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七一立會事件有感


七一示威者衝擊立法會事件眾說紛紜,有人說他們是黑社會是「鬼」,有人批評他們有勇無謀,費解行動目的,亦有人指責他們白費了過去69、612百萬人和平遊行的努力,給當權者招來暴力鎮壓的理由,害得人民自由日趨箝制⋯⋯筆者大膽推斷:發表上述看法的人大多沒有親臨現場,接收運動的第一手資訊,否則,儘管不大同意衝擊立法會,也會堅定不移站在弱勢那方,對前線鬥士多一份尊重,及為其赤子之心動容,甚至羞愧。

黃思銘攝

(一)衝立會有咩用? 

初心未變,目標依舊。四大訴求屢屢不獲回應,三位義士更為此賠上寶貴的生命,沾滿鮮血的港共政權卻面不改容,仍然視民意如糞土,視人命如草芥,因此民眾無何奈何,採取更激進的行動向林鄭施壓,迫使港共跪於人民的權杖下,落實訴求,亦盼國際焦點凝聚在香港裡頭,外國輿論再次聲援抗爭者那方。

(二)年輕人做事衝動,不顧後果,因參與抗爭坐牢十年值得嗎?若果導致六四重臨,理智嗎?

政府理應是人民的政府,高官理應是人民的公僕,而不是剝奪市民通過示威集會,表達對時政不滿權利的始作俑者。持理念一致的同路人理應槍口對一,指向港共政權,而不是指責悍衛基本人權、爭取民主自由的鬥士。

年輕人擁有自由意志,有足夠智慧明暸行動後果,仍選擇賠上大好前途和置性命於危險之地,全因他們很愛很愛香港,不想目見家園摧殘而袖手旁觀,走投無路之際才鋌而走險,此乃官逼民反,社會和政府應深切反思何解迫使年輕人走上絕路。

年輕人較一般「大人」更積極參與前線抗爭,其一原因是他們仍抱有求學明理時,堅持追求公義的「純」氣,仿效孔孟的捨生取義、知識分子魯迅以諷刺時弊為己任;而不少「大人」早已成家立室,有家庭負擔,或處於陳健波口中所說的「收成期」,成為既得利益者,抗爭成本大,更不願走上前線。

此外,年輕人的出生環境較上一代人物質條件豐富,除了想吃好玩好,亦渴望更多政治話語權,而且,社會不公,向上流動較昔日困難,如貧富懸殊、樓價高企、每天放任150單程證人士輸港、言論空間日益收窄⋯⋯自然轉向街頭抗爭還政於民,建立更公平的社會,安居樂業。

衝擊立法會的年輕人不是暴徒,而是香港的希望。他們勇於在白色恐怖籠罩的空氣中,大聲表達訴求,而不是作懦弱的噤聲,間接維穩。試問暴徒會選擇性噴黑立法會主席畫像、放下金錢才取汽水,還貼告示提醒不要破壞文物嗎?這絕對與630撐警大會的暴民見人就打,敵友不分的攻擊大公報記者有天壤之別。

回歸後的歷任立法會主席的肖像被破壞,只有回歸前的兩位立法局主席施偉賢和黃宏發肖像安好。黃思銘攝

懇請港共盡快正面回應和落實四大訴求,否則更多的激進抗争運動陸續有來。戰士的手腳儘被綑綁,但不能困住人的自由意志,趁港人尚未對政府完全失望,如孫中山般認為推翻當今政權是唯一出路時,急請政府懸崖勒馬,對比建立臨時政府、找老美協助扶植親美反中政權等等,是次衝擊行動已是極之溫和,充其量只是騷亂,至少現時仍承認港共政權,仍於有名無實的「一國兩制」下爭取民主自由。若果政府仍一意孤行,漠視民意,last resort真革命是可預見的事情。

「生,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生而取義者也。」特此感激義士的付出和努力,共勉之。我們務必死在暴政的後頭,盡見其惡的下場。

附註︰若果喜歡筆者文章,歡迎親臨Medium clap、讚好及分享FB專頁,謝謝支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