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新聞界靜默遊行抗議警暴 資深攝記感嘆:以前大家互相尊重


反送中風波不同團體在過去1個月遊行集會抗議,記者採訪時多次被警方無理驅趕、推撞、辱罵,人身安全受威脅,警方做法更妨礙新聞自由。七個傳媒工會和組織,今早發起「停止警暴   捍衛新聞自由」新聞界靜默遊行,以沉默表達憤怒,先後到警察總部遞交請願信、將請願信張貼於終點特首辦外的水馬,大會宣布超過1500人參與。

七個傳媒工會和組織發起「停止警暴   捍衛新聞自由」新聞界靜默遊行。林倩茹攝

七個傳媒工會和組織,包括香港記者協會 、香港攝影記者協會、獨立評論人協會、大專新聞教育工作者聯席、明報職工協會、壹傳媒工會和香港電台製作人員工會,今早發起「停止警暴   捍衛新聞自由」新聞界靜默遊行,11時正起步,由夏慤花園遊行至特首辦,途經警察總部。參與者包括現職或前新聞工作者,新聞系教職員及學生等,他們身穿黑衣,未有高叫口號,沉默遊行表達不滿。

遊行人士身穿黑衣,沉默遊行,表達不滿。林倩茹攝

到達警察總部時,大隊停留片刻,舉起橫額,又由各團體代表讀出由6月9日至今,記者受到警方不禮貌對待的情況,包括對記者說「記你老母」、在沒有示威者的情況下向記者近距離發射催淚彈等。大會表示,記者採訪時會穿著背心和佩戴記者證,卻遭警員阻撓,而部份警員亦多次發現沒有展示委任證,故呼籲在場者舉起自己的記者證,向警方展示證件。最後,記協主席楊健興向警方代表遞交請願信。 

記協主席楊健興向警方代表遞交「停止警暴,捍衛新聞自由」的請願信。林倩茹攝

隊伍龍頭約於中午12時15分到達遊行終點特首辦,特首辦被水馬和警員包圍,沒有人出來接收請願信。楊健興隨後於特首辦外宣讀七會的聯合宣言,批評警方多次驅趕、辱罵、打擊記者,又質疑警方、官員迴避記者,企圖令記者變為傳聲筒。是次遊行,記者以「沉默表達我們的憤怒」,要求警方、特首作出明確回應,請獨立人士作出調查,又請特首履行在2017年簽署的《新聞自由約章》,捍衛新聞自由。

其後,楊健興於特首辦外水馬張貼請願信,隊伍又將示威橫額、警方多次暴力對待示威者的照片、林鄭月娥在2017年簽署的《新聞自由約章》放置特首辦門外抗議。又有人將水馬變成「記者連儂牆」,將標語、照片、Memo紙貼上。 

楊健興於特首辦外水馬張貼請願信。林倩茹攝

有參與遊行的攝記表示,九七回歸前記者與警察關係良好,而情況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後急劇惡化,今年尤其惡劣。 

林偉鴻從1982年起任職攝影記者,現拍攝獨立紀錄片,他6月12日和7月1日在衝突現場。他形容,當時警員在阻止示威者時有點情緒失控,無法分辨眼前到底是記者還是示威者,甚至有時會惡意對待記者,又指警方「需要嘅時候就留你喺現場,唔需要嘅時候就趕你走」,他感到「唔能夠接受」,期望未來可以有所改善。

林形容,6.12在現場看見有記者已經靠在一邊的牆上,距離警方防線有一段距離,相信完全無阻警方工作,但警察仍然向他們發射催淚彈,嘗試將他們趕走,認為情況已經失控。他又強調,記者已經身穿反光衣,非常容易識別,但警方沒嘗試去分辨面前是記者還是示威者,「總之佢前面要冇人」。

