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理性地看待警察的武力清場


【撰文:張海澎】
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兼任講師

在6月12日的示威抗議中,警察發射了胡椒噴霧、催淚彈、橡膠子彈等,以武力清場。警方的做法引起了許多人極大的憤慨,人們紛紛指責警察過度使用武力。要判斷警察是否濫用武力,可以有三種途徑:一是專業角度,這需要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二是對照外國的做法,看看西方民主國家在對付同類示威活動時所採取的手段。三是做思想實驗,這是本文將要重點論述的內容。

國際特赦組織的說法

獨立委員會尚未成立,國際特赦組織就於6月21日指控香港警方當天濫用武力,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得出這樣的結論,似乎有些草率。他們所舉的濫用武力的例子包括:對缺乏逃生路線的示威者使用催淚彈,向示威者頭部發射橡膠子彈,等等。然而,我們無法斷定警察是否刻意這樣做。就算是,也可能只是因為香港警察不夠專業,缺乏對付示威的經驗,不足以證明警方濫用武力。

某些鏡頭會加深人們對警方濫用武力的印象。例如,有一個外籍人士腳部受傷坐在路旁,一個警察對着他的臉猛噴胡椒噴霧。又如,一群警察圍毆倒在地上的示威者。但這也許只是個別警察的行為失控,也不足以證明警察濫用武力。在那種混亂的場合,個別警察或示威者行為失控在所難免,無須上綱上線。人們還指責警察所使用的武力超出了清場所需,例如那天竟發射了逾150枚催淚彈。然而,那天成千上萬的示威者一直佔據着道路,用鐵馬、路障等堵塞交通。我們很難斷定對於清場這個的目而言警察是否發射過多的催淚彈。

對照外國的做法

作為一個普通市民,我們無法從專業的角度判斷警察是否濫用武力,我們可以比較一下西方民主國家如何對付示威活動。在電視上我們看到,當發生示威或騷亂時,西方國家的警察常常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水槍等,並揮舞警棍驅散示威者,其做法與香港警察在6.12的驅散行動並無二致。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胡椒噴霧等,在國際上都是對付示威騷動的慣常的手段。

在6.12的清場行動中也沒有發生較嚴重的傷亡事件,但在西方同類的示威活動中傷亡事件並不罕見,示威者被警棍打得血流披面的情景更是司空見慣。在不久前法國發生的黃背心運動中,法國警察的鎮壓行動導致多人死亡、數百人受傷,有許多人傷勢還非常嚴重。誠然,香港示威者的暴力程度沒有歐美的示威者那麼激烈,但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須看到,香港警察對付示威者的手段也比歐美國家溫和得多。並不是說西方警察的做法都是對的,也不是要以此來證明香港警察沒有濫用武力。而是說,如果香港警察對付示威者的手段要比許多公認重視人權的國家溫和得多,你很難說香港警察過度使用武力。

兩個思想實驗

人們之所以覺得警察濫用武力,估計情感因素多於理性因素。我們都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同情示威者。因此,當警察用武力對付示威者時,自然就會覺得不應該,任何武力的使用我們都會覺得是過份的。

為了避免情感因素影響我們的理性判斷,讓我們做如下的思想實驗:設想6.12示威的訴求不是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而是某些我們所不贊成的條例。例如,因台灣所發生的謀殺事件,有人發起示威要求修訂逃犯條例。或者一群愛國人士為了國家安全,發起示威遊行要求通過23條立法。除了目的不同外,其他的一切與6.12所發生的情形都一模一樣。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會認為警察過度使用武力嗎?我相信很多人不會。許多人更有可能會譴責示威者為暴徒,甚至認為警察的手段過於溫和,應該用更強硬的手段對付這些暴徒。

或許有人會反對說,設 想示威者提出的訴求是我們所反對的,這種思想實驗未必公允。那就讓我們做一個較中立的思想實驗:設想6.12的示威發生在外國,我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示威。從電視上我們看到,示威者用鐵馬等路障阻斷道路,向警察扔磚頭、鐵枝等,警察向示威者發射胡椒噴霧、催淚彈、橡膠子彈等,情況就如6月12日在香港所發生的那樣。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會認為警察過度使用武力嗎?似乎不會。許多人可能會覺得這很正常,它正是我們經常在電視上看到的外國示威的場面。

如果在上述想像的情形中我們不能斷然肯定警察濫用武力,那麼在現實的6.12示威中說香港警察濫用武力,就不那麼有說服力了。我們譴責香港警察濫用武力,很可能是由於情感的原因,而非基於理性的判斷。

勿讓情感蒙蔽理性

從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到,我們沒有足夠的理由認為,在6.12的清場行動中警察過度使用武力。不是說警察一定沒有濫用武力,而是說作為一名普通市民,在缺乏有關知識以及專業調查數據的情況下,不要單憑表面印象就輕易得出警察濫用武力的結論。不要讓情感蒙蔽自己的理性,要冷靜、客觀地看問題。

目前,香港彌漫着一股非理性的仇警情緒。許多人在社交媒體上辱罵警察,發表仇警言論。6月21日,大批示威者包圍警察總署,扔雞蛋及破壞外牆。這種針對警察的行為是極端非理性的。我們必須明白,維持秩序是警察應有的職責,即使在武力清場的過程中警察確實過度使用武力,也只是他們在履行職責時沒有把握好尺度。這種尺度本來就不容易把握,在任何國家都一樣。我們沒有必要將怒氣發洩在警察身上。我們所針對的目標是逃犯條例,不是香港警察。

回應:理性分析 〈理性地看待警察的武力清場〉 一文|不妙花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