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Laura Nyro關於死亡的And When I Die


近日已經有三位年輕人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以勸諌政府,而麻木不仁的當權者對於人民的訴求仍然充耳不聞,無動於衷。到底,還要多少人喪失生命與自由,才能回復一個真正彰顯公義,維護法治的香港?

不安的情緒,加上病患,令我沒有心情去聽歌,但是腦海中卻湧現很多與當下時局有關的歌曲與詞句,特別是一些關於生命與死亡的詞與曲,印像最深刻的有這一首「And When I Die」。

最早聽到是Peter, Paul and Mary的版本,當年我還是個中學生,開始愛上民歌,而歌者Mary Trevor聲音有感染力,唱得又好聽,而且歌名很獨特,常常翻出來聽,卻沒有去深究歌詞的含義。

及後在電台聽到這一首歌的另一個版本,同樣是女歌手唱的,名字叫Laura Nyro,原來這歌曲是她17歲時創作的,賣了給Peter, Paul and Mary,收錄在他們第6張專輯「The Album」(1966)中,一年後Laura 才在自己首張專輯「More Than A New Discovery」中親自演繹。

錄唱這首歌的時候,Laura 只得19 歳,她的聲音豐厚而有力,帶點黑人的唱腔,唱着混合福音、爵士樂、怨曲、摇滚與靈魂樂等的曲風,比Peter, Paul and Mary 唱得更能引致聽者情緒起伏。她的歌詞寫的意味深長,發人深省。

這位搖滾名人堂殿堂創作歌手Laura Nyro 1997年因病離世,享年50,她多變的嗓音,與她獨特的和弦编配融合,獨樹一幟,影響深遠,包括Joni Mitchell、Stevie Nicks 與Rickie Lee Jones等歌手,皆受到其風格影響。而她的多首創作亦為其他歌手帶來十分好的上榜成績,包括Carole King 的,「Up On The Roof」、Fifth Dimension 的「Wedding Bell Blues」、Babra Streisand 的「Stoney End」、Three Dogs Night 的「Eli's Coming」,而Blood, Sweat & Tears 重唱「And When I Die」曾高踞美國流行單曲榜的第二位。

「And When I Die」是關於死亡的,同時亦是關於生存的,反映出人存於世上匆匆幾十年,時日有限,因為擔心未來,害怕終要面對死亡,而浪費光陰作無謂的事,只求沒有枷鎖的生活,無懼的活出自由,不接近邪惡,其實死亡並不可怕,因為一個生命的完結,將帶來另一個新生命,代表我們去完成使命,循環不息,永續下去。

所以有很多人挺身而出說:「你們未走完的路,我們會走下去...」

不過,在任何情況之下,要保持冷靜清醒,不作無謂犧牲,因為「一個也不能少」。

極具宗教影響力的僧人、詩人、人道主義者的一行禪師(Thich Nhat Hanh)在他的著作「你可以不怕死 (No death, no fear : comforting wisdom for life)」中說:

一旦洞察萬事萬物皆是『不生,不滅;無來,無去;無同,無異;無存在,無不存在』,就能體認到自己是無法被摧毀,因而也就能『重生般』地享受和欣賞人生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