潔水撥作防衛,強調該男子沒有扮作示威者或作煽動的行為。

灰衣男子跑上警總二樓平台,手持清潔水刮。鄭靖而攝

與上周五的首次包圍警總相比,今次聚集的人數較少,過了午夜時分人數更是愈來愈少,而且示威者裝備不足,大部分人都沒有頭盔、眼罩等。除了「不撤不散」、「黑警可恥」等口號外,明顯較多情緒宣泄式的叫囂。有示威者在停車場車閘前聚集,每逢有警員在閘內出現,就會高呼「毅進仔」、「唔好叉腰,企直啲」,又有人扮狗叫,或用粗口高聲指罵。

陳先生用噴漆遮蓋本來的糞便及生殖器官圖畫,改寫成「釋放義士」。鄭靖而攝

警總的外牆被噴漆寫上各式各樣的字句,有人在正門旁的牆上畫了糞便及男性生殖器官的形狀。27歲的陳先生看到後,連忙用報紙遮蓋。有人不解,他說:「班藍絲會話我哋搞事㗎。」及後他找到噴漆,直接噴上將圖畫覆蓋,改成寫上「釋放義士」。陳先生向記者解釋,他這樣做是不希望示威者的原意被歪曲。

陳先生估計,盧偉聰及大部分警員都不在大樓內,是夜圍警總的行動,其實是沒有用的,「但係我都會嚟,係因為想支持出來嘅人,同埋表態,畀大家知道我哋嘅不滿。」是否擔心在G20前夕的關鍵時刻再圍警總,會失民意?他說不能擔心太多:「只能希望市民唔只睇眼前的事,係睇大局,我哋咁做背後原因係政府冇回應過我哋嘅訴求,我哋做到嘅都做咗,先逼使我哋做體制外嘅嘢。」

包圍警總,比包圍別的地方風險更大,但陳先生說,即使有法律風險亦要發聲,反問:「我哋可能有犯法,咁警察犯嘅法呢?點解我哋就要驚我哋會犯法,但係警察犯嘅法,完全冇人追究?連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都冇?」

警總停車場外圍著鐵馬,拉閘上掛滿雨傘。鄭靖而攝

凌晨2時許,30餘歲的洪先生戴上口罩手套,站在橋底靜靜看著警總。他說,每次出來行動,都有承擔法律責任或身體損傷的心理準備,「唔通個個喺屋企歎冷氣就可以爭取到咩?冇得擔心。」他頓一頓再說:「條例通過咗仲擔心……香港已經輸得太多。」至於將矛頭對著警察,會否感覺不是對準政權,他說,現在示威者其中一個訴求,是要警方回應6.12當天使用不當武力,而且政府本就是一個共同體,所以無論圍哪幢大樓都一樣。

至凌晨約3時半,現場只剩百餘人,警員開始清場行動,驅散示威者。示威者往灣仔方向離開,數十人在灣仔修頓球場外,被搜身及檢查證件。清場期間,在6.12金鐘衝突中被指是帶隊指揮官的英籍總警司陶輝(Rupert Dover)亦在現場。他被大批記者追問,當天是否由他決定施放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以及警方有否使用過份武力等問題,他沒有回應,現場警員推撞並指駡記者,阻撓傳媒追訪陶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