林偉鴻認為,警察與記者之間的矛盾日漸增加。林倩茹攝

林偉鴻憶述,入行以來採訪過的大型事件包括1984年的士罷駛騷亂,當時警方並不會粗暴地對待攝影記者;去到2005年的韓農示威,已經開始較為粗暴;2014年的雨傘運動,警方在發生衝突時,對待記者的方式與現在相若,惟清場時對記者稍為寬鬆;如今多次反送中活動,他形容警方從一開始已經很粗暴地對待記者,情況嚴重。他又指,刻意辱罵記者,以及在表明記者身份後仍推撞的情況,即便是韓農示威和雨傘運動也沒有發生過,只有近日才出現。

1984年,的士罷駛演變成騷亂。林偉鴻回憶,當時的攝影記者數量不多,大概只得現在的三分之一,警方對待記者態度友善,不時會說:「小心呀,你哋企埋一邊採訪影嘢啦!」不會刻意驅趕記者。警方推進時,攝影記者甚至可以與警察站在同一排:「你可以企警察嗰邊,你可以企示威者嗰邊,都冇問題,只要佢知你係記者,佢就唔會趕你走。」他說,過去十年,此情此景已不復存在,警察只會連記者一同推進。

林偉鴻又指,警方以前不會辱罵記者:「2014年嘅雨傘運動,我記憶所及,佢都冇咁樣去鬧記者。」以往亦未見刻意推撞:「以前可能係唔小心,分辨唔到,混亂情況下撞到,係理解嘅。」但在語言上辱罵,或者在記者表明身份後去推撞,他相信是近日才發生,「差人同記者嘅矛盾係大咗。」

根據林偉鴻多年採訪經驗,他認為前線警員對待示威者或記者的態度,會受指揮官的指引影響。林曾經聽過,有指揮官在開會時對警員說:「班記者會阻住你哋」,警員便會使用較大武力去對待記者,所以他認為這除了是前線警員的問題,亦與警隊高層如何看記者工作、訓示前線警員有關。

示威者在警總門口舉起示威標語。林倩茹攝

1992年入行的攝影記者阿聰,認為記者一直以來都堅守專業,卻被無理推撞,決定出來遊行。他認為,對比起2014年的雨傘運動,覺得警方今次「更加暴力」,使用殺傷力比以往更高的手段去驅趕記者:「以前都係叫,或者輕輕推,而家直情係推你,舉起支(警)棍,用粗暴嘅言語、說話。」即使以前叫記者離開,也不會有粗言穢語,但現在會夾雜粗口,更以警棍威嚇記者。

阿聰認為,記者與警察的關係自回歸後開始慢慢變差,雨傘運動是其中一個重要的轉捩點。林倩茹攝

阿聰認為,記者與警察的關係自回歸後開始慢慢變差,雨傘運動是其中一個重要的轉捩點。他認為,警員的怨氣自傘運累積,有警察會認為某部份記者或報社的評論、觀點偏向示威者而非警察,所以會阻止記者拍攝、向記者發洩。但即使如此,昔日的警察亦不會刻意阻擋記者。

他憶述,1992年入行時,警察和記者的關係尚算良好,警察對記者比較友善。他形容,當時記者和警察會互相尊重,只要記者出示記者證,警方都會理解,會以溫和的語氣與記者溝通,更加不會推撞記者或發生近日的粗口辱罵事件。

他又認為,以前警察和記者私下關係亦不錯:「冇金錢關係,以前警察可能會通知記者早啲到,影相見報,同大Sir講嘅時候可以搏有表現。」以前警員和記者會私下溝通,但他相信現在已甚少有類似情況。

被問及會否擔心警察記者關係惡化,阿聰認為「冇得擔心」,記者只能在衝突後繼續做好自己的工作,盡量要求公司提供較好的裝備,不要安排女記者上最前線等。

遊行隊伍將示威橫額、警方多次暴力對待示威者的照片、林鄭月娥在2017年簽署的《新聞自由約章》放置特首辦外抗議。林倩茹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