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李鵬飛:做特首要有政治智慧,企喺香港人一邊


 

79歲的政壇元老、前行政立法兩局議員及前港區人大代表李鵬飛,已沒有公開論政一段時間。在這個躁動的6月,有些話,他不吐不快。

李鵬飛先由林鄭月娥這個人的性格特徵講起。

話說提拔李鵬飛的「大Sir」鍾士元99歲生日前夕(2016年),李鵬飛在一個節目訪問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後,林鄭主動跟他提出,希望出席大Sir的99歲壽宴。李鵬飛之後通風報訊,「大Sir當時話:『我都未請過佢。』我話你叫秘書打去啦,結果那晚林鄭來了,坐在大Sir旁邊,一句聲都冇出,她是來看大Sir班朋友係邊個,你知大Sir政治地位好高。後來大Sir100歲生日時,她做了特首再來,嗰次就有起身講嘢。」

「大Sir去年底過身之後,林鄭冇再跟我聯絡。」

眾新聞製圖

李鵬飛很早已留意到,林鄭有野心想選特首,就在她做政務司司長後期,李鵬飛觀察到她不再穿行政人員套裝,改穿旗袍,還有化妝。那次她主動說要來鍾士元99歲壽宴,可是正在拉筋想出閘?李鵬飛也說不上:「有一段時間,梁振英好似好大機會連位,或者林鄭當時真係官到無求膽自大,先主動話要來見大Sir同佢班朋友?我唔知。」

「我唔記得識咗林鄭幾耐,總之我在行政局時,未見過佢。」李鵬飛最叻收風,當然知道林鄭的為人作風。

「讀書時時考第一的人,以為自己樣樣掂。佢比較自負,認為自己係有料之人。她是一個非常有性格的公務員,對下屬要求十分嚴謹。佢真係好勤力,乜嘢文件放喺佢枱面都睇晒。」飛哥,你咁都知?「我梗係知啦,佢一日工作16小時,但唔係好信任人。」近日政圈流傳,在修訂《逃犯條例》的工作過程中,有官員、行會成員曾向林鄭指出問題,卻被她拍枱大駡或回敬一句:你係咪唔想做!

「搞成咁,係佢性格問題。」

「林鄭最大問題,係佢無政治智慧,唔係一個政治人物。佢係一個公務員,跟指示、收order做嘢。」

做特首,最緊要,係懂得做一隻政治動物。

鍾士元逝世前101歲生日,林鄭去年在禮賓府為他舉行壽宴,主角除了大Sir,還有他的一班政圈好友。

李鵬飛記得,回歸前夕他出任自由黨主席時,曾撰寫一份治港建議書,開首談及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的的政治地位,在中國官場的排名非常重要,「董建華做特首前,我哋已經叫佢去同江澤民講,就係行政長官要去到副總理級,有呢個地位,其他省長之類的就不會來指指點點。」

「如果特首有副總理地位,就唔會搞到今日咁,中聯辦話要行埋一齊,變成西環係市委書記,特首係市長。」今次修例風波,李鵬飛可有聽聞西環的幕後角色、西環可是其中一個始作俑者?「唔知。」

李鵬飛續話當年:「我仲記得,我叫董建華要好似港督咁,搵一個人做政治顧問同北京溝通。政治顧問好重要,因為特首唔得閒成日應酬北京,後來北京派了一個人來,小弟都認識的,但佢(董)唔要。點解?因為其他公務員反對。」

「問責制點解會出現,因為董建華和陳方安生等公務員不和,早年試過有位局長,連五星旗都唔肯掛,話驚無人來搵佢。董建華同大Sir講,話自己係Non Executive Chief Executive,好似上市公司非執董咁無權力,於是商量搞了問責制出來,但其實沒有基礎的,想搵自己友來取代公務員系統,結果變成拉雜成軍、互不相識、理念也不同。我曾經叫過董建華組織『董黨』,搵同自己理念一樣的人來組班,但可能北京怕中共以外的政黨執政,其實唔使怕。」

