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警隊變成義氣之師?


6.12衝突後,4個警察職工會一致強烈反對就事件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認為此舉是針對當時執行任務的警務人員。警務處長盧偉聰強調警方在6.12事件的處事手法,包括首先發射足以致命的橡膠子彈和布袋彈,完全沒有問題。就像警隊職方一樣,盧偉聰認為任何對個別警員的投訴,可以按行之有效的現行機制處理。

我已為就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理由,與現行警方調查及監警會審議的投訴機制的不足之處,分別評論,不贅。今次我想談論由警務處長到前線警員都忿忿不平的問題:警隊變成政府與市民政治爭拗的磨心,而部分市民卻把對政府的不滿宣洩在有責任維護法紀的警員身上!

警方在七月二日凌晨施放催淚彈,驅散正在撤離立法會的示威者。周滿鏗攝

早於2014年爆發佔領行動後,我便撰文指出,政治問題需政治解決。政府驅使警隊維穩,不僅令警員變成磨心,亦會撕裂社會,製造撐警和仇警兩個對立陣營。這是因為在處理一般刑事罪行上,警察執法黑白分明,需要動用武力時,可按嚴格規定,適可而止。倘有伙記違法,警隊也會秉公處理。但在處理政治性質的衝突上,警方的處理手法(例如發放催淚彈)和個別警員制服兇徒的方式,都需要在專業判斷和情緒管理上取得平衡,而這當然存在出錯或過火的可能。當涉嫌使用過分武力的問題被揭發後,涉事的警員以至整個警隊便可能出現這種情緒:我們替政府做這項吃力不討好的苦差,即使有時逾規,政府和支持政府的人都應該撐我們。這其實是中國幾千年來,超越法治的「義氣」價值觀,體現在「關二哥」是黑白二道的共同偶像上!

在一般情況下,警員犯法,被法庭定罪,警隊不會鬧情緒,甚至會引以為鑑。但在2014佔領行動期間,七警打人被法庭定罪及判刑後,警隊開萬人大會,期間有人鬧法官,甚至爆粗口。在朱經緯案上,警隊上下同樣忿忿不平,而警方也沒有就此事向受害事主道歉。6.12衝突後,警方堅持這種「我們做磨心維護法紀,市民不應搞針對」的立場。在撐警大會上,支持者推打不撐警的議員和年輕人。他們是否覺得在場警員會維護他們?這種講義氣的氛圍,對警隊和香港都不是好事,下回續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