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港交所企業管治上的霉點


2018年春天,香港交易所大堂掛上了一件大型藝術品,以慶祝香港金融博物館開幕。這件裝置有腳有翼兼有魔幻燈光,職員戲稱為無頭龍、飛天蜈蚣、變色龍……這件耗費數百萬元的藝術品,卻在數天後突然消失了。據說是因為壞了風水,風水師警告飛天蜈蚣若不除,必有損傷,而且會是高層人員。

 只在香港交易所大堂出現過幾天就消失的藝術裝置。

同樣的管理層,在維護港交所聲譽上,卻竟判若兩人。在處理針對其上市科高級職員的操守投訴時,卻竟然一再輕輕放下,直至廉署採取拘捕行動,家醜終於外傳。重創本港市場監管聲譽之餘,亦令人質疑港交所之企業管治能力。

廉政公署上周宣布拘捕行動時,指港交所上市部首次公開招股審查組一名前聯席主管,懷疑在兩間上市公司的上市申請審批過程中涉及貪污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據知情人士透露,被捕者是五月離任的楊金隆

照片來源:蘋果日報

對於楊金隆操守的質疑,在港交所內部並不是新聞。不同的消息人士透露,早於2016年,已有匿名信投訴他在處理創業板的申請上有操守問題。創業板上市申請無須上市委員會審批,上市科高管有權放行,楊金隆所管理的公開招股審查組,負責審閱招股文件,提出疑問。問多問少,問易問難自然影響上市審批過程。

港交所曾就此進行內部調查,最後表示查無實據。事件不單對他沒有絲毫影響,交易所更於今年一月宣布提升他至董事總經理。交易所內部和市場人士對此無不禁嘖嘖稱奇,因為楊金隆履歷普通,卻能夠在短短五年內由高級副總裁爬上董事總經理的職級,遷升速度如坐直升機。他在加入港交所前,在德意志銀行做了三年的細價股分析員,然後去了又在聯昌證券做了六個月股票經紀。

楊金隆升職後不久,第二封投訴信出現了。消息人士說,今次的信直接寄給港交所主席查史美倫及證監會,而且內容具體細緻。史美倫要求深入調查,楊金隆拒絕配合,並委聘律師代表自己處理調查,調查不得要領。

消息指出,五月底,港交所高層召見楊金隆,要求他主動交上辭職信,並即日離職。港交所發出的內部和對外通告,卻表示楊金隆請辭是要多點時間陪伴家人。

港交所發言人拒絕評論上述事件,亦拒絶披露交易所在收到操守投訴時之標準處理程序。

事發以來,港交所一再強調這是個別事件,不存在制度缺失。行政總裁李小加說:「再好的制度也不能保證完全沒有爛蘋果,有了爛蘋果,就要趕緊清除」。

然而今次市場所看到的不光是一兩個發黑發臭的蘋果,更不只是爬在上市審批制度上的蟲,還有港交所企業管治上的霉點。這些憂慮絶對不是在上市儀式後把記者拉到一旁,由管理人員講兩句就能夠平息的。

港交所董事會必須就此事進行獨立調查,以回應市場和公司內部人士提出的連串問題。上市審批機制是否有漏洞?初級審核部有近百五名職員,分成十多隊,隨機分派個別申請的審閱工作,為甚麼有人可以承諾某宗上市申請一定獲批?操守出現問題的就只有一個人嗎?

收到第一封投訴信後,港交所如何進行調查?調查工作由誰負責?何人決定查無實據?董事局對於投訴信的內容、調查範圍及結論是否知情?楊金隆升為董事總經理的決定由何人作出?基於甚麼理由?董事局是否知情?

收到第二封投訴信後,港交所進行了何種調查?調查結果為何?港交所因為甚麼原因而要求楊金隆馬上離職?何人作此決定?董事局是否知情?港交所內部部門在整件事上是否有被知會?又有何種角色?港交所在整個過程中是否有知會執法機構?若然沒有,為甚麼?

當然,港交所很大機會以廉署正在調查此事為推搪。但觀乎2003年中銀香港就17億元問題貸款之調查的先例,這種藉口難以服眾。

當年,由周正毅主理的上海地產公布其向中銀香港借款暗渡陳倉之操作,令市場嘩然,懷疑銀行中人貪污舞弊。當時周正毅及其妻子毛玉萍已分別被內地機關及廉署拘留調查,但在金融管理局的龐大壓力下,中銀香港還是成立了特別調查小組,成員除了全部獨立董事外,還加上英國金融監管局的退休高層作特別顧問。

銀行又外聘羅兵咸會計師事務所檢視其信貸審批、風險管理、企業管治及內部監控制度和執行,另由Moores Rowland審視該筆貸款之批核是否有違規。三個月後,報告全面公開,對銀行兩名高層予以嚴厲批評。

楊金隆事件,涉及香港股票市場的監管聲譽,政府不能繼續沉默,必須推動嚴肅並專業的獨立調查,才能挽回國際市場之信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