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五四運動其實才真是兇殘!


講兇殘,五四運動才真正是兇殘。

1919年5月4日北京大學生三千人遊行,其中激進派衝入等於張建宗的官邸 ——「火燒趙家樓!」順手把當時到訪的高官 ——陳茂波 ,打到——腦震盪!

放火喎大佬,會令官邸冧樓㗎喎!

腦震盪喎,是很嚴重的傷勢,就算唔死,也分分鐘會變傻佬,黐孖筋。

那時的被放火高官是曹汝霖,被打到差點變儍佬的叫章宗祥。

這幾乎是殺人放火的行為。

100年前的遊行也一樣有舉紙牌。網絡照片

今日保皇黨所講的首先暴力就不能接受 ,那麼五四運動更加不能令人接受。

你一定會說,五四運動是——「愛國行動 」。

其實當時四億——愚昧自私的中國人,根本就不知什麼「巴黎和會」、什麼「放棄山東」。

如果不是這場打人放火,史書上的記載很可能只有一句——「5月4日,北京有三千大學生遊行後散去。」

如果沒有火燒趙家樓,歷史書上就只會記載一句:北京大學學生遊行後和平散去。網絡照片
 

如果不是有6月9日、6月12日、7月1日的衝擊,林鄭給中央的報告也只有一句——「香港有部分人遊行後散去。」 

當時的北京政府在巴黎和會上簽字,絕對是合法。等於八婆如果6月12日要夾硬推送中草案上立法會二讀,也是合法。問題就在於,當法律暴力、制度暴力令人不能忍受、義憤填胸之時——唯有用暴力。

所以,歷史是要經過沉澱、發酵,一百年前當時也一樣有很多人大罵北大學生唔讀書、搞暴力,但到今日五四已是一場完全正面的「愛國運動」了。

今次的反送中暴力,一定也會好像五四運動這樣——以後中史書會説——「七月一日,一千名年輕人拼死衝入立法會,噴漆、痛打賣港賊畫像、噴上訴求、氣壯山河、可歌可泣、沒有傷人、全體安全撤退——這個六月七月風暴,改寫了香港的歷史⋯⋯」

一定有這樣的一天的。

五四運動後,北京大學的義士們冇戴口罩,還拍照紀念五四的英勇行為。網絡照片

五四運動的大學生沒有人被捉去坐監,還影相留下義士的「英雄形象」,今次我們的六月風暴,衝擊的後生仔義士也應該是特赦,也一定是英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