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新聞工作者尊嚴何在?


美聯社
多名記者在採訪警務處長記者會時,載上頭盔和穿上螢光記者背心,以抗議記者採訪多次被警察阻撓,甚至被開槍。美聯社

剛剛一個月,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遊行不斷。筆者看得最多的是新聞工作者受辱被打。新聞工作者冒着生命危險,不分晝夜,趕去現場報道真相,卻被警方阻止及喝罵。新聞自由被打壓,新聞工作者尊嚴何在?

新聞自由不進反退

筆者修讀傳媒中文寫作時,了解香港各報紙的政治立場和頭條取向,例如某些報紙偏幫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某些報紙親民主,選擇性報道。筆者修讀之年適逢亞視誤播江澤民死訊、李克強訪港阻撓記者採訪,這兩件事都是新聞自由受壓的例子:高層控制消息、警方打壓市民知情權。

筆者雖然不喜歡八卦新聞,但連市民基本知情權也沒有,實不是新聞工作者所為。筆者入行希望能改變現象,但不幸的是,香港的新聞自由不進則退。

早前香港記者協會形容過去一年的言論及新聞自由是1997年回歸後最差,筆者大感認同,在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中,為了報道示威情況被各方阻止。沒有記者證的記者,被警察阻撓下,不獲採訪。不過有記者證又如何?警方照樣驅趕記者,甚至一句「記你老母」回應。在警方眼中,記者是暴徒。

編者按:下述影片是警察於7月8日凌晨約0時30分於彌敦道清場時,在示威者寥寥可數、現場只有數十名記者和3名立法會議員情況下,仍持續以長盾推進,記者幾乎跌倒,險象橫生。

採訪示威者又如何?部分反修例的示威者,怕被警方「起底」,喝令記者刪去照片才能離去。部分的支持警察的示威者,將記者當是民主派,用粗言穢語辱罵,甚至肢體襲擊。新聞工作者為了報道事件,慘被各方人士辱罵,情何以堪?

高付出低糧出

最近一個月,記者為了報道《逃犯條例》動向,不惜犧牲個人時間、社交時間,甚至犧牲健康,每星期花足七日七夜去新聞現場,背後的編輯也全心全意地輔助,可說不辭勞苦。

有朋友曾經問筆者,新聞工作者經常「捱更抵夜」,甚少休假,甚至面對生命危險,為何收入不高?媒體公司只虧不賺,全港最大報紙的電子版更要做收費會員才能維持營運,更不用說其他小型媒體了,傳媒前景可說堪虞。

新聞工作者不為薪酬,只為公義,若果你沒有使命感,只想要高薪厚職長假期,新聞工作者絕不適合你。可是除了新聞工作者,誰來監察政府和權貴?他日香港只有官方喉舌時,市民定必後悔過往沒有堅守新聞自由,沒有尊重新聞工作者。

後記:筆者為了支持新聞自由,於七一遊行前來眾新聞的攤位買尊子設計的T恤(下圖),略盡綿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