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專訪德國登報者 「沒有負責人,這是一次你想像不到的組織!」


「要調查背後別有用心的幕後黑手!」建制派經常將這句說話掛在口邊,然而,在現今世代,「不要大台」、「不要領導」之下,社運如何組織動員?

連登呼籲,一呼百應,早前不消幾個小時,三百多萬的眾籌已經達標,最後款額更多達六百幾萬,但眾籌快,行動要更快,因為《晴朗》訪問了負責聯絡德國登報的「巴打」「石賈墨」,他於6月25日星期二知悉事件,到6月27日星期四成功登報,由無到有,只有兩天時間。

刊登在德國《南德意志報》第5版的"STAND WITH HONG KONG AT G20"全版廣告。照片來源:連登

身在德國的「石賈墨」CK在《晴朗》如是說:

「當日知悉有眾籌時,我正在工作,幾個小時後,有兩三位網友已經聯絡我,因為他們知道我曾經教德文。當時我不清楚他們有甚麼目標,也不知道幾時想出廣告,只說希望就G20開會前,讓德國人或全世界的人知道香港人正關注(逃犯修例)這個議題。

今次這個眾籌計劃,每一個出錢者都是支持者,在討論過程中沒有人負責,是一次你想像不到的組織!至於如何選擇哪份報章,就是在一個關注德國的群組內,十幾人討論出來的。在德國,較嚴肅而又接觸面較廣的報章,包括《南德意志報》、《法蘭克福匯報》,而後者的影響力又較前者細,所以最後選擇了《南德意志報》。但德國的報章分類難以跟香港比較,大家都知,基本上香港只得一份,再加另外那幾份而已。」

問:「那麼,如何選擇版位?因為現時是在內版政治第五版。」

CK:「先再說一次,我不是負責人,只是幫忙,所以依據大家的意願,希望廣告做到好大的影響力,所以版位應該越前越好。《南德意志報》給我們兩個Options,一是第二版,但只有四分一版位;二是第五版,即政治版第一版,可落全版廣告。於是,我們選擇了全版廣告位。而這份報章講明,頭版不賣予廣告,多多錢也不可以的。」

問:「至於報章要求他做出版物法規負責人?」

CK:「傾好之後,他們突然來電,要有一個負責人,例如一間香港公司。這是無可能的!我去哪裡找?於是我問他們可否再問問律師,來回幾次之後,只要有一個人負責內容就可以了。我終於放下了心頭大石,因為那時已經是6月26日下午較晚的時間了。」 

問:「那麼,你有心理關口嗎?因為要披露身份出來。」

CK這時長嘆了一聲「唉… …」,接著說:「心理關口一定有,老實說,我開始是不想的,另外我只是被動角色,如果要有一個名義,應該是出錢的每一位。另一方面,我可以跟你說,我在德國的香港人交談,我們都有一種無力感,我們比在香港的人更加無奈!我們在新聞看到,香港人站出來,受了多少苦,警察做了甚麼,政府怎樣回應。我們舒舒服服在德國,還有甚麼心理關口?當我想到這裡,只是出一個名而已,如果沒有的話,廣告就做不成了。現在香港有這個憂慮,我代表他們而已,應該做的事,就不要想那麼多了!」

問:「當地反應如何?」

CK:「十分正面。如果認為現在做這件事可能是虛無縹緲的話,絕對不是,只要看看報道,德國已經有九位國會議員發聲明,希望總理在G20提出香港人的訴求。」

問:「有甚麼想跟香港人說?」

CK:「第一點,很想多謝全部有份參與的無名主角,他們所做的事,比我還要多、比我還要好,我只是交了自己的名字出來而已。我很想大家認同他們的工作,如果身邊有人做義工參與的話,希望你們可以支持他們!第二點,如果你有機會跟身邊的外國朋友談這個話題,請你用盡所有機會,訴說香港人現時擔憂甚麼,希望他們的媒體也能持續關注,這是我們實實在在可以做到的事!」

回應建制派那一句「要調查背後別有用心的幕後黑手」?如果要調查的話,可能只是白費心機,因為幕後實在有太多幫手!可能,建制派不會相信,由無到有只花兩天時間,怎會沒有操控者在背後?不過,這就是一個事實,也是一個現實,現時「新社運模式」已「有機地」建立起來了,我們不去了解的話,只會落後於形勢!

建制派或當權者,如果仍然堅持要去「捉黑影」的話,到最後只會「撲空」,跟民意越走越遠。要「同行」?先要想想大家是否在同一個時空行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