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號召老中青接力絕食控訴暴政 傳道人:好灰的話,不如先加入我們


 

《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示威衝突愈演愈烈,好些年輕人不惜以身犯險、視死如歸般抗爭。傳道人陳凱興憂慮反送中運動走向極端,或政府、示威者將運動推至更大的武力,或抗爭者感「好灰、想自殺」,遂發起絕食行動,冀緩衝武力升級、不再有人自尋短見,他說:「透過(絕食)受苦嘅歷程,讓而家傷心痛苦嘅人明白,有人係明白佢哋嘅感受。」他強調,絕食並非無底線,有義務醫護人員定期監測參與者的身體狀況,如果發現不適宜繼續絕食,行動便會終止。

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總幹事曾展國提醒,以絕食遏抑、拖延自殺,動機良好,惟發起人未必能控制所有參與者,均選擇有底線絕食,宜小心處理。

「好鄰舍北區教會」傳道人陳凱興周三(3日)早上10時開始絕食。吳婉英攝

反送中運動一波又一波抗爭,38歲的「好鄰舍北區教會」傳道人陳凱興一直密切關注及參與,早期在社區舉辦論壇、講座,6.9、6.12、6.16、7.1安排旅遊巴義載北區市民到遊行示威現場,更多次站在前線聲援示威者。本周三(3日),他在金鐘發起絕食行動及祈禱會,向政府提出4大訴求:撤回逃犯修訂條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回暴動罪、釋放及撤銷示威者控罪。

相關報道:【612催淚彈清場】重組圍困中信驚恐35分鐘 集會者:險窒息、人踩人 形同「集體謀殺」

陳凱興向眾新聞透露,七一立法會衝突,觸發他想到以絕食回應這場運動。他預料七一這一役後,政府與示威者或會將運動推至更大的武力,或令示威者走向極端,感到「好灰、想自殺」。陳凱興補充指,發起絕食行動是與信仰相關,「耶穌上十架,就係受苦、明白人嘅痛苦。作為信耶穌嘅人,就係透過(絕食)受苦嘅歷程,讓而家傷心痛苦嘅人明白,有人係明白佢哋嘅感受。」他隨即於翌日、2日處理行動文宣,3日早上10時正式展開絕食行動,其間會飲清水及寶礦力,絕食不設限期,直至政府回應訴求。

「我哋『用生命值硬接』(打機術語,意指以自身性命承受傷害),或者係消耗生命、損耗生命,以一個損害健康嘅舉動,來向公眾發出一個道德感召。希望gather到灰心嘅人、唔知仲有咩方法對政府作出控訴嘅人,因為遊行又做過、死諫又做過、衝突又做過,都唔掂,仲有冇其他嘅進路呢?我哋就想gather佢哋,(以絕食)做呢個控訴。」

絕食行動原以政總天橋為陣地,惟周二(2日)早上及下午,橋上均有人企跳,陳凱興遂將行動移師至橋下、海富中心對出的位置進行。23歲的Amy,是其中一名周二在政總天橋企跳的抗爭者,有市民發現即前去擁抱她,將她拉到安全的位置,並相擁痛哭。Amy隨後知悉附近有人發起絕食,便加入其中。她坦言對運動感到絕望,在橋上掙扎良久,雖然獲救,但至今仍未完全釋懷,惟她願意嘗試以絕食抗爭,並與陳凱興聊天,訴說心中疑惑。

陳凱興說:「我哋見住呢啲情況,更加覺得要再努力啲,畀人知道有呢個行動。既然諗住死,不如試埋我哋個方法。你咁負面,我哋一齊負面,一齊傷心,一齊燃燒生命,好過佢一秒鐘死去。」陳凱興當晚在Facebook發布絕食日誌,亦作此呼籲:「若你想自毀,可不可考慮加入我們的絕食行動?讓生命並非稍遜即逝,而是透過這受苦,控訴暴政,向世界說明我們的心志!」

陳凱興表示,初期只有他與一名教友自發絕食,自他在fb公布絕食行動後,不少人轉發消息,吸引不同人士相繼加入,截至周四(4日)共有7至8人參與絕食,年齡由16歲至73歲不等。他期望,老、中、青均能參與今次抗爭。

整個抗爭運動,有好多人話交畀年青人。但我嘅睇法係,有道德、有公民責任、追求公義公正嘅人,反對政府濫權、暴政嘅人,佢哋都應該走出嚟。話畀年青人聽,咩年紀嘅人都要走出嚟去撐 。

