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七一上街 心繫金鐘


每年七一,香港人帶著各式各樣的旗幟、橫額上街,以最和平理性的方式,訴說著不同的訴求。這一年,人們一同穿上黑衣,帶著共同訴求而來:撤回惡法、林鄭下台。

人海不是一般的黑。人們心裡悼念亡魂,惦掛傷者。遊行起步之前,示威者撞爆立法會玻璃門,全副武裝的警員已舉起紅旗,兩陣隔門對峙。準備加入遊行隊伍的香港人,心情同樣七上八落⋯⋯

「不篤灰、不割席、不指責」和「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可謂今次反送中抗爭的共識。最和理非的七一遊行人士,一直關注、諒解立法會外衝擊的「手足」。

七一,香港人又再上街,今年訴求單一:反送中、林鄭下台、追究警濫權。美聯社圖片

 

民陣表示有55萬人上街,警方稱以原來路線計,高峰期有19萬人。美聯社圖片

下午1時半、民陣遊行原定起步時間前1小時,立法會外的示威者嘗試用鐵籠車撞擊立法會玻璃門。才十幾分鐘,警方便召開記者會,叫民陣將遊行改期、改路線,甚至改成集會。但人們沒有卻步,天后至銅鑼灣一帶的黑衣人潮不止息。當時維園足球場的慶回歸嘉年華未有開放,多個出入口被鐵馬封起,大批準備參加遊行的市民繞道進入維園草坪,隨大隊起步,似乎有更多人分布於遊行路線沿路,準備稍後插隊。

民陣與警方無法達成共識,決定繼續遊行,但改以遮打道為終點。大隊約於下午2時45分起步。一如以往,代表政黨、社區團體、學生組織等多面旗幟在遊行隊伍中飄揚。但不同的是,這一次,眾人抱著共同訴求,呼喊同一口號:撤回惡法、林鄭下台;這一次,很多人的腳步跟隨大隊向前,心緒卻隨立法會外的抗爭而起伏。

遊行氣氛較過往凝重,若非呼喊口號,人群大多默默前行,較少談天說地、影相打卡,部份人手持白花、掛起白絲帶。不少人邊行邊按手機,透過連登、Facebook、Telegram、WhatsApp等密切留意著立法會外的情況。記者嘗試接觸多名一直低頭看手機的市民,他們大多表示不便受訪,回話稍稍看記者一眼,目光離不開手機屏幕。

香港人,不低頭。吳婉英攝

大隊中有一個機不離手的女孩願意跟記者交談,她是00後、正就讀大專的石小姐。身在和平遊行隊伍、有一群年輕朋友並肩而行,石小姐內心卻在翻騰,既緊張又擔心,「其實比較想去(立法會)嗰邊幫手,嗰邊好似唔夠人,物資又好唔夠。」惟她考慮到已約了朋友同行,而民陣沒有取消遊行,她便不改變計劃,「都諗住(遊行)要計人數,想多啲人俾壓力政府,叫政府回應。」石小姐續指,有朋友正在衝突現場,她便一直透過Telelgram了解那邊的即時情況,與他們同憂。

這是上街者的訴求。周滿鏗攝

年約60的陳生、陳太,手握「反送中」、「林鄭下台」、「盧偉聰下台」的紙牌,沒有做「低頭族」,但同樣心繫金鐘。他們對記者說:「阿仔今朝一早就出咗去升旗嗰度。」兒子是廿來歲的大學生,今次反送中是他首次參與社運。陳太說,整天都擔心著兒子:「但唔會阻止佢,佢大個喇,有自己嘅選擇。」

一家三口有共識,兩老參加七一遊行,孩子在前線抗爭。「佢(兒子)話,唔好去嗰邊呀媽咪,會危險。」陳太指,兒子答應她會自己小心,而她為免令兒子分心,並沒有持續詢問現場情況,只會等兒子主動發訊息報平安,他們遊行時知悉兒子在立法會外一個安全的位置。

陳生表示,夫婦二人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一直支持民主自由,即使過往未曾參與遊行示威,但心中總是支持雨傘運動等社運抗爭。他坦言,反送中一役是香港「生死存亡」的關頭,不只是香港人恐懼犯法會否被送往大陸,還可能令外資撤走,影響下一代人的生計與自由。早前一波又一波的反送中抗爭,他有持續留意,而警方鎮壓6.12佔領的手段,令他覺得非出來不可,「太暴力喇,你(警察)射人哋塊面,點解要射頭?又𢲡高晒個女仔件衫,唔俾人拉落嚟,咁樣好唔道德。」陳太補充說,還有警察特別攻擊記者及急救站,她認為警方不應如此對待他人。

陳太形容,市民多番表達訴求,政府仍不回應民意,態度是「隻手遮天」。陳生續指,夫妻二人已經幾十歲,無法在前線衝擊,唯有參與遊行。他坦言,無論遊行人數多少,都是鬥不過強權,但至少做了一些事去反抗:「留個歷史。」

為香港打氣。吳婉英攝

天漸黑,遊行氣氛愈見緊張。當隊伍行到正義道,民陣義工廣播,請遊行人士自行決定去向——靠左前往民陣遊行終點遮打道,或靠右前往立法會支援示威者。夏慤道又一次被填滿,連太古廣場各層都有黑衣人席地而坐,留至夜深未散。

民陣晚上9時許公布,有55萬人參與今年七一遊行;警方及後稱,以原來路線計,高峰期有19萬人。

鍾庭耀的「香港民意研究計劃」晚上9時發布:1. 經過銅鑼灣波斯富街與軒尼詩道交界行人天橋底的人數:104,920(由下午2:55至7:15分﹐由「荃灣聖芳濟中學研究隊」負責);2. 經過灣仔軒尼詩道與軍器廠街交界行人天橋底的人數:233,848(由下午3:50至晚上8:54分﹐由「一群熱心的老師及學生研究隊」負責)。(註:香港民研提及,以上數字並未包括未有途經該點算站的人流,亦不包括不在點算站視線範圍內的人流。根據民研計劃過往的研究,軍器廠街的實際人數應乘大 1.3 至 1.6 倍。至於波斯富街,在考慮點算站以外的一段銅鑼灣駱克道後,實際人數應乘大 1.5 至 1.9 倍。)

金鐘電車站,變成民主牆。

 

我們,一定得。吳婉英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