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導演歐文傑:我在年輕示威者身上學了很多


6月12日下午4時多,《十年》(方言)、《樹大招風》導演歐文傑身處金鐘:「當時全部係防暴,喺度放催涙彈,我好似突然被包圍咁,我已經高舉雙手,都俾防暴打咗一棍,佢望一望我,見我無反應,都呆一呆,我舉晒手,又無鬧佢呀。跟住我打斜角咁走,同時見到年輕示威者俾幾個防暴打緊,有個女仔跌低咗,朋友即刻扶起……」不說,還以為他在拍一場槍戰。

只要曾經身歷其境,就能體會歐文傑的感觸。

「第一次諗係咪有機會死」

那個早上,歐文傑清晨6點便來到政府總部:「有班人在唱聖詩,我企喺度聽,那畫面很有感受,都控制不到,眼淚係咁流,覺得香港好悲慘、淪落,點解會有班人要咁樣去唱聖詩。」他說早上很平靜,一心要在現場拍點錄像。

「大約兩點幾,遇到以前一個學生,佢同同學戴晒頭盔、眼罩,話好危險,仲俾個口罩我戴,無耐突然另一邊開始起哄。」他當時看不到前方情況,只是被人潮推著往前行:「一路行,去到橋底大台位,自己喺中間那排,後來聽到有個阿伯同班後生講話想行上前、等我嚟,班後生同佢講:『你唔好啦,你咁大年紀,你留喺後面啦,我哋喺前面得喇。』其實佢哋都好驚,但都擔心年紀大嗰啲有危險。」

歐文傑後來收到朋友短訊說在金鐘地鐵站,因為擔心她,打算行過去:「點知警察突然加速衝向前, 結果我變咗企喺第一排,突然被防暴包圍。」他說當時只戴著口罩,已收起手機,高舉雙手,警察都一棍打在他手臂:「嗰次係人生第一次諗,自己係咪有機會死。」他說,眼見不少示威者很年輕,而且只穿便服,身上沒有任何裝備:「警察係咁掟 (催涙彈) ,當時好多人喺現場呀,我最擔心係如果大家奔走,有人跌倒,然後人踩人。」警察呼喝叫示威者離開,有示威者把空的膠水樽掟向警察:「睇住佢哋咁,心諗警察係full gear (全副裝備),掟個水樽佢哋又唔會痛嘅,然後就見到警察用警棍打示威者……」

他見斜角有路,馬上離開現場,但之後一直無法消化當日的情緒:「我也只能顧住自己而走,幫唔到佢哋 (年輕人), 之後一路反思可以為佢哋做到啲乜。」這種無力的感覺,短短1個月,他前後經歷了三次。

歐文傑有份執導金像獎最佳電影《樹大招風》。樹大招風劇照

「唔想令佢哋覺得,得番自己一個」

歐文傑是在5月初接觸《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當時八十後浪 (社運組織) 想搵我拍條關於(修訂)《逃犯條例》嘅短片,大約 6、7月要出街。」他獲安排跟法政匯思的律師代表見面,以了解修例通過的影響 :「當時律師話能夠推倒呢條草案嘅機會率係低過一成,而通過修訂後,我哋都好大鑊。」

6月9日,他第一次參與反送中遊行 :「我係個導演,我唔想透過鏡頭,或者由第三者話俾我知件事係點樣發生,我想自己見到同感受到,想做一位見證者,見到唔公平嘅狀況,我就攞部手機拍低佢,希望做到某啲保護。」

百萬人上街後,政府當晚宣布如期在立法會二讀條例草案,留守的示威者不滿。翌日凌晨3點幾,歐文傑和友人在中環碼頭:「睇手機直播話有示威者喺立法會外面。我哋諗緊可以做咩,同埋搵方法行番去。」他說當時同行有位廿歲左右、在內地修讀法律的年輕人:「佢問我哋行番去做啲咩、有咩用,我話我都答唔到佢有咩用,只係我唔想令佢哋覺得,得番自己一個人。」

