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移民專題】錢志健:如人身安全受威脅會走 留港要抗共


 

從加拿大回流的資深對沖基金經理、「2047香港監察」召集人錢志健,近日積極反送中,他曾揚言如果《逃犯條例》修訂通過,或於三年內離開香港,好讓8歲的兒子能在安全環境長大。他透露,今年初在本港示威活動要求中國釋放孟晚舟事件後兩名被捕的加拿大人,之後八次無故有警方與消防到他住宅及辦公室查問,他有感是被「搞」,稱如果人身安全受到威脅,便會離開香港。

眾新聞記者4月籌備移民專題時跟錢志健談,他當時表示:「如果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我會考慮離開香港。最近、最近有些事情頻密地發生了,相信不單是我被『搞』,只是程度或多或少而已。」當時他未有具體明言是什麼事。記者6月底再次聯絡錢志健,他表示,經過6月的反送中風波,他願意透露詳情:「今年1月1日,我在本港示威,要求中國釋放兩名被捕加拿大人(孟晚舟事件後被捕的前外交官康明凱、商人斯帕弗)。然後由當日至翌日,先後七次有香港警方及消防到我的住家與辦公室,他們表示接到有人投訴,投訴人說見到小孩在我家中被脫光衣服禁錮、又說有人到我辦公室面試然後被非法禁錮等。連同1月底,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共八次,凌晨3點多亦曾經發生。試想1月1日又哪會有人來面試,我就這些事件向警方報案,最近警方回應說,沒有任何結果。」

錢又稱,早於2017年,他與Ride 4 Hope 哈利電單車隊的富豪朋友透過車遊支持真普選,朋友的電單車懷疑被社團人士的私家車夾擊,似要製造交通意外,最後沒有人受傷。

錢志健16歲時隨母親移民加拿大,後來回流返港工作。

錢志健今年4月中時說:「有人說,一旦《逃犯條例》修訂通過,香港便不適合人類居住,最少不適合某些人類居住。如果通過,那就不用等到2047年,只要到2022年、才走到一半,一國兩制便加速走到盡頭。它是一個時間值極短的『末日輪』;最壞情況,『香港價值』變成零。雖然我做 trading不用經常去內地,然而許多商人經常在內地傾deal、地雷多,他們現在心驚膽顫。屆時不用再說甚麼一國兩制或三權分立;香港保護網失效,異見人士一落機就可以被抓。你看修例推出的時間多麼精準,正是要在暑假前三讀通過。因此,我們要用餘下100天的時間發聲。特首和保安局局長對不起香港人,令人心痛。無形之手,西環、北京治港;一國兩制?大家心照。」

其後,6至7月發生多次反送中遊行與警民衝突,修例暫緩,記者再聯絡錢志健,他稱:「當局用催淚彈與橡膠子彈等製造現代版六四,搞條例修訂其實有更大的政治宏圖,就是由特區政府幫北京某些人搞一個局、製造恐懼,讓港人知道現在由中國話事,不聽話的人先被『嚇死』。只是他們低估了香港人,原來新一代有人連性命都不顧、用爛命來搏,令人感動得要哭。我感恩有抗爭者與和理非出來爭取,亦相信建制商人也有參加遊行。不過事情絕對未完結,相信上面稍後會來個大報復,改造香港、大換血。」

生於香港的錢志健,中學讀拔萃男書院,早於1984年、16歲時隨母親移民加拿大,由於親人曾經歷文革,其母於中英前途談判後便選擇移民。錢志健在美國明尼蘇達大學修讀傳理系,後於多倫多大學修讀工商管理碩士,接觸刻苦耐勞的內地留學生。1989年六四事件期間,他在美國收看CNN,對內地政權的做法感到不解和震驚。之後學運領袖吾爾開希於多倫多演講,錢志健以義工身分參與。畢業後,他曾擔任多倫多多元文化電台的台長,後任職資產管理。2000年,他回流香港成為全球最大型倫敦上市對沖基金的Country Head。佔中期間,這位資深基金經理曾被稱為佔中十死士之一,雨傘運動後成為「2047香港監察」召集人。

