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被示威青年罵「左膠、政棍」 張超雄:我係Out !


近日多個反送中抗議行動現場,都見到62歲的張超雄身影,但他卻被一些示威青年斥責是「政棍」、「左膠」、「難民之父」,甚至要求他離開。張超雄承認,他與年輕一代有鴻溝:「我的確很Out,係老一輩嘅泛民Old Seafood。」他指,會接受批評,「成個抗爭出發點一致,唔會計較呢啲嘢。」

張超雄出任立法會議員多年,明年立法會選舉他將退下,不會排第一出選。他自言「從來都係幫弱勢」,經常為新移民、難民等弱勢社群爭取權益,卻與近年的本土氣候出現矛盾。在近日的反修例風波中,張超雄有份發起社福界反送中大罷工,他於6月21日包圍警察總部行動時,呼籲示威者讓警車先離開卻被指罵。7月1日,示威者在立法會外撞玻璃,張上前阻擋時,被人拖走並遭批評「阻住晒」。

張超雄是和理非的icon,面對抗爭新一代,議員、社工、左翼,又如何?

七一下午示威者撞立法會玻璃時,張超雄(右二)和郭家麒(右一)、胡志偉(左一)、尹兆堅(左二)一度擋着。鄭靖而攝

張超雄記得,七一下午他在立法會大樓,知道入口處有人撞玻璃,便立刻落樓阻止,擋在玻璃門前,呼籲示威者不要衝擊。有人對他呼喊:「100萬人出嚟,200萬人出嚟,300萬人出嚟都冇用啦。」、「你唔好阻住晒。」示威者不斷用鐵籠車來回撞擊,張超雄和數名議員一度阻擋,張憶述:「佢哋好用力,將議員逐個拉走,我都出盡力。」後來有人用力將他拖至群眾身後,當時他情緒激動,一邊哭一邊大叫:「唔好咁樣啦,我哋唔係暴徒,唔好俾佢哋有藉口講。」

他有感,當日的示威者是希望為6.12被捕者討回公道,但卻在做相反的事情。但示威者沒有聽從他的勸告,只以「我哋都預咗」回應被捕風險。張說,當日背部曾經扭傷,去到最後已經用盡全力。

張超雄曾質疑,當日立法會沒有會議,「衝嚟做咩?」他覺得,行動需要有具體目標,衝擊立法會對整個運動來說並不理想,「點都失分」。但示威者沒有理會他的勸告,把他拉走,他形容,當時示威者「整體嘅意志都好強」,「而我就好悲憤、悲哀、擔心,驚佢哋後果好嚴重,但又咩都做唔到。」

6.12之後,張超雄繼續以和理非方式發聲。張超雄Facebook圖片

對於有示威者責備民主派議員阻擋他們,他感到無奈:「我好想佢哋知道,我哋唔想佢哋受傷,但佢哋唔理,我又阻止唔到,好無助,無晒力量去做。」他表示,某程度上知道示威者很絕望,明白他們不是想用暴力的人,希望他們明白「我幾時都會同佢哋一齊」,指如果下次有類似的衝突,他的立場一樣,態度不會轉變。

當晚,示威者衝入立法會會議廳後,張超雄也在場,他向傳媒質疑警方的做法:「警方要清場的話,多大場面都清到,竟然不斷退縮,最後在立法會擺『空城計』,引大家入來,撞甚麼都不理你,任你喜歡怎樣就怎樣。這個景象是警方特地『放水』造成。」他這番話,翌日備受建制派及撐警陣營批評,警方連日反駁「空城計」論。

做議員最緊要,抵得鬧。

採訪社福新聞多年的記者,不少人都欣賞張超雄這位博士和註冊社工,對弱勢社群的關注,經常為被主流社會忽視的一群發聲。但本土思潮興起之後,新一代青年卻批評張超雄是「左膠」、「政棍」,指他浪費香港資源幫助新移民和難民,揶揄他是「難民之父」。

面對這些說法,張超雄承認他與年輕一代有鴻溝,知道不少青年,都覺得他是「老一輩嘅泛民Old Seafood」,又承認他和年輕人相比較為守舊,指自己的確很「Out(落伍)」,會盡量緊貼資訊。張表示,聽到批評時難免會難受、矛盾,但他會盡量做好自己。張超雄認為,不少批評都是基於對他的誤解,他憶述,有次被年輕人指罵時,盡量向年輕人解釋,而對方亦願意接受。他亦表示,不會介意批評,「我唔需要大家認識我,而且成個抗爭出發點一致,唔會計較呢啲嘢。」 

3年前,曾有人冒張超雄與工黨名義掛「難民之父」橫額,諷刺他「致力為南亞難民提供援助」。張超雄Facebook 圖片

張超雄表示,今次《逃犯條例》修訂,「唔係佢哋出咗嚟,我哋喺議會都阻止唔到。」稱讚年輕人創造奇蹟,非常欣賞他們的想像力和創造力,帶來了有效的行動。同時,他認為不同人有不同崗位,要做不同的事。

他舉例,議員可以監察警方、保護示威者,這些只有他們可以做到,故不同崗位的人要互相合作,「和理非同勇武要互相配合先可以提升到個運動,帶到改變,唔會話邊方面好啲。」他覺得,現在社會已經變得更成熟,市民會考慮事件的來龍去脈,明白是政府多次不回應,令年輕人無路可走,才會發生衝擊事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