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廖天琪:劉曉波試圖以身作則化解共產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氣


【撰文: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專訪廖天琪)】

7月13日,是中國著名異見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兩週年紀念日。劉曉波生前追求中國的憲政民主與社會的公正公平,雖然飽嚐囹圄之苦,卻不懈地堅持抗爭,最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2019年7月13日劉曉波逝世兩週年之際,獨立中文筆會將在德國科隆舉辦祭奠與追憶劉曉波逝世兩週年的紀念活動。對此,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採訪。

劉曉波。

法廣: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兩週年之際,請談談您的最大感觸?劉曉波為後人留下了怎樣的遺產?

廖天琪:劉曉波的去世是我生活中最大的遺憾和最傷痛的事。我曾經閱讀、並且出版過許多他的作品,包括他的書、他的文章等等。我觀察並思考他的一生,感覺到他不斷地在磨練鍛造自己,就像一顆玉石,越磨越圓潤光滑。到他生命走到最後階段時,他已經超越了人間世俗的恩怨情仇,剩下的就是一個「愛」字:對他的妻子,對其他的人:同事、朋友,對社會和國家,都就只剩下這麼一個「愛」字。我不是說他是完人,但是現在他已經離開塵世,也不會再犯任何一個「人」可能會犯的錯誤了。這也許是英年早逝者的一個「優勢」。

曉波給後人留下的遺產,太多太多了。對西方人來說,他是一個勇者、仁者,有著基督徒一般高貴的情操,為了「大我」犧牲自己,被迫害致死,卻始終內心沒有仇恨,屬於世界級的偉人。

對中國人來說,他留下來的政論以及社會和文學評論都是針砭中國文化、當前政治和變態社會的,說得比較「白」一點,他的作品、他的文章就是一面照妖鏡。他的思想理性平和,對所有問題不只是分析因果,而且往往提出解答性的建議,完全是一個智囊型的知識分子。他不屈服於強權,勇於承擔,他想以身作則化解共產文化在中國社會造成的暴戾之氣,所以說出「我沒有敵人,沒有仇恨」這樣的話。有些人誤解他,但這不是曉波的問題,是那些人的境界不夠。閱讀曉波的某些文章,至今還是對中國何去何從的一盞照明的燈。

法廣:去年的今日,全球各地紛紛發起不同形式的追悼活動。你們在柏林舉辦了劉曉波的追思會,今次科隆祭奠活動突出什麼特點?將聚焦哪些重點話題?

廖天琪:去年曉波逝世週年,適逢劉霞也在前三天被釋放到德國,所以那場追思會別具一番意義,人們是悲喜交集,當時竟有將近一千人參加,包括德國前任總統高克和夫人。

今年我和友人羅蘭德-庫納牧師再次攜手在科隆舉辦祭奠活動,當然是要提醒人們:曉波的遺願尚未完成,中國社會的不公不義,缺乏法治和一黨專政及個人獨裁越演越烈。

我們這次除了悼念曉波,還要為去年12月被逮捕的王怡長老聲援。王怡是獨立中文筆會的會員,優秀的作家和法學學者。他十多年前成為基督徒以來,就全身心地投入教會的宣教工作。他所做的努力跟曉波一脈相承,都是以寬容仁愛的精神來化解中國社會裡墮落的道德和狹隘貪婪的習性。然而中共當局卻將「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加諸於他。這可能使他受到非常重的懲罰。所以我們將發動簽名聲援王怡的活動。

另外我們也要為新疆被關入所謂「教育營」的維吾爾和哈薩克人仗義直言,壓迫少數民族,是漢人的恥辱,這和現代文明的政治完全不符。

另外我們自然要提到香港人爭取自由民主和法治的偉大而理性的「護法運動」,長平寫了文章,說香港人應當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這並不匪夷所思,幾十萬人上街,沒有暴力,沒有打砸搶的這種行為,真是了不起。在全世界都是非常少見的。我們會在追思會上提到這個議題。

法廣:最近兩年來,中國的人權狀況發生了那些變化?

