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突然變了顏色


【撰文:三田太太】

其實在有限的理解裡我不太肯定自己是什麼顏色,但若果真的要定一個顏色,我應該是從以前的淺藍,瞬間變了淺黃,甚至是深黃。

我是一個母親與老公帶著孩子居住於內地城市近10年的港人,離家生活後更加認識、了解和認同自己港人的身分。雖然人不在港但與香港的家人和朋友仍然聯繫緊密,對香港時事局勢同樣關心,但身在對新聞和言論有管控的地方,對這裡的最新情況和每件事的來龍去脈自然不能夠完全掌握和了解。

自6/9、6/12、6/16事件,我不得不關注香港發生了什麼事,上週因暑假回來一個星期,深知會遇到7/1遊行,話說我是16年前參加7/1遊行的先駒,但經內心評估後覺得我不會去的,因為怕事件已經變質,不再和平,參加者會有危險。

但回來幾天之後,一直囫圇吞棗的去看各方意見和評論,又受到在內地屬知識份子的朋友來詢問和關心事件,我開始按捺不住了!

老實說,我是抗拒去讀任何內地發出的、有意無意抹黑、誤導和影響輿論的文章。這位朋友給我看微信流傳著的一篇文章,由曾在香港留學的內地年輕人執筆批評香港的大學生已經不再是精英、他們天真、見識膚淺,容易受煽動且不知道站出來為了什麼,或就是為了不可能的港獨,文章並指出香港的普及教育質素遠不及國內的好,所以培育出現今的年輕人,香港經濟和知識層面都已經嚴重分裂,且推算這個小島面對著的是無希望的未來。有意了解事件的內地朋友也對這個情況感到憂慮,他們不明白年輕人為何這麼愚蠢,要求港獨。

昨晚,百多名示威者闖進立法會,塗污區徽和在牆上噴上抗議標語。黃思銘攝
立法會很多設施遭破壞。莊曉彤攝

我花了點時間希望朋友可以從多角度了解現在香港情況,包括參看要翻牆才讀到的外地新聞。昨晚立法會被示威者闖入大肆破壞後,今天清早內地朋友馬上來詢問他們還不算是暴民,他們不是要港獨還要什麼?身在遠方加拿大的朋友同樣表達關心。

所以,我好想讓更多人知道,在眾多新聞資料當中得知,昨晚闖進立會的是搞破壞,但只破壞立法會而沒有如一般暴動中的暴徒般去搶劫;他們在闖入立法會後開冰櫃拿汽水後會放下鈔票,他們離開時會排隊買地鐵票;他們遊行時會自發收拾分類垃圾⋯⋯

周滿鏗攝
闖入立法會的示威者,拿走餐廳雪櫃內的飲料,留下鈔票。周滿鏗攝

昨天我都在幾十萬人的和平遊行中,帶著孩子去了解民情,好和平,像1/7嘉年華,當然有主要撤回惡法的訴求,眾多不同單位同時也趁機提出為著港人、為著公義的訴求。我好想高喊給不知情的人知道,在你不完全了解的時候,不要醜化在街上的港人,和誤解他們的意願,他們不僅是年輕人,也有來自不同階層,不需收錢,反而付出寶貴的時間去表達,在無希望的情況下幫香港一把的市民。

昨天七一遊行。

在遊行中,見到去政總的和立法局的交界出現分流,氣氛都開始不同。學生們在橋上厲聲高呼上來支持他們。但很多人都卻步,包括我自己。我們不能夠完全明白激進的一群年輕人,但肯定的是,此刻我們做不到什麼去幫他們,既然如此,我想我們沈默不批評他們,且為他們切切禱告是唯一可以做的了。他們是用暴力、搞破壞,另我們失望、憤怒、徹夜不眠,但當知道他們全部離場無人流血時,我們感謝主聽禱告,不給惡者在此刻得逞。

以前我會覺得凡是不和平,有礙他人生活的是不應該支持的,現在我仍然是這樣想,因為無論如何大家要尊重包容不同意見,與不同己見、自己不合意的人和事是共存,但是我也會開始同情生於這個特殊年代、地點和長大的年輕人,無數的我們昨天是在和平遊行之後回去繼續自己既有的工作和生活,但選擇激進的年輕人為何不能像我們一樣?他們可能是不理解,甚至覺得絕望,無出路,才選擇如此下策,他們或是缺乏深思,破壞了港人在6/9、6/12、6/16取得的短暫勝利。但我開始明白和親身看到是這個虛偽、龜縮的政府做成這群少數激進示威者的憤怒。

是什麼迫使他們走到這一步?我覺得我們幫助不到他們的此刻,應該全面的了解整件事的遠因和近因,而不是批評,更不是隔岸觀火,或落井下石。

請留意,據報導裡面的人數是幾百名學生,昨天有數以十萬計計參加和平遊行的市民是選擇完成和平示威。灣仔金鐘中環一帶不怕政治不正確的商場商鋪仍然打開門戶給遊行市民方便,在金鐘太古廣場內見到商場內十居其九的黑衣遊行人士,但仍然可以看到穿便服逛街購物的人士,繼續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態度,這就是香港的美麗。

這個政府十份不濟,是他們迫使市民上街,但他們的背後是什麼?誰要他不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