錢志健(左四)近期與民主派人士一同反送中。

「我於2000年回港,除了因為有新的工作平台外,也因為我在香港有根、有憧憬,希望經歷一國兩制下的歷史大時代。無論八九六四有多壞,我當時仍然認為當中國經濟進一步發展,內地的管治水平便會隨之追上,希望50年過渡期後內地會變好。」

錢志健續稱:「可惜現在事情並不是這樣發生,回歸才22年已經嚇死人。為何香港現況與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有這麼大的落差?」時至今日,他對香港前途的評價是「極差」。

「現在,香港的保護網基本上已經不安全,有人收了維穩費就要『做嘢』,對方會有目標地用恫嚇等爛仔手段,讓某些人不敢說話。情況就如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所言:『如果你要將一個人嚇怕,你只需令他們擔憂自身安全或他們身邊人的安全,譬如用「我知道你住在哪裡」等流氓常用的說話令對方感到恐懼。』」

「香港人玩『斯文』、學了紳士那一套、有核心價值;但對方有政治暴力、人命不值錢、沒有底線,他們不能明白我們。他們玩相當邪惡的東西,錢、權力;他們真是要你條命,講一套做一套,越接近中心就越不敢講心中所想的、而且越大鑊,有權力鬥爭,人身不安全……」

錢志健認為,要知道上面的風怎麼吹,就要看內地來港人士的動向。他七成的對沖基金工作與內地有關,在他稱為『半生熟朋友』的工作圈子當中,包括許多從內地來港、手持多本護照的人士,而且每本護照上的名字都有差別。「對他們來說,香港只是落腳點、中途站、甚至連中途站也談不上;他們沒有香港人的舊有價值,主要看重人身與資產安全,也不會爭取民主。近來他們當中有人說,香港現已不再是『保護港』,他們在這裡感到渾身不自在。」

「有人或黨員曾捐錢與佔中相關活動,超過五位數字,說到底就是希望維持香港這個保護罩。內地有打貪和權鬥,透過打貪之名又可以做好多嘢。你看內地人透過海外戶口將資產變成offshore(離岸)、用人民幣換取美金;而相信美金多於相信人民幣,就是代表對錢幣背後的政權是否有信心。」

在商界縱橫多年,錢志健說,香港這個金融中心已失去其保護網。資料圖片

「如果此地變得不適合人類居住,有人被逼迫以致在這裡無路可走,那就要出走,不用滴血為盟。我現在盡量通過不同平台、街頭討論等反對修例,透過『2047香港監察』聚集金融人士一同發揮影響力、向外國記者講述香港的真實情況;這樣已算是無憾。」

既然對香港如此多擔憂,那為何不立即回加拿大?錢志健回應:「我在這裡土生土長、愛香港,作為香港人有責任爭取撤回修例。現在沒有撤回、留下伏線,這場仗還未打完。就好像《異形》電影系列一樣,一直拍至第六集,永遠打不死,到最後才大啖咬、出手更狠。又或是在DVD機上按了『暫停』鍵,也可以重新『播放』,不要以為事情已經完結。我所屬的行業最講求司法管轄區的可信性,你叫投資者如何相信政府及其管治?」

「去或留,現在見步行步。在不斷變化的過程中,很難說『是』或『不是』。我人生首16年在香港,然後16年在美加,再16年回流香港,應該48歲再回到加拿大,現在已經過了(現年51歲)。本來以為梁振英任特首是香港最差的時代,誰知最近4個月更嚇死人。我相信今年夏天以後,許多年約50並有外國護照的港人會二次移民。」