廖天琪:眾所周知,自從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人權方面真是萬馬齊黯,越來越倒退了。許多政治犯良心犯不但沒有被特赦,反而死在獄中或死在刑期之中,除了曉波,還有楊天水,彭明和其他人。當前還有數百名政治犯在關押之中,許多都在獄中度過數十載,這種非人性的法律在世界上是極為罕見的。而且如今對政治犯的罪名還變著花樣,不一定是「顛覆國家政權」,還有什麼「擾亂治安」、「尋釁滋事」、「妨礙交通」,真是可笑,極盡侮辱之能事。因為政治犯不同於普通的刑事犯。我們當然也關係普通的刑事犯。因為不公正的處罰不僅僅限於政治犯。普通的刑事犯也是人,他們也應該有一定的基本的人權。即使他們犯了罪,也應該享受到基本的人權。不過習政權的人權把戲,全世界都知道,很多國家為了顧全北京的面子,表面不說,背地是看不起這種獨裁做法。因為這普世價值不是西方的特權,中國人也一樣有普世價值的。中國人不是豬狗,吃飽了就不要尊嚴,不要人權了。

法廣: 2008年底,劉曉波等知識分子與民權人士共同推出《零八憲章》,要求民主憲政治國。其中的訴求之一是「司法獨立」。十多年後的今天,香港爆發了空前規模的抗議示威,您從中解讀到了什麼?

廖天琪:我剛才已經提到,香港的這次空前的抗議示威,反對「逃犯條例」,非常非常地了不起。還是那句老話,民意可以載舟,也可以覆舟。我希望中國當權者能夠聽進去這句話。在民主國家,所有基本人權都是天賦人權,神聖不可侵犯。在獨裁共產國家,人的權利就要自己捍衛。香港人這次的表現,可圈可點,他們以和平理性的抗議示威手段表達民意,進行了真正意義上的「護法運動」,並且取得了相當大的成果,我看到,這次的民間運動,逼得港首林鄭月娥女士不得不道歉,並且宣布「逃犯條例壽終正寢」。但是港人很聰明,這個對他們還是不夠的,這個條例必須徹底取消,否則他們還會繼續爭抗。這是對北京發出的警告,希望他們能夠接受教訓,老實說,政府向人民讓步,是最聰明,最能收穫政治成果取的做法,一點也不丟面子,相反地,政府向人民讓步,這是政治新陳代謝的一種自然法則。

法廣:本次悼念劉曉波的活動為什麼選擇在科隆基督教堂舉辦?悼念活動通過哪些形式進行?

廖天琪:在科隆舉辦這次悼念活動,有點近水樓台的意味,因為我和羅蘭德牧師都在這個地區居住。當然還有一個背後的重要原因,科隆市和北京市結為友好城市很多年了,將近二十年了。曉波逝世後,我給科隆市長Henriette Reker寫過信,這位女市長是一位很親民的市長。我向她提出了要求,請她將劉曉波波追加為科隆市的榮譽市民,並且為劉曉波在科隆市內設立一座雕像。她很快就給我回信。但她在回信中顧左右而言他,說了一大堆她為曉波致哀、同時非常推崇劉曉波這樣的話,但是沒有對我提出的要求作出反應。這次我們的追思活動,邀請到副市長Elfi Scho-Antwerpes女士,我會在追思會上,再次在公開提出這項要求,既:追認劉曉波為榮譽市民。因為科隆與北京是友好城市,這麼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為了爭取自由、民主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科隆市追加這位北京市民為榮譽市民,我覺得是應當做得一件事。我看看這一次再公開地提出這一要求能否再激起一點波浪。

這次的活動除了祈禱的儀式之外,我們還會朗誦幾段曉波的文字和劉霞的詩歌,還有鋼琴伴奏,有簡短的關於香港示威的視頻,有關於中國人權情況的個案以及新疆動態的報告,以及聲援王怡的簽名。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