歐文傑吸了口氣,哽咽著說:「留守咁後嘅,都係好有理念,當佢哋覺得得番一個人時會好氣餒,呢樣係我僅有嘅能力。」

6月13日,歐文傑要到歐洲公幹,被警棍招呼了一記的手臂,瘀血在兩日後散出,手開始腫起來,回港診治時,醫生說警棍令他手骹移位觸及筋骨:「睇住好多示威者俾警察係咁打,都唔知佢哋有冇得到合適嘅治療。」7月1日晚上8時多,他參與遊行後,也來到立法會示威區外:「當時我前面有一對男女,大家都知入得去,我自己都唔敢入,但睇住佢哋入咗去。」

他回想著當時:「佢哋上街係咩原因?佢哋得到咩?佢哋俾警察打。入唔入去係要勇氣,如果告暴動罪,要坐好多年監。佢哋好清楚自己會有咩後果,佢哋都唔係去諗自己。你叫我去衝,我都唔敢呀。之前長毛講咗句:『我哋都年紀大喇!』我哋無資格講任何嘢,無資格話應該點做,因為佢哋根本就比我哋更有勇氣,更清楚知道應該點做。」歐文傑是80後,今年38歲。

「我哋都仲有顧慮。我只能同佢哋講,我哋嚟陪住佢哋啫,睇住佢哋。」他忍不住流下涙:「年輕一代好清晰 ,佢哋嗰種守護精神,嗰班細路女救人嗰種犧牲,同特首嗰種我唔會死㗎,我開個記招你嚟聽啦,係好大對比。」他說,七一那天是他見證香港變好的一天:「我對香港前景係樂觀嘅,因為正常嘅人應該都見到政府嘅醜陋,見到佢嘅惡行,已經無得再掩飾,市民無因為佢製造白色恐佈而退縮,反而大家係更堅定。」

「想像有個城市,(七一當天)有人衝擊緊,未知終點去邊,都有50幾萬人行出嚟,付出風險成本,但大家更齊心。」他看到的是人性的善良:「下一代很有希望,黑暗只係施政者。高官作惡,如果無令下一代(同樣)作惡,反而更有犧牲精神,唔係諗緊自己,咁咪更有希望囉,唔可以去blame 佢哋。」他認為,一個城市最難化解是心靈創傷,政府以武力對付年輕示威者,會讓他們記一世:「內心深處仲點再信政府、信警察?唔信當權者,對政府係好大警號。」經過這一戰,大家都更懂得擇善固執。

黑暗,只係施政者。

「你落台啦」

歐文傑坦言太太和朋友都對他的高調表示擔憂:「相比年輕示威者、相比那四位(輕生),就算可能失去好多工作機會 ,嗰啲又有咩咁重要?我哋唔係淨係諗自己得到乜,而應該係諗我哋仲可以付出啲乜呀?一個人食得幾多、著得幾多?唔想自己就過得好地地,但有好多人suffer 緊,班小朋友走去邊 ?」

「我寧願拍唔到《十年》,拍唔到《樹大招風》,寧願有一個好好嘅社會,寧願只做普通人,就算再多嘅作品,得到再多嘅榮耀,啲榮耀都唔係我嘅。而家個社會出現咗問題,如果我攞最佳電影,可以令社會關注番件事,呢個至係最重要嘅嘢。」他說,不是拍大製作才能算作拍電影:「但當年讀電影時,老師教落:做一個電影人前,先要做一個人;電影係個身份,人嘅價值至重要。」歐文傑2004年於香港演藝學院電影系畢業,先後憑《十年》及《樹大招風》兩度贏得金像獎最佳電影殊榮,憑《樹大招風》奪得最佳導演獎。

問歐文傑有甚麼跟特首林鄭月娥說,他答:「唔想同佢講嘢。落台啦!林鄭落台係好有象徵意義,係話俾未來嘅特首聽,你哋嘅施政唔可以淨係面向中央、面向1200個選委,係要面向香港人。林鄭管理香港,係四條人命、四個家庭,咁多傷痕,係全香港人一齊承受緊,所以唯一想同講,就只係:『你落台啦』。」

訪問完結,記者準備離去,歐文傑突然又紅著眼說:「我喺年輕示威者身上,學咗好多嘢。」過去月餘,相信不只歐導有這感觸。

歐文傑說,不是要拍到大製作,才能算作拍電影。

攝影:Lewis Wong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