「佔中之後,不少人情緒低落。悲痛需要時間沖淡、傷口需要療癒。有些人可能選擇留下來,但如果我們這些老嘢傷口尚且這麼深,那麼年輕人經歷悲壯的雨傘運動,更加深印腦海。出去,可以看得遠一點。早前被判刑的人我全都認識,譬如被稱為『美國隊長』的自閉青年是一個經常幫助別人的乖仔,但法官不會看這些。」錢志健認為,北京想write off 這一代,與其在這裡被打殘、以後不能再參與,不如留住意志。

「雙學三子」之一羅冠聰即將升讀美國耶魯大學,羅早前在社交媒體撰文表示,離開是為了回來,以在民主運動的漫漫長路中先進一步充實自己。錢志健有否期望年輕人出去之後,回來會有更大力量、又或者在海外發揮力量?錢認為,在海外能否有所作為,主要是看形勢;現在國內變化大,作預測有一定難度。他希望年輕人到了外地會學習欣賞及融入西方的社會、認識其民主制度,同時繼續關心香港,譬如參加歐洲的Hong Kong Watch(香港監察)、聲援政治犯等。

6月底反修例風波期間,錢志健表示,年輕人應該把握機會離開香港,到別處看看:「這次出現200萬人遊行,示威者包圍不同政府機關,但人家不會讓你長期用Telegram勝出。」

錢志健希望,青年日後去了外地也不要忘記香港。周滿鏗攝

「我們失去了舊日的香港,但是港人若離開香港,是否便將香港拋諸腦後?2047年之後會如何?6月30日與7月1日的分別是甚麼?我希望香港青年即使到了外地,也不要對香港的事漠不關心。」

錢志健不時比較西藏與香港的情況,他以往在多倫多的工作與居住地區,令他對流亡藏人的情況有了解。他指,共產黨初時對西藏採用的是權宜之計,其後血洗西藏;留下來的藏人被同化、不可唸藏文;正如現在新疆亦有再教育營。達賴流亡印度,大批藏人流亡歐美加印度等地,60年後仍然團結、關心西藏。他希望離開的港人也能關心香港。

如果有港人具備移民條件,卻選擇留在香港,那應該如何自處?錢志健認為,他們要保持香港價值、抗爭與抗共mode。抗共不等同反共,抗共承認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只是批評、不是要對方垮台。

「在大環境下,我相信未來的行政長官可能會由人大代表與政協出任。李永達說有20萬共產黨員來香港,我覺得不足為奇。」

對於早前推出的大灣區規劃,錢說:「單是看內地醫療水準和天價收費已經嚇死人!香港已經搞成這樣,還要入大灣區?去泰國與台灣買房子還好。人身自由與全方位的核心價值都是重要的;如果大陸那麼好,為甚麼內地權貴的子女都去美國?為何不去北韓?」

那麼,他覺得香港會否有轉機?「我不會說香港就此『玩完』、或者永遠不回來之類;我也相信這個世界有奇蹟,但我不知道那個奇蹟是甚麼。看看使用香港平台的內地人正開設離岸戶口、表現焦慮,你就知道the wind is changing。你看香港新一代智能身分證的更換時間,與內地2020年完成社會信用體系幾近同步,內地朋友在上海過馬路立即收到告票,香港也越來越像小說《1984》所形容被嚴密監控的police state;香港與內地接軌,已經跟得『好貼』。我說2022年一國兩制走到盡頭,其實已經很『俾面』。」

雖然如此,他認為新一代在反修例運動中發揮力量與創意,譬如到各國領事館輪流遞信,是一件好事。修例沒有通過,612的勇武派亦應該得到credit。

錢志健最後說:「我是一個有信仰的人,所以到最後無論政權有多邪惡,我都不會很懼怕,上帝會作最後審判。香港人要有一個抗共的心理,即是敢於發出批判聲音。要讓北京知道,鄧小平講的『一國兩制』是大部份香港人buy的那一套,現在貨不對辦,北京需要修補,令到殘餘的『兩制』下半場可以運作下去。如果《逃犯條例》死灰復燃,兩制在技術上便會完結,因此不可以讓它回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