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理性分析 〈理性地看待警察的武力清場〉 一文


【撰文:不妙花生】
作者為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

今有張海澎,自命理性,撰 〈理性地看待警察的武力清場〉 一文,以三種途徑「專業角度」、「對照外國做法」及「思想實驗」,得出「沒有足夠的理由認為,在6.12的清場行動中警察過度使用武力」的奇哉怪論。本花生惶恐部份不明真相的群眾被有心人誤導,故行文逐點回應,以正視聽。

專業角度

6.12警方出動全副武裝的速龍小隊清場。美聯社

張君首先指出國際特赦組織指控警方濫用武力的結論「有些草率」,並表示:1)所援引例子未能證明警方刻意為之,而即便如此亦可能只因「不夠專業,缺乏對付示威經驗」;2)個別警察行為失控及3)無法斷定清場是否使用過量催淚彈,所以不足以證明警方濫用武力。
 
張君是何等專業,本花生不欲知道。但警察的專業性,自有警察通例及其他指引可以判定。例子如向頭部發射橡膠子彈,已違反該武器的一般使用指引,當中提及射擊時須向地面或最多只可向下半身發射,以求驅散示威者及減低示威者傷害。另一例子更加攪笑,民陣原本已申請在中信外舉行集會,並獲不反對通知書。警方既有指揮官坐陣,亦熟悉地型,最後竟「將催淚彈射向民陣大台方向,更在兩邊夾擊中信外並無參與衝擊的示威者」(香港01報導),敢問專業性何在?面對和平集會人士,一顆催淚彈已是太多。
 
而談及缺乏應對示威經驗,似乎張君已忘記2005年反世貿衝突,韓農是何等勇武,教今日港人自愧不如。個別警察行為失控?樹大自有枯枝,但在鏡頭前枯枝已多得不堪入目。況且該等行為亦未曾被警方高層嚴厲讉責,部份甚至以語言偽術加以包庇,如此的上下一心,在在表示警方「作為整體」濫用武力。

對照外國的做法

法國示威者在今年4月20日巴黎的一場「黃背心運動」示威活動中,燒毀多輛停在路旁的電單車。美聯社
 

張君又指出,西方民主國家對付示威活動所行使之驅散行動與港警並無二致,並對比法國黃背心運動,得出結論「香港警察對付示威者的手段要比許多公認重視人權的國家溫和得多,你很難說香港警察過度使用武力」。
 
這是何等高明的說法,將西方扯下水就成事。張君似乎忘了武力指引這回事,西方有,香港有,全世界的民主國度都有,用以制約警方行駛武力。而當中要點,莫過於使用恰當及對等之武力,而其目的必須是用以驅散示威者。今日港人示威,既沒有縱火或投擲汔油彈,亦沒有毀壞私人財物或傷人,堪稱世界典範。張君要對照外國,理應公道點,站在同一水平,比較西方民主國家一般是會如何對待如此「和平」的示威者才對。

兩個思想實驗

張君「為了避免情感因素影響我們的理性判斷」,做了以下兩個所謂的思想實驗。其一假設某群示威者支持23條立法並被警方鎮壓,而因多數市民反對,所以得出「相信很多人不會(認為警方濫用武力)」的結論。其二是假設我們對某示威訴求一無所知,並只得知示威者「用鐵馬等路障阻斷道路,向警察扔磚頭、鐵枝等,警察向示威者發射胡椒噴霧、催淚彈、橡膠子彈等,情況就如6月12日在香港所發生的那樣。」而得出「我們還會認為警察過度使用武力嗎?似乎不會」的結論。

先不談示威者向警方扔鐵枝這點是否真確,張君似乎以為人類純粹是情感動物。個人情感當然會影響判斷,所以我們在大是大非面前更應保持客觀、持平及理性,而這點相信大部份受過良好公民教育的香港人也能做到。張君大可不必過慮,更不應妄下判斷,擅自代表廣大市民表示在此情況下不會認為警方濫用武力。
 
退五十步說,即使我們難以完全防範情感影響判斷,當中過程亦沒有黑白不分的奇效,而只是適度提升或降低「合理武力」的門檻。也所以在612中出現的大量極端例子如持續迎面向「腳部受傷坐在路旁的外籍人士」噴射胡椒噴霧,情感作用根本不大。絕大多數人不論情感或立場如何,仍會以事實作判斷,判定警方濫用武力。
 
另一方面,張君似乎刻意忽略「資訊掌握程度」,而此對理性判斷尤關重要,亦直接令第二個思想實驗作廢,因為兩者根本不可比。外國情況,港人泰半不太了解。即使當中片段有如香港612般(註:上段已講解與外國情況不同),最多亦只是十餘秒鏡頭,在資訊不足難以作判斷下,觀眾多數只會跟隨傳媒口風。612則有所不同,每位港人都能切實感受,所以即使未及身臨現場,亦會因身為香港一份子,主動留意媒體報導以至現場直播。也就是說,港人是無可避免地有更多的「對比鏡頭」外資訊,用作理性判斷。

勿讓歪理蒙蔽理性

從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到,我們沒有足夠的理由認為,張君是在理性分析。不是說張君本人不理性,但他的分析,他的引例,他的思想實驗,通通有待改進。作為一名放眼世界的香港公民,宜好好裝備自己,不要讓歪理蒙蔽理性,要真正「冷靜、客觀、持平」地看問題。
 
近年,香港彌漫著一股歪風,不少文人學者出賣良知,為政權粉飾太平。他們對警察濫權不聞不問,而只著眼於在外國視為等閒的扔雞蛋、在牆身噴字等和平克制的所謂「暴力」行為。我們必須明白,警察首先是人,其次是人民公僕,他們首要做的,是保障市民生命財產。在清場過程中使用過度武力,就應送官究治。而在投訴警察課和監警會自己人查自己人的情況下,理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跟進,還示威者公道,亦還不干事的警察一個清白,洗刷警方聲譽。
 
警察的專業性,在於他們在履行職責時有否把握好尺度,若一味推說不易把握,當初就不應接受這份高薪厚祿。警察沒有必要將怒氣發洩在示威者身上,市民所針對,只是硬推逃犯條例的不義政權和助紂為虐、濫用武力的黑警。猶記得2014尚有施Sir為港人伸張正義,今日亂局,我們需要更多真正以守護港人為使命的好警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