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民調不能問「林鄭會否落地獄」? 鍾庭耀:又唔可以咁講!可以咁問……


鍾庭耀博士離開港大之後,「港大民意研究計劃」亦開始轉為「香港民意研究所」獨立運作,然而,起動基金需要600萬,但七月前只得兩萬,七一之後,累計達到115萬,距離達標仍然有很長的一段路。

我們要問,想不想香港繼續有高水平的民意調查?

我們要問,民意調查對香港重不重要?

鍾庭耀在《晴朗》如是說:

現時社會比較動盪,很想知道市民想法,這不單止政府應該知道,市民們互相都想知道。譬如逃犯條例,很多人走出來,大家是抱著甚麼心態?當中有一些盲點,例如眾多訴求中,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用比較科學的方法,究竟有幾多人有這個訴求?現時並沒有民意數據支持。
對我來說,記憶猶新,就是八九六四。當時的中國和現時的中國,都沒有民意研究機制,當大家估下估下的時候,有幾多民怨民憤,你不知道,但一有觸發點就傳得好快,爆發之後,再做任何調查都太遲。

說得對!回看修例的過程,政府不斷強調「主流民意」支持修例,但理據何在?政府內部有否做民調?加上現時已經沒有「中央政策組」(CPU)。

鍾庭耀即時回應一句「有(CPU)都唔代表做得啱!」首先,當政府說有「主流民意」支持修例,但我們未能看到有關數據。再者,在修例較早時間,「港大民研」亦有做調查,但並未看到「主流民意」支持修例,我們看到的是,不少人反對,支持亦只有三分一。

鍾庭耀進一步演繹「主流民意」:

可能政府的理解是「社會某一階層的主流」,甚至是立法會內數人頭計,大部分支持就算是「主流」吧!如果政府這樣解釋,我們就明白,這是一個功能性的主流。

節目中,有聽眾傳短訊過來,稱如果鍾庭耀肯就「林鄭會否落地獄」,他/她就願意捐12000元!(因為獨立運作後,民調一條問題需要12000元)當時,我們心裡只覺得這位聽眾「發晦氣」,應該不能問這條問題吧!怎料鍾庭耀竟說:

又唔可以咁講!我們會將題目(專業化?)……例如「你希望林鄭來生會怎樣?」應該同時給予選項,包括「可否讓她上天堂?」、「可否讓她落地獄」、「可否讓她懺悔」?我明白,有時候有些問題是感情宣洩,但放於調查的時候,不應該用來幫你鬧人,但當社會有這種情緒,透過比較科學的調查,你會看到一個切面,給你新的啟示!

當然,民意調查不應拿來作人身攻擊,但鍾庭耀說,當廣泛市民心裡有個結,為何我們不可以用一方式去研究?

我們再問以上的兩個問題:

想不想香港繼續有高水平的民意調查?

民意調查對香港重不重要?

如果有興趣捐助鍾庭耀成立嘅香港民意研究所,有以下三個方法:

1)去網站https://www.pori.hk/捐款,可以用信用卡或者 PayPal

2)寄支票去香港民意研究所,地址:「香港數碼港道100號數碼港2座12樓1205至1208室Smart-Space 2」。支票抬頭寫「香港民意研究所」

3)如捐款超過一萬元又唔想俾中介收手續費,寄電郵去[email protected] 香港民意研究所會俾個銀行戶口你。

如果想俾錢調查自己草擬嘅題目,每題$12,000,請等多一日,香港民研正在建立平台,接收題目。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