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林鄭:沒前設下願與學生公開對話 學界重申條件:永不追究抗爭者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早見記者時說,願意與學生代表公開對話,但希望是在互相都沒有前設的情況下進行。她又提及施政新工作,包括:一:更好地掌握民心、民情、民意;二:全面改革諮詢模式,大幅改變青年發展委員會的組成和運作模式;三,制定政策的時候需要更審時度勢,反覆推敲,不應該以行政效率或者過分目標為本的取態進行;四:希望透過民間力量去建立一個具建設性、認受性、開放平等的對話平台,非由政府主導地去委任或找一些人加入。

9間大專院校學生會回應林鄭說法時指,大專學界已多次明確指出考慮見面的前設,一:永不追究6月9日及往後之反送中運動抗爭者,二:公開會面必須公平公開邀請廣大市民、各界別代表及傳媒出席。聲明指:「大專學界在此重申,若然林鄭政府未達成以上兩項條件,則絕無會面可能。林鄭政府一邊廂縱容警隊爪牙大規模搜捕及於7月7號對抗爭者濫施暴力,另一邊廂卻假仁假義地聲稱願意聆聽民意,其所作所為虛偽非常,令人心寒。我等提出之條件只為令雙方地位平等,否則,一切只會淪為公關表演。林鄭政府要求我等放棄兩大前設,實在痴心妄想,更顯其毫無誠意聆聽大眾訴求。」

大專學界重申,整個反送中運動並無大台,無人有權代表廣大市民,學界亦如是。民間的五大訴求清晰非常,若林鄭有意聆聽民意,須實現五大訴求:撤回逃犯條例、撤回暴動定義、撤回所有抗爭者控罪、追究警隊濫權、立即實行雙普選。

大專學界重申,已多次明確指出考慮跟林鄭見面的兩大前設。網上圖片

被問到今次反修例有數個年輕人以死控訴,有甚麼說話想對青年的家人說。林鄭表示:「對於有個別市民,無論是直接、間接因為這件事而做了一些傷害自己的行為,我們當然非常痛心。在過去這星期,我們接觸及動員了很多非政府機構提供一些輔導服務,希望把現時在香港社會瀰漫着的負面情緒盡力減低,尤其明日是一年一度的中學文憑會考放榜。我在此呼籲,無論作為校長、老師、家長,都要給我們的畢業生更大的支持,希望他們不要因為一次考試成績,或對自己有一些失望、一些沮喪而做出可能日後會影響他們的發展、亦令他們身邊人會很傷心的事情。我們會盡我們所能,無論在多元教育或在情緒輔導方面投入更多資源,為青年人解決他們的焦慮。」

林鄭今早發言說,《逃犯條例》「壽終正寢」卻沒提撤回、沒提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沒收回「暴動」字眼、拒絕特赦或不檢控示威者。她說:「我明白上述的回應未能夠充分滿足到示威人士或一些團體的要求;但我在此重申,這回應不是我個人的面子問題,而是作為特區政府,我們往往要考慮很多因素而作出一個平衡,然後作出決定。我認為上述的回應相對來說是切實可行,所以希望社會能夠理解,大家能夠放下爭議,回復平靜,給一個機會、一個空間予我和特區政府可以跟香港一起走出這困局,改善這現狀,亦希望能夠避免日後再次出現這些大型的抗爭行動。當然要走出這困局是需要大家努力,但特區政府和我本人是責無旁貸。」

林鄭提出以下五方面工作:
  
「第一,改革施政作風是需要聆聽更多方面、更廣泛的意見,更好地掌握民心、民情、民意。這工作已經由我本人開始,過去這星期我見了很多不同背景的人士,小心聆聽他們的意見。我的政治委任官員,包括司長、局長、副局長、政治助理,以至公務員同事都很願意按這新的施政作風,在他們的日常工作中多聽不同意見。至於行政會議在這一方面的角色,我與行政會議成員交流過,他們亦很願意加強行政會議成員在收集民意方面的功能,包括有些意見說日後是否應該每位行政會議成員都要負責接觸某一部分的群體,然後將他們的意見反映給行政長官知道,特別在要作一些重大政策決定的時候。
  
第二,我們目前有很多諮詢委員會,成立這些諮詢委員會正正都是為收集民意、集思廣益,但是恐怕已經追不上今日時代的要求,所以我們將會全面改革目前的諮詢模式,不能夠單一以一個政府委任成員進入諮詢委員會的方法做,是需要構建更多平等、互動、開放的平台,讓不同背景的持份者可以暢所欲言,我們亦可以吸納不同意見。在這一方面,特區政府將會檢視現行大部分委員會的工作範圍、委任模式,以吸納不同意見,特別是針對一個專注統籌青年工作的青年發展委員會,我認為是需要大幅改變它的組成和運作模式,這工作將會馬上展開。
  
第三,在7月1日的致辭,我說我們在制定政策的時候需要更審時度勢,反覆推敲,不應該以行政效率或者過分目標為本的取態進行,所以我已經要求各司長、局長重新審視他們具爭議性的政策措施,有需要的時候重新和市民商量,希望能夠爭取更大的社會共識或者支持,重建市民對政府的信任。
  
第四,我於7月1日提出,我會用不同途徑接觸不同背景的年輕人,聽他們的心聲,所以早前我主動接觸了兩間大學,中文大學和科技大學的校長,希望就應該如何安排聽他們的意見。我提出希望以小規模、私底下、大家可以很坦誠地交換意見的模式進行,但既然幾間大學的學生會對於這一種閉門模式都不贊成,亦反建議公開對話,我在此表示我願意去進行與學生代表的公開對話,但我希望這公開對話是在互相都沒有前設的情況下進行。我們會盡快聯絡有關的學生代表,希望能夠安排這個對話。
  
最後,從五年前的佔中到今日《逃犯條例》的修訂,我們看到市民的不滿其實是反映社會有一些深層次的問題。我可以在此很誠懇地說,我們不能夠亦不應該再視而不見這些深層次的問題,以為可以解決了一個危機,這些問題便會自動消失;反之,我們應該找出這些問題的癥結,對症下藥。近日,幾位大學校長、宗教領袖、社會賢達都向我提出一個看法,希望透過民間力量去建立一個具建設性、認受性、開放平等的對話平台,讓不同意見的人士,包括年輕人,可以放下紛爭,共同探索,理性地去協商,逐步解決社會上深層次的矛盾,為香港尋找出路。我認為這工作不單有助於緩和今日比較緊張的氣氛,亦可以修補社會撕裂。我認同這工作是有需要的,亦希望社會能夠盡快開展這工作,但由於我聽到的意見是民間主導,所以不應該由政府自己很主導地去委任或找一些人士加入這個開放平等的平台。有需要時,政府官員,包括我本人,都很樂意參與這個平台。與此同時,當這個平台在建立和溝通時,特區政府會繼續聚焦經濟、改善民生,為市民解決他們面對的困難。」

有記者詢問林鄭所指要解決2014年佔領運動至今的問題,是否指重啟政改,不久的將來會否有真正的普選。林鄭回應時沒有直接回應會否重啟政改,指她提及佔中和當前問題,並非記者所指的特定議題(指政改)。她重申,香港社會存在一些根深蒂固的問題,可能是經濟、民生、政治分歧,應該做的是先搵出根本問題,並找解決方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