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白宮貿易顧問淡化對華為鬆綁 評論員章家敦:這是一個錯誤


中美元首峰會後,美國批准企業向華為出售設備。美聯社資料圖片

《美國之音》報道,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周二淡化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華為作出的讓步,「基本上,我們所做的是允許對華為出售較低水平的技術產品,它們不會影響到國家安全。華為仍在實體名單上。但重要的是,中國也給了我們一些東西,他們承諾了立即購買大量農產品」。

特朗普上周六在大阪G20峰會期間,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習會面後宣布,應習近平的要求,放寬對華為的限制,允許美國公司向華為出售「不違反國家安全問題的設備」。

報道引述納瓦羅周二接受美國CNBC電視台訪問時表示,放鬆美國企業對華為出售芯片,和美國的5G政策是兩回事。他說,賣芯片給華為,「從總體來看是很小的。而5G,為5G而奮鬥,特朗普總統為美國領導5G做了保證,幫助像Nokia和Ericsson這樣的歐洲公司,將為這個進程做出貢獻。所以5G是大事,賣一些芯片不是」。

納瓦羅重申美國在5G上的立場,「我們必須非常明確,我們要跟盟國密切合作,保證這些國家不使用華為的5G。但是同時,把少量低水平芯片賣給華為,維持系統運作,當你能把中國帶回談判桌,讓它承諾立即購買大量農產品,這不是壞事,讓我們看看他們能否做到」。

但美國研究機構蘭德(RAND)高級國際防務研究員希思對《美國之音》說,放鬆對華為的限制,跟特朗普要領導5G的保證是矛盾的。他說:「美國政府一直在敦促各種盟友和合作伙伴,限制他們對華為產品的使用。只要美國保持華為有安全問題這一立場,就沒問題。 但現在美國政府,由於特朗普總統的聲明要放寬對華為的限制,這就很難再保持對盟友和合作伙伴限制使用華為產品的壓力了。」

美國時事評論員、《中國即將崩潰》一書的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表示,特朗普為華為鬆綁是一個錯誤,「華為過去是威脅,現在仍然是威脅。我認為美國不應該給華為鬆綁。而且習近平在大阪G20之前公開提出要求,要我們為華為鬆綁。然後在會後他就從特朗普那裡得到了,特朗普為華為鬆綁了。因此,基本上我們是在告訴世界,中國決定了我們的國家安全」。

《美國之音》報道,章家敦認為賣芯片給華為和5G是兩件分不開的事情,「你無法把它們分開,說這跟國家安全有關,那跟國家無關,它們都跟我們的國家安全有關,因此,我認為這種解釋是沒有道理的」。

旅美政治經濟學者程曉農認為,5G是中國炒熱的話題,中國盜用美國的軍事技術和產品,對美國的國家安全要遠大於華為。程曉農說:「華為的5G是用新一代基站設備,取代舊的基站的一種技術而已,這種技術不是終端,不是以後不能升級了,美國還有所謂的6G,比它更高。而華為建基站需要的很多硬件也要從美國進口。所謂擔心華為主導世界5G,也不是說擔心美國的基站設備被華為取代,美國的基站並不好,訊號也有強有弱,這是美國電話公司的選擇,它們不願意花那麼多錢去建那麼多基站。從這個角度去看,直接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並沒有那麼大」。他說,美國是把華為當作槓杆,解決中美談判的核心問題——知識產權問題。

《美國之音》稱,被外界視為特朗普身邊鷹派人物的納瓦羅,形容中美元首會議再次展現兩位領導人的私人關係,「我認為,這次會晤的重要性,在於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之間密切的個人關係」。

對此,章家敦認為,談論這種私人關係是不恰當的,「北韓和中國都是極端無情的,他們極為實用,他們只做對他們自己國家利益有用的事情,這些國家的領導人對我們的領導人有什麼感受實在無所謂。他們也許很喜歡你,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會對美國好」。

程曉農則認為,這是特朗普讓習近平回到談判桌的策略,「只有在特朗普一而再、再而三為中國提供談判機會,用好話把習近平請到桌上來。談完了以後,才能夠顯示出來到底中國的真實態度是什麼」。

納瓦羅說,美國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是保持談判在軌道上的保險(insurance policy),也是我們對中國掠奪進行的防禦」。他重申美國對中國結構性改變的要求,「我們知道他們盜竊我們的知識產權,他們強迫技術轉讓,不讓我們的產品進入他們的市場,這是我們在應對的結構問題,這不僅為了美國,也是為了全世界,我們要讓中國達到與國際貿易規則一致的地步」。

納瓦羅表示,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正與中方閉門談判,談判「正朝著非常好的方向」前進。他說:「我們有一個計劃,大家要耐心,正如總統說的,他要做到這一點,這些事情需要時間,而這個協議比任何我們談判過的協議,包括美國跟墨西哥、加拿大的協議複雜得多,是我們做過的最複雜最聰明的協議。」

但是,章家敦對貿易談判前景不抱希望,「我看不到會有任何協議,如果有的話也不會維持多久。美中之間存在著根本分歧,我認為中國現在沒準備要真誠地跟美國進行貿易談判,我看不到任何持久的方案,即便他們能達成一個協議,也不會持久。我看不到美中之間能建立起一個持久的貿易關係」。

章家敦說,特朗普政府內仍有堅持立場的官員,也有想跟中國談成協議的官員,「他們願意忽略中國的所作所為」。他說,5月初當中國交回協議草案,反悔已經作出的承諾,「震驚特朗普政府」,因為「他們發現中國在談判中並沒有誠意,或者中國根本就沒準備好談判,中國內部有太多的政治矛盾,習近平沒有能力(not in the position)達成協議。因此,當你把所有這些放在一起,我肯定,比如財政部長姆欽還是想跟中國有一個協議,但是我肯定,他現在也比較為難了」。

程曉農認為,特朗普把習近平拉回談判桌的策略是不會輸的,「因為你要證明中國是破壞規則、制定只讓中國受惠的規則,要證明這點就要靠談判,靠談判失敗來證明這一點。如果談判成功了,證明中國願意遵守國際規則;談判失敗了,則證明中國確實在準備改造世界的經貿體系,把它變成一個對中國完全有利、對其它國家有害的規則體系」。

程曉農說,上一輪談判談到九成以後中國反悔,「是中國說『不』的開始」。他說,中國實際上已經在過去7、8年中改變了基本方針,「從rule taker(規則接受者)變成了rule breaker(規則破壞者), 或者是rule maker(規則制定者)」。

他說,中國用利益槓杆作為談判手段,「誰給我好處,我就給誰好處、給誰訂單,如果誰不給好處,我就用利益懲罰給對方施加壓力。大部分國家都認可這套了。這就是為什麼談到今天為止,中國違背世貿組織承諾這條沒了,中國不談了。所以我說中美談判早就翻篇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