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兩宗舊新聞看獨立調查委員會成效


【撰文:高威】
一位三十年經驗現職記者

最近由大律師公會至知名藝人杜汶澤都公開發出呼籲,希望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 6.12 在立法會及政總外發生的嚴重警民衝突。

但政府一直拒絕。

雖然警方在眾新聞連續追問二十多日後,仍拒絕透露6.12那天,實際發射了多少發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等, 但從警方公佈的不完全數字,即150枚催淚彈、數發橡膠子彈,及約20發布袋彈來看,已可以肯定,這是上世紀六七年後,警方使用了最大數量涉及火藥武器的一次行動。

單單這點,相信公眾己有足夠理由,要確實知道6.12那天所發生事情的真像。

6.12市民包圍立法會及附近道路,阻止逃犯修訂條例直上大會二讀。警方以催淚彈、橡膠子彈和布袋彈驅散示威者。周滿鏗攝

「獨立調查委員會具法定權力,可以傳召證人和取證,是香港一直以來行之有效、用以調查社會事件的好方法。」這是梁振英在於2015決定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食水含鉛事件時所說。

如果不因人廢言,這正正是為6.12 事件,必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一個最佳論據及理由。

主權移交前後,政府都多次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是簡單追究責任,更重要是,弄清事件的來龍去脈,找出事件的成因,希望同類事件或悲劇,不會再次發生。

英治時,政府曾在不同年代,成立了兩個不同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對香港成為一個國際先進城市,起了重要作用。

一九八零年一月一個凌晨,一個由英國蘇格蘭來港加入警隊的年輕人麥樂倫(John MacLennan),在何文田警察督察宿舍內,用自己配槍,開五槍自殺。

由於接著的早上,麥樂倫會因涉嫌觸犯與一名姓劉的華裔男子進行粗獷性行為,即同性戀,而被拘捕。所以事件立即引起廣泛注意。

當時有傳言,麥樂倫曾因警務工作及個人性喜好而接觸了港府及警隊內高層的大量男同性戀活動的機密資料。而那時,法例規定,同性戀行為,不論當事人是否成年及自願,均屬犯法。所以港府及警隊高層為了醜聞不會外洩,決定殺人滅口。

同年3月,死因庭裁定,麥樂倫死因存疑,Open Verdict.

由蘇格蘭來港加入警隊的麥樂倫。網絡照片

 

那時,在香港一直為弱勢社群或不公義事件奔走和發聲的葉錫恩(Elsie Hume Elliot)立即認為,事有可疑,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商台英文清談節目主持人Aileen Bridgewater、麥樂倫死因庭的首席陪審員Tony Pannell亦隨即加入,支持葉錫恩的主張。

至五月,當時律政司 John Griffiths 發出新聞稿,指麥樂倫是自殺身亡。

事情由此進一步鬧大。除葉錫恩、Aileen Bridgewater、Tony Pannell 外,部分英國國會議員、英國本土報章及麥樂倫家屬亦要求港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他們不相信或傾向不相信麥樂倫死於自殺的其中一個最強烈原因是,基於手槍會發出後座力及人體承受傷害的狀況,麥樂倫自己開五槍殺死自己,是不可能的。

在強大民意及政治壓力下,港府在同年七月,同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由當時的華裔高等法院大法官楊鐵樑主持。

經年多聆訊,傳召過一百個證人,錄下共五十七份供詞,耗費二千萬元,至八一年發表報告,認定麥樂倫是一個同性戀者及是死於自殺。

認定麥樂倫是被謀殺或被設局迫他自殺的人,當然不滿意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結論。但由此,整個香港社會,特別是相對保守的華人社會,亦開始廣泛討論同性戀問題。因為一個沒有觸犯其他任何法例的年輕警員,僅僅是性傾向的不同,在私生活上,做了一些沒有傷害任何人或別人財產的行為,便要被迫走上絕路,這是否很不公平及過份嚴苛呢?

這討論越來越廣泛,並朝向是否整體社會,應該要更尊重個人選擇及自由的方向發展。社會開始形成同性戀非刑事化運動。

終於,在法律改革委員會建議下,一九九零年在立法局通過 「同性戀行為非刑事化」。香港在對個人權益的尊重,終於與國際其他先進地方看齊。而事緣大家都相信及同意,是因為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最終可以成立,而引發了社會討論。

到了一九九三年,剛踏入元旦,蘭桂坊有大批市民慶祝新年時,因過份擠擁,而發生人踩人慘劇,造成21死63傷。那時港督彭定康即在元旦當日早上,立即與布政司、律政司、保安司及警務處處長開會,會後立即宣布委任首席按察司包致金籌組獨立調查委員會,並限期在一月十八日或以前,作出中期報告,提出建議,以防在隨後的一月二十二日──大年三十晚,有大型活動時,再次發生人踩人慘劇。

調查期間,時任警方中區指揮官總警司 Justin Cunningham 表示,由於不想破壞當時節日氣氛, 所以刻意保持低調,沒有太多警員在現場出現,令發生慘劇時,警員沒有迅速趕到。

到了一月十一日,包致金大法官提交中期報告,報告內提到,雖然警方是出於好意,但現場人數眾多,不少人會飲得酩酊大醉,加上現場是斜坡及非常濕滑,所以沒有足夠警員做人群管理,是會令現場變成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

包致金大法官提出了六項建議,主要是要警方及有關部門除要對有大量群眾出現作準備外,事前要對市民加強宣傳及較育,並要安排醫療隊及民安隊支援。此外,由於慘劇發生時,有電台舉行活動,吸引了大批市民出席,所以以後發出相關牌照時,要更加慎重考慮。

最後,有議員提出,由於沒有通宵地鐵服務,令市民出席活動後,要趕搭尾班地鐵,而有可能引至人群互相推撞。所以,同年十二月開始,有大型活動時,地鐵會有通宵列車服務。

事後歷史證明,由於有這樣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作出公正的調查,令慘劇的發生原因得到最大程度展現,於是整個社會可以作出有效的改進措施,客觀上令再次發生慘劇的機會大減。

往後,香港每年都有不同類型的大型活動,例如煙花匯演、花車遊行,警方及各政府有關部門均嚴陣以待,令市民及來港旅遊的各國旅客,都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下,享受各種大型節日活動。

百多名示威者七一闖入立法會佔領三個小時,造成多處破壞。黃思銘攝

現在,6.12 嚴重警民衝突後,再發生7.1 市民打玻玻璃,衝入立會內,強烈表達意見;而截至今天,已經有四名市民因感近期發生的事情,而選擇結束生命。

如此種種,不同社會人士都向政府發出巨大呼籲,希望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我們是香港人,香港是我們每一個香港人的家,年輕人亦是我們香港人的未來。

我們香港人的家及香港人的年輕人都受到傷害,如果可以像過去般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找出我們受傷的原因,由此便極有可能定下相應防範措施,令我們香港人的家及世世代代香港的年輕人,不會再受到近三四個星期所受到的傷害。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