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最卑微的易地而處


【撰文:梁麗幗】

作為政府一方,創建一個二元、處處以批判出發的世界很容易,因為所有的傳統訊息媒介盡在他們掌控之下。而步驟則不外乎聯合利益相近的人,然後群起攻訐異見者。要是二元對立還不夠明顯,嘗試做些事情激化對方,令對方無法維持優雅的身段,如是者,便勝利在望,因為那些本來中立的人,看見異見者按捺不住,便很容易加入政府一方,一同指責異見者的行為方式如何有失斯文,此時理念上的東西也便無關痛癢。

在香港的這場角力,在五年前,甚或再早的五年前,其實異見的一方,一直都處在下風。因為當權的一方,把上述的把戲掌握得恰到好處。6.9晚上十一時許的一份「態度照舊」的聲明、之後多次言之無物的記者招待會、七一晚守了立會一整天,夜幕降臨忽然消失無蹤,讓立法會中門大開的警察,太多的不能言喻、無法解釋。

七一晚,示威者進入了立法會,裡面的東西在鏡頭前都能看得到。他們在會議廳中用油漆塗黑了區徽,亦有在牆上用噴漆塗上「官逼民反」、「反送中」,也有破壞前立會主席范徐麗泰及現任主席梁君彥的畫像。但同時他們也努力互相監察,不讓同行者對立會圖書館、藝術擺設進行絲毫破壞;他們從立法會餐廳的汽水櫃取走汽水,也刻意寫上「我們不是賊人」,然後在下面的筲箕,是他們留下的那些白花花的銀紙,不乏多張百元紙幣。然後,過百名示威者在離開立法會會議廳之後冒險折返,抬走堅決留下的四位同伴。

我們是誰,就是由我們所做的事合起來作定義。我們可以質疑七一闖進立會不是好時機,但他們是誰,絕不是「暴力」二字可以簡而概之。

我有一位素來「務實」,對民生議題相當關心,如果偏要用顏色來分,該屬淺藍的朋友,6月中對反送中示威態度一度軟化,七一夜卻忍不住質問我「唔係應該由示威人士阻止佢哋衝?」、「如果你係唔認同呢樣行為,作為你自己,一個最相信法治的人……」。我其實心裡面很慶幸他來找我談這些,而不是如很多反對衝擊立會行為的人們那般,直接在網絡上開火發洩,然後失掉機會討論。他的論點我也很是明白,例如七一夜的行動會讓立法會無法開會,排在財委會議程第一項的數所醫院重建工程以及擴建計劃,眼看便要延期。而官逼民反的論調,他是不為所動的,因為那並不務實。

但我還是斗膽請各位明白,闖進立法會的人,有法律系畢業生、有博士生,他們也絕並魯莽之人,他們先是有視死如歸的勇氣,再者他們的政治覺醒是五年前,甚至十年前,而這五年來,十年來,他們一直在無力感中匍匐而行,因為他們太早已看透制度中的不公,他們也目睹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他們想起讀過的法國大革命時的網球場宣言。他們的務實不在於要在香港買一層房子,儘管以他們的能力,大概比我和我的這位朋友都能更快「上車」。但他們的務實不是如此,他們的務實是在制度內能做的都試過後,就要在制度外試覓出路。而這過程中,的確令立法會未來兩星期不能開會,可能在本立會年度都不可能通過一些惠民的撥款,我斗膽代這些友伴致歉,但我同時也感慨我們已經不可以走回頭路,在人心思變,已經無法忍受制度不公的年代,小恩小惠已經不可能平息民憤。我們可以認為七一晚不是最好的時機,甚至可以認為那超越了法律可接受的公民抗命,但易地而處,我真的明白他們,我也真的欣賞他們有勇氣去衝鋒陷陣,他們押上的前途,價值尤不菲。

七一當日百忙未能抽空與泛民緊急見面的行政長官,七月二日凌晨四時也還不睡,為著急於在記者跟前譴責闖入立法會的群眾。她也讚揚那些和平遊行的人,那麼,未知她又何以對遊行的人要求她下台、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於6.12所使用的武力等要求隻字不提?不知務實的朋友們是否也認為我們只能看開一點,反正已成過去,莫要追究呢?而他們對政府,又是否寬容至此,以至於與對異見的嚴苛成鮮明對比?

台灣示威者2014年佔領立法院。照片來源:王金平Facebook

最後我想引王金平七一晚上在Facebook的一段話作結:

太陽花運動佔領台灣立法院的時候,我時任立法院長,彼時我不分黨派,只希望雙方能就正確議題及論點,好好溝通,不論是雙邊政黨,我終無偏袒,藍營的委員指責我不願意動用警察權,綠營的委員指責我不尊重民意,當時我徹夜難眠,夜夜焦心終瘁。
 
但在我秉持和諧才是最大的公約數這樣的理念之下,所有錯誤的宣讀我們暫且按下,這些衝撞的手段我並不鼓勵,但為了愛國家、土地、人民的情感,我都尊重並疼惜,於是在這樣的氛圍下,太陽花運動終告暫歇。 現在香港立法會已經被佔領,希望香港政府以及中國大陸能有智慧及同胞愛,一樣的去處理這樣的事件,夜深了,我也跟你們一樣還沒睡。
是念,並且始終關心跟祝福,這些孩子們。

他說出這番話,可能不是由衷之言,可能只是政客為了選票所為,但連這樣一番話都說不出來的,卻不可能是一位政治家。

我們生而為人,有很多東西是非黑白都無法清清楚楚,因為我們的世界不是弱肉強食,也不該如此定對錯。如今誰踏出一步,說自己體諒卻不能認同七一晚在立法會的行動,縱然已經可能要受千夫指責為「護短」,但顧盼在七一晚上走在最前的人所思所想,卻遺憾地,始終未能完整地為他們陳情。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