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今天,我們需要製造麻煩的人


【撰文:小鳥】
 
2019年的6月,有點像星移地轉,像一個一萬年才一次的宇宙結合,香港變了天。
 
也許是政治事件的巧合:中美貿易戰正處於如火如荼的狀態,六四事件三十週年紀念,G20 在六月底舉行……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偏偏要在這時趁熱鬧,製造一個香港前所未有的政治大危機——逃犯條例修訂所引發的連鎖事件,將香港推向崖邊。
 
但此舉得到的反效果相信林鄭自己和建制派都始料不及。之前多少天文數字的所謂基建工程,都閃閃縮縮或橫蠻強行一一通過,這條例修訂又何嘗不可?
 
偏偏上得山多終遇虎,在這個少有的世界場景下,林鄭和建制派終於hit 到tipping point,成功地得罪了二百多萬香港人,使香港問題暴露於世界眼前,使習總本來要打造的完美世界強人形象破了相。「香港不是中國」這句說話終於在天時地利人和的完美配合之下,登堂入室叫出國際舞台。
 
我不是説香港有二百萬人支持港獨,而「香港不是中國」本身也不一定表達港獨,更大程度大概只是身份認同,但二百萬人上街,香港人對中國和香港政府的不滿,顯然已到了否定他們的沸點。

林鄭這個爛攤子,相信已經為她的命運下了句號。她的陰險、邪惡、冷血、無能、失敗,在眾人眼中已經無所遁形。實在一點說,在世界仼何一處,若有近三成的人口要你下台,你的政權已經失去了管治能力,只有香港這個地方仍會讓你瑟縮於禮賓府之內。
 
但在今日的香港,林鄭月娥的命運比起香港人的命運根本就不足為道。這次事件中最為人所關注的有兩個群體:一是我們優秀但處於絕望的未來棟樑,二是失去理智與民為敵的警隊。

光芒四射的一代

這一個六月,我們看到年輕一代的勇氣和擔上重任的能力,一次又一次的令早幾代人汗顏和慚愧。一個沒有大台的大型抗爭,只有各自不斷的brainstorming ,出主意,所謂Be water,「兄弟爬山,各有各做」,本着「不受傷、不被捕、不篤灰、不割席」,「相信群眾智慧」這種形式,得到更大更廣的行動力量。事實上,這也體現了香港本土多元社會的特色,這一點正正打中政府一向看不到香港獨特之處這個要害,施政缺乏眼光,用以偏蓋全的方式去理解社會問題,以至完全離地,跟社會脫節。

年輕示威者七一晚上進佔立法會。美聯社

在我眼中,新世代已經降臨,雨傘是序幕,政府以為年青人看到雨傘領袖們和佔中九子都被關進獄牢,就會嚇怕,不再發聲,這又是一次誤判。政府不了解平等、公義、自由、民主、人權,這些文明社會價值觀在年青人的心目中佔了什麼地位,他們甚至視死如歸,也要悍衛這些不能用錢衡量的價值觀念,這就是社會進步。
 
若稍稍退後幾步去看這一個月,其實你看見政府和建制派根本手足無措,一套舊想法面對變幻莫測的新世代,更顯得他們的僵化和無能。
 
從年輕人如何實踐他們的理想,在這次抗爭中,特別是7.1 衝擊立法會一事上,我可以肯定香港的將來會是明亮的。我知道這一點未必人人同意。

但衝擊立法會所表現的象徵意義比一切都大,即是說這一步要做到的是在香港歷史上劃上一個印記。這一個毀壞的行動,是把「香港法治已死」形象化。能夠明白到象徵意義在抗爭和歴史上的重要性的人真的不多,願意用自己的性命和未來去換取一個歷史烙印是無比偉大和高瞻遠矚的行為。究竟是什麼把這一代錬成如此光芒四射?

衝擊時,沒有人理解,泛民議員苦苦哀求不要繼續以免前途盡毀,但他們的回應是什麼?他們說:「交俾我哋啦!」

對,「交俾我哋!」這一句深深的感動了我。或許這是交棒的時候了,他們知道他們在做甚麼,這是他們的決定,生命的決擇,即是說:他們即使犧牲了,但他們這一代會將香港放在他們的肩膀上面,對香港不離不棄,將香港帶往將來。

不過我們不能讓他們犧牲,若然棒交了給他們,保衛他們就是保衛香港。齊上齊落,不撤不散。香港就有希望。

墮落的警隊

警察在社會的角色是執行法律,維持治安。在這角度看,警察和抗爭者在角色上已然對立。抗爭者是因為社會不公而以身試法,公民抗命,為大眾的利益而犧牲自己,而警察是站在防止抗爭者「犯法」的對立方。

但要知道,這個對立和衝突不是一件壞事,而是健康的民主社會的必然。真正的衝突是抗爭者和掌權者,警察和抗爭者根本上只存在最基本的對立元素。
 
但我們觀察到的現在警察的表現,完全不是維持法治,他們挑釁示威者,撩動他們的情緒,製造機會讓他們「執法」。而執法手段完全是以暴力打壓手無寸鐵的示威者。

很多人在這一點上為警察辯護,說學生有磚塊,利器。不過在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被問及定性為暴動的理據時,他說的是,有五個暴徒。我們不知道該五人是否「暴徒」,但警察做的是什麼?一個十四歲女孩被三個全副武裝的警察狂打至頭破血流,拖行在地;警察用胡椒噴霧向着一個只是坐在公園旁的南亞人狂噴;警察在四野無人,毫無威脅的情況下向記者射催淚彈;一名教師右眼被橡膠子彈射中,血流披面;一位身患癌症,行動不便的老抗爭者被橡膠子彈擊中腹部;在中信大廈有許可証區域的市民被警察左右夾擊投射催淚彈彷如集體謀殺;所謂速龍部隊甚至刻意不帶委任證以及刻意除去制服上隊員編號……盡屬違法行為!簡單來說,警察變成了掌權者的兇器。
 
另一說:警察都是人,只是聽從命令,「可能」都有無奈;制服之下也是好父親、好丈夫、別人的兒子。不過我不能接受這樣的說法。

若果我們將行駛暴力的警隊人性化,為什麼我們要將抗爭者非人性化呢?而且正正因為警察這套制服,他們都是宣誓入伍要保護和服務所有市民,不是攻擊市民。警隊現正失去了一切值得市民尊重的理由:選擇性執法、不遵警察守則,對市民惡言相向,無理搜查路人,到醫院搜捕受傷示威者,辱罵記者,妨礙新聞自由……這些行為沒有資格擔任警察這個角色。

6.12警察以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對付示威者。

警察一向是一個群體,很少以個體自居,所謂blue wall of silence,互相包庇,所以一哥管理方式就是「維護警隊尊嚴」—— 他們永遠不認錯。這種警察文化若被利用為政治兇器,仇視市民,就等於暴政有形體地處於市民當中。
 
所以不要再想像制服以下其實也是一個香港人,這一個人在這個制度之下已經變了質,唯一可以得救的是那些有醒覺的願意打破這wall of silence,所以重整警隊是刻不容緩。
 
我們在這次抗爭中已經失去了四個年輕的生命,他們的去世,都是為了喚醒對香港還有情的人要保衛家園,認清事實,當每一次有人被政府愚惑時,可以想起有人因此付出了生命,不要輕易言信。
 
我想用剛在幾天前以死明志這女孩的遺言作為警醒。

不是民選的政府
是不會回應訴求的
香港需要的是革命

我們不會讓你們白白的犧牲。
共勉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