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不應自首,更不應鳴金收兵


【撰文:不妙花生】
作者為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

近日看了兩篇文章,一篇呼籲港人鳴金收兵,一篇建議抗爭者自首。兩位作者看法,本花生相信大多數讀者是理解的,亦明白他們撰文不存歪念,一心只為大局著想。作為後輩,我們理應欣賞兩位先輩為港人導航的初心,認真看待他們的想法,並禮貌指出當中有否值得商榷之處。

王永平|衝擊立法會的抗爭者應否考慮自首?

示威者七月一日晚衝破立法會門閘,佔領議會三小時。黃思銘攝

王永平建議示威者自首,這建議是對的,但不是恰當的。作為人,我們有時候要做對的事。馬丁路德金當年感召年輕人「塞滿監獄」,今天看起來是非常成功,但歷史告訴我們,他的和平運動在其他不合作以至激進運動的配合下,黑人人權才逐漸得到國人重視。而前人的和平做法,亦感召了後人如戴耀廷等公民抗命,「和平佔中」後自首以成全法治及彰顯公義。作為港人,我們當然不能忘記他們付出,為今後社會抗爭運動埋下民主種子。但在今日時勢,我們更應反思,這種在法庭宣示理念的手法還能起多少作用?

運動不能只計較利害,但亦不能不計較利害。同一招不能用兩次,也所以在「和平佔中」發起人等自首後,我們見到的是就當前時勢而言更合適的安排,「去留肝膽兩崑崙」,最後梁天琦留港,黃台仰、李東昇在德國尋求庇護,三人在兩地繼續為理念奮鬥。而更值得留意的是,抗爭者選擇去留的原因亦有所轉變,佔中三子等人所重視的是違法達義、公民抗命的崇高精神;而梁天琦留下而兩人離港,除宣示理念外,亦是希望在付出較少無謂犠牲的同時,在國際社會面前控訴港府和中共政權。

然後讓我們看看王永平建議近日運動抗爭者「自首」的原因:

1. 他們可以在法庭上解釋違法(但沒有傷人)背後的悲情和理想,讓香港市民和全世界都看到為何他們要走上這條絕路。

2. 他們也可以乘機澄清有關外國勢力和幕後黑手等抹黑謠言。

3. 這個做法體現反送中是維護香港法治的精神,更會暴露對方的虛偽和無情,令抗爭行動在道德高地上持續下去。

4. 政府是否有意擺下引人犯罪的空城計,也會成為在法庭上須交代的關鍵。

佔中九子全部罪成,有被判即時入獄,有判緩刑,也有判社會服務令。美聯社

就1及3而言,佔中三子等人和天琦早就做了,根本無必要再有無謂犠牲。就2及4而言,按部份建制派所述,成立同時調查警方及抗爭者的委員會不就能辦妥?而且法庭亦從來不是辟謠之地,689和建制媒體由當年開始一直指控佔中有外國勢力介入,到今天也搬不出半點證據,他們還不是能繼續在報刊雜誌以至網絡平台大放厥詞?

今日的法庭,亦已不是當年法庭。曾經,我們這班守法公民還奢想香港「有險可守」,法庭會還抗爭者公義。但時至今日,連公民黨也不敢再貿然搬出這套說詞,無人可再漠視司法崩堤。在中共的高壓管治和無限釋法的進擊下,如果還有人以為這種「送頭」的做法是維護香港法治精神,只能說一句:太天真。你維護的,只是某黨以法治國下,無港人授權的惡法。

退五十步來說,即使有被起訴風險,普通抗爭者自首亦看不到如何能有利抗爭。大人物站出來,還能引起大眾注視。小人物自首,若不是能言善辯,不懂鼓舞人心,沒有堅定意志,實難有任何作為。以為自首可以喚醒更多港人?一廂情願。要醒的在612後,在200萬人上街的當天早就醒了。要叫醒裝睡的人,還不如留清白之身,向身邊人動之以情,說之以理,曉之以利害,日夜轟炸。

梁慕嫻|是時候「鳴金收兵」嗎?

再談收兵,區選這場仗當然要打,但它的勝負並不能對港府有效施壓。即使在DQ的陰霾下,泛民及本土各派還能逆轉形勢,也不過是能減慢赤化,而不能對症下藥。大灣區融合,惡法天天都多,今日阻了一條,明日還有千萬條。在死守同時,本應另謀他法,轉守為攻。也所以部份抗爭朋友亦已無視林鄭,直接要求重啟政改或落實「雙普選」。

而今日收兵,當然有部份市民會認為見「好」就收。但如此即等同至少放棄兩大訴求:「撤銷暴動定性」、「釋放示威者」,亦即視一眾為港人無私奉獻,以及將會被捕的示威者為棄子。梁慕嫻女士作為前地下共產黨員,理應了解共黨手段,明白它會如何清算抗爭者,而港府亦有前車可鑑。所以我們應該做的,並不是事後為示威者舉行追悼,而是在他們未死之時,堅持各種訴求,繼續向政府施壓以盡力迎救才對。

至於警權過大的問題,在佔中以至是次運動均未有被恰當處理。若我們停止用較為有效的方法逼使政府「成立獨立委員會」徹查警方行為,香港只會繼續陷入白色恐怖,自由空間將被不斷收窄。大部份港人擔心的,正正是「今日不上街,明日連街也上不了」,若今日鳴金收兵,就等同是向港府示弱,告知全世界我們主動放棄遊行集會和免受恐懼的自由。

7.7九龍區第一次大型遊行,主辦者稱有23萬人參與,警方說高峰期有5萬多人,自此,遊行在各區遍地開花。美聯社

事實上,大家可以看到是次運動的模式,往往是「和理非」訴求不被回應,市民無奈唯有將抗爭升級,警方打壓激起更多「和理非」站出來的「良性」循環。也所以政府最後轉變策略,嘗試死拖爛拖,冷處理及分化人心,一方面以「暫緩」等手段安撫部份市民,另一方面則繼續大舉圍捕示威者。若我們此時「和應政府」,主動停止大型遊行集會,就是中了它的道,只會令原本難得支持抗爭的中立、游離派退回保守陣地。

我們應當明白,遊行集會可能是相對不合作運動和較激進手段而言,最適合港人的抗爭手法。而後兩者則可在遊行集會的民意加持下,得到更多支持。運動發展至此,或者我們可以做點檢討,例如理性討論較激進手法可否改進以爭取更多民意及減少同路人犠牲?遊行是否太頻密致使港人疲乏?但我們不應停止行動,需知港人已無退路,大眾往往善忘而中共只會繼續進逼。反之,我們應透過不同抗爭手法繼續向政府施壓及爭取民意,並將這股反政府、反建制的氣勢帶進區選。傘後有傘兵,而這場運動,將為我們帶來更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