李鵬飛感嘆,回歸後特區政府的管治團隊,除了問責制局長拉雜成軍,行政會議成員也一樣。

曾獲港督尤德和衛奕信委任為行政局議員的李鵬飛記得:「港督開會前好少講嘢,在行政局會議也不發言,我未見過有港督在行政局講佢意見,佢只係聽。如果成員之間傾唔掂,港督就會話放埋一邊先,等我想想,之後再個別傾。」

「我記得衛奕信年代,有一次,公務員要求加人工15%,如果行政局通過的話商界要跟,會很吃力,於是我反對,最後還是9比6通過加薪。我行出去就要講俾商界聽點解政府要贊成,游說他們接受,即李鵬飛對外講係話支持政府加薪,唔係話自己點點點有保留,這就是集體負責制,one voice,決定之後無論你是否同意都要幫政府sell。而我亦唔可以講開會過程,連題目都唔可以講,這就是保密制。」

「但你睇吓今日班行政會議成員?日日 blah blah blah,今日講同明日講又唔同,我最激氣係見到咁。」

搞出個大頭佛,林鄭有責、局長有責、行政會議成員都有責。

李鵬飛是自由黨創黨主席,代表商界向港英及特區政府獻計多年。蘋果日報圖片

李鵬飛續說:「講番林鄭,除了她的性格,最大問題係佢唔識政治。佢冇政治智慧,唔係因為佢蠢,而係因為她不是政治人物,其實民生、經濟都是政治問題,要用政治頭腦去處理。」

「你看她處理修例,用上台灣殺人案,係送禮俾蔡英文有彈藥,令北京震驚,就係無政治視野。」

「林鄭最差係唔搵民主派,只向建制派道歉,區分自己唔係政治中立的特首。她應該要做一個全香港人的特首。」

「林鄭用一種take order方法做事,有嘢唔敢同上頭講,但如果佢有政治智慧,就應該建立自己特殊地位。她既然是香港number one,任何事與中央有衝突,她作為領袖,雖然是中央委任,但應要企喺香港人這一邊。」

「林鄭最錯,就係冇企喺香港人一邊。任何問題,她都有資格搵韓正,可以話這是香港人問題,我要企香港人這邊。她一定要俾香港人知道,她為香港人出聲。你睇吓其他省委書記,都係為自己省的利益去拗,尤其香港好敏感,一國兩制非常重要,中央係想聽。」

林鄭對著習近平的笑容,總是燦爛。資料圖片

做特首、做領袖,也要有廣闊胸襟聆聽意見。過去數月政府推修例,不同界別、團體已向政府響過多次警鐘,但林鄭無視反對聲音。李鵬飛有感:「她是住在象牙塔的人,不明白,也不想理。所以話,佢有份造成現在這個局面。」

「佢建立唔到香港人的信心、信任,她沒有政治家風範去辦政治事件,都說她是公務員心態。」李鵬飛指,不知道林鄭可否完成餘下3年任期,中央開始另覓人選也不出奇。

「林鄭今次的遭遇,告訴日後的特首:任何人做,一定要同中央講,當國內與香港利益有衝突時,要企喺香港人一邊,如果唔係,你唔好來搵我,因為無得做。中央唔俾的話,就講:炒我囉。」

林鄭,懂嗎?做香港特首,是要建立政治資本、要拿捏、要進退,還要有良心、要聽意見、要尊重香港人,唔係一味聽話就得。

李鵬飛希望政府,獨立調查近日的修例風波,「這是很重要的香港歷史。」周滿鏗攝

李鵬飛最後想提出三點:

一:修例要撤回。「建制派既說暫緩和撤回沒分別,又話要聽民意,既然大多數人要撤回,點解又不順從民意。」李鵬飛說,暫緩和撤回有分別,「跟23條不同,23條因講明特區政府要自行立法,即使撤回都可以隨時再來。但今次引渡修例,佢可能覺得,撤回就好難再來。」

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非常重要,香港歷史上,未試過一個星期兩次逾100萬人上街,中間更發生流血事件,這個是大歷史問題。「六七暴動都有獨立調查,為何今次不做?咁大件事,大家都唔想再發生,不做獨立調查完全站不住腳。」

三,林鄭出來道歉,說只有少數人涉暴力,但又不改暴動定性,這完全說不通。「所以,獨立調查十分重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