絕食行動海報提到:「歡迎各界參與,量力而為。」吳婉英攝

無限期、有底線絕食

除了絕食,陳凱興亦會帶領參與者禱告,分享詩歌。他強調,雖然行動是受苦、損害健康,但並非鼓吹自殘、受死,他引述《絕食宣言》指:「絕食行動並非自殘行動,而是社會運動抗爭行動。我們不想多失去一位同路人,亦不鼓吹自殘及自毀。」

陳凱興續指,杏林覺醒的醫護人員每日上下午恆常監察參與者的身體狀況,如果醫護人員認為個別參加者不適宜繼續絕食,該人便會終止行動,直至身體回復,才按意願重新加入絕食行動,行動以醫生的指示為標準。他鼓勵其他市民接力絕食,直至政府回應訴求才結束行動,「各人最重要係量力而為。」

七旬翁寄語年輕人:留番寶貴生命,繼續戰鬥

最年長的絕食者,是73歲的陳伯。他本身認識陳凱興,周三從社交媒體群組得悉陳發起絕食,當晚帶同毛筆、墨汁、紙皮等加入絕食行列,在現場展示親自書寫的「為民主、為公義」、「要抗爭!不要輕生!為公義絕食抗議!」、「盧偉聰知法犯法,暴力鎮壓市民!」標語。

陳伯是粉嶺馬屎埔居民,曾參與馬屎埔村收地抗爭。吳婉英攝

在反送中運動中,陳伯嘗試以不同方式參與抗爭,早前入稟就速龍小隊制服未有展示警號編號提出司法覆核。他寄語年輕人:「我哋抗爭,爭取應有權益,為公義,特別要注意,(即時)勝負係冇所謂嘅。喺抗爭路上,要珍惜生命,唔好咁易有輕生念頭,留得青山在,哪怕無柴燒。為公義,唔係一日、兩日做嘅事。所以我哋應該留返寶貴生命,繼續戰鬥,為公義、為自由,繼續去做,承傳落去。」

退休社工:和理非要提升層次

62歲的退休社工梁先生,一直認為和理非的抗爭方式才能達到目的,在七一立法會衝突後,開始思考自己有什麼可以做,「我哋和理非要提昇個層次,如果唔係,激進青年人會更激。」

「7月1號睇到好多青年人冒住被拉嘅危險,都去抗爭,係畀政府一路拖延,忍耐唔住,而政府冇任何方法處理。如果我哋繼續遊行,相信會有更多年輕人用更激烈嘅方法去抗爭,大鑊嘅就係有啲人不惜犧牲自己嘅性命去血諫,無論係用暴力抗爭或者血諫,對年青人都係好大損失,我作為父母,都唔希望見到呢個情況出現。」

Amy(右)為梁先生(左)量血壓。吳婉英攝

梁先生認為,運動的核心不僅是條例本身的問題,更反映年輕人對香港、中央政府、香港政府都無信心。「你嗌我哋香港點走落去呢?政府應該做啲嘢去解決青年嘅信心問題,而唔係譴責暴力。你譴責青年,即係將問題加深,唔係解決緊政府同青年之間嘅矛盾。我唔知點解林鄭睇唔到,或者佢睇到唔去處理。我覺得好弊囉,你想我哋香港點走落去呢?一方面嗌修補矛盾,另一方面製造矛盾;一方面話聆聽,另一方面就匿埋。究竟邊句先真?作為政府,點得到香港人信任呢?真係好困擾,我係一個老年人都咁困擾,更何況青年人更困擾。」

梁先生萌生絕食的念頭,認為絕食既不傷害人、不破壞社會秩序,亦能表達訴求,「如果愈來愈多人參加,對政府都係一個壓力。」他知道陳凱興已發起絕食後,隨即加入。「林鄭,我真係畀多次機會你,希望你真係聽,唔係淨係嗌人畀機會你,真係要做啲嘢。」

記者採訪期間,見不少市民向絕食者送上物資,包括血壓計、電池、退熱貼、水等。吳婉英攝

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宜小心處理絕食

以絕食對抗輕生念頭是否可行?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總幹事曾展國認為,視乎絕食程度,如有參與者打算絕食至死,仍然是以自殺作抗議,他並不贊成;但如果參與者在身體狀態未能承受時,願意接受急救、願意被送院,絕食則是自殺以外的另一種抗爭方式。

曾展國提醒,以絕食遏抑、拖延自殺,動機良好,但實際上仍有危險,發起人宜小心處理。「如果其他人同搞手一齊參與,而其他人未必係同一種諗法,係咪變相鼓勵用呢種方法達致一個抗爭目標?如果嗰個人唔係好似搞手咁諗,到頂唔住、暈低係可以送院,而係諗住你點都唔好理我,直至死,除非政府答允我哋嘅訴求。分別在於個搞手知唔知、控唔控制得到某人作咩選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