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差人做嘢,唔駛你教〉- 救護員篇


【撰文:八運當令】

身為救護員,好多時做嘢都會遇著警察,例如好常見嘅襲擊案件。
 
有襲擊案,就一定係有「施襲者」同「被襲擊者」。救護員嘅工作好簡單,唔理對方係邊個,只要有受傷就要幫對方處理傷勢,繼而送院。
 
至於警察,佢地嘅工作當然係要查明真相,若然有人犯法,就要逮捕涉案人,然後落案起訴。問題嚟喇,如果係一啲普通嘅打鬥,只要被打嘅人話唔控告對方,其實單案就等同完結,當無事發生過。
 
由於警察都只係一名打工仔,而打工仔係會抱住一種「唔想do」嘅心態返工,佢地係會千方百計將大事化小,甚至小事化無,務求令自己嘅工作做少一件得一件。
 
以下係我個人經歷。
 
有次一名年老嘅商場男清潔工被打,受輕傷嘅佢報警求助,警察比救護員更先到場,但打人嗰個早就逃之夭夭。由於阿伯臉部受傷,救護員當然要幫佢處理傷勢。
 
警察幫阿伯落口供期間,我聽到一啲咁樣嘅對話。
 
伯伯:「條友都痴線嘅!都唔知係咪飲醉酒,叫佢唔好亂扔垃圾咋嘛,仲惡人先告狀,講唔夠兩句就打咗我兩拳。」
 
警察:「對方男定女嚟架?」
 
伯伯:「男人嚟嘅,著白色衫,戴住副眼鏡。」
 
警察:「佢個樣點架?有無啲咩特徵?」
 
伯伯:「咪中年男人咁嘅樣囉,肥肥地嘅。」
 
警察:「咁唔得喎,一街都係肥肥地嘅中年男人,你唔形容得清楚啲,我地好難幫你架喎。」
 
伯伯:「邊睇得咁清楚啫,我年紀大本身睇嘢都眼矇。佢衝過嚟打我,我梗係要掩護自己先啦。」
 
事後,當然係無人被落案起訴,因為根本搵唔到打人嗰個,或者咁講,佢哋根本就無意去搵。事件亦無任何跟進,警察只係叫阿伯以後小心啲,有事先再就打999,而阿伯最後亦拒絕送院,成件事就咁不了了之。
 
想講嘅係,其實商場入面係有CCTV,只要睇返片段,就可以搵到係邊個打傷阿伯。但由於警察認為只係好小事,無需要搞咁多嘢,於是完美示範咗咩叫小事化無。
 
最大嘅問題係,當時係接近夜晚十一點,啲警察要落更,要收工。
 
有人被打?好小事啫,仲行得走得,咪阻住我收工啦。
 
仲有另一單,當時又係夜晚,今次「打人者」同「傷者」都喺現場,一樣係有警察同救護員。
 
救護員依舊係會幫傷者處理傷勢,今次對方係爆咗個嘴角。
 
從對話中得知,兩位男事主原來係互不相識,但因為喺街上發生碰撞而導致口角,最後打起上嚟,而傷者當然係唔夠打嗰一方。
 
由於警察同打人者企咗喺另一邊落口供,所以聽唔到佢哋講乜,但以下係警察同傷者嘅對話。
 
警察:「無謂搞大件事佢啦。」
 
男人好嬲,一直無出聲,但佢嘅意願係想告對方打人。
 
無耐之後,原本喺另一邊落口供嗰位警察就行埋嚟:「嗱!我唔知你哋,如果你告佢,你兩位就要跟哂我返警處落口供。但你哋聽日都要返工㗎?用錢解決到嘅問題就唔係問題啦,你哋自己傾掂數先喇。」
 
再過咗一陣,打人嗰位行埋嚟同傷者道歉,然後塞咗一張五百蚊紙同兩張一百蚊紙俾對方,傷者見到有錢收,即刻眼前一亮。
 
呢個時候,警察又問:「點?跟唔跟我哋返警處落份詳細口供?」
 
最後,又係當無事發生過。究竟警察同當事人講過啲乜,大家心照。
 
唔敢講咁嘅做事方法到底係啱定錯,亦唔敢講警隊入面係咪全部都係啲咁嘅人。可能呢啲就係所謂嘅非常手法,但假如採取非常手法嘅背後動機,純粹只係想令自己做少啲嘢而選擇性執法,咁到底佢哋仲應唔應該受到市民嘅尊重呢?

出版社:山道出版社(書展位置:綜合書刊館 1A-B20)
書名:《我還是救護員的日子》書展第4版(山道出版社)

作者:八運當令
2014年尾開始於討論區發表故事,一個很依賴靈感的作者。
喜歡寫作,但更喜歡閱讀。
 
救護員,一種特別的職業。
他們一直走在最前線,每天的工作都充滿未知,可能是人們濫用服務,可能是有人跳樓自殺,可能是從未遇過的大型意外……
而他們總是默默耕耘,竭盡所能伸出援手。
一位曾經的救護員,把他的最真實的所見所聞,以至最深切的所思所感,都一一道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