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們的香港為何變成這樣? ——714沙田遊行的經歷


在沙田生活38年,7月14日第一次反送中沙田遊行,我當然一定要參加。這天約了家住粉嶺的朋友女作家楊毅結伴而行。因為我們兩人已年過70,我右膝關節生骨刺,走路比較困難,遂決定在希爾頓中心會合後半途加入。

遊行沿途很和平。照片由筆者提供

三點半加入大隊,約4點半走到沙田火車站巴士總站的終點,整個過程都是非常和平的,並沿途看到許多感人的事,比如有自發組織的加水站,垃圾回收站等。身邊的年輕人都溫和有禮,對我們兩個老人也非常照顧。終點的巴士總站唯一一張凳子,兩位後生一看我們,立刻起身讓位給我們休息。

我們打算留在新城市廣場觀看8點鐘在沙田大會堂百步梯廣場放映的梁天琦紀錄片《地厚天高》。在這個期間,商場外龍尾的遊行隊伍還在繼續,「香港,加油!」的喊聲震天,室內商場如往日一樣熱鬧和安詳。購物逛商店的人熙熙攘攘,絡繹不絕,食客坐滿餐廳。只不過商場多了很多遊行完正在休息的黑衣青年,他們沒有騷擾任何人和商場,很多只靜靜靠在角落牆邊或坐在樓梯上刷手機。我兩在底層的餐廳吃東西聊天,打發時間,等待8點的電影會。

百步梯下的廣場很多人席地而坐,等候電影放映。區倩怡攝

近8點,我們離開餐廳,出到新城市廣場,對面大會堂的百步梯黑漆一片,已坐滿等待看電影的黑壓壓人群,百步梯下的廣場很多人席地而坐。我們兩個坐不下去,於是穿過中間的空地,來到百步梯下,立刻就有人讓了兩個位子給我們。但這時主辦人宣布因為放映器材無法運抵,改為和平集會。並說這個集會獲得警方不反對通知書,可以持續到晚上11點。但過了8點半,突然一片騷動,傳警察殺到,坐在百步梯的人群紛紛站起來。主持人叫大家不要慌亂,說集會是警方批准的,因此這個場地是安全的,並請百步梯上的人退到後面更高處的平台,騰出空間給被追逐的遊行人士進入這個安全島。

廣場沒有照明,光線很暗,大家擠成一團,部分樓梯又很高,還高矮不一,我們兩跌跌撞撞,一度困在向後退的人潮中上不到階梯。此時內心很恐懼,唯恐一步踩虛出事。因為我三年前曾在一個月中兩次跌倒,分別摔斷左手腕和右肩關節脫臼。最後是身邊的年輕人拉住我,我和楊毅互相牽扶,才安全退到大會堂平台。

這時我們決定離去,但見大會堂平台下的百步梯廣場和對面燈火通明的新城市廣場相當混亂,楊毅要穿過商場坐火車回粉嶺看來很不安全,而且還傳來消息說沙田火車站可能會封站,我回家所經過的沙燕橋也被警察封鎖。惶惑不安中,我決定陪楊毅穿過此時尚算僻靜的沙田公園,過城門河瀝源橋,經乙明邨到馬鐵線的沙田圍站,讓楊毅搭馬鐵兜個圈回粉嶺。

警方也一度堵住由新城市廣場進入沙田火車站的通道,不讓示威者離去,現場氣氛緊張。《蘋果日報》直播截圖

我們從沙田大會堂平台另一側下來時,見公園裡有蒙面的黑衣青年在狂奔逃命,遠遠可見靠近沙田中心的公園一端已有大量警察集結,氣氛非常的詭異。我們一路行來沿途到處見到警察,沙田圍火車站兩個出口也有許多警察聚集,大涌橋路停放了許多警車。

把楊毅送到沙田圍火車站,我回到家後,打開電腦,才知我們離開之後,警察發狂,已將我們合法的和平集會驅散,並蜂擁衝入新城市廣場與示威人士大打出手。所幸楊毅最終沒有選擇從沙田火車站離開,否則這位已70多歲的老人被堵在商場,將飽受驚嚇,甚至可能因行動不便在混亂中跌倒受傷。

驚魂逃離的一路上,瀝源橋比較安靜,只見兩個全身裝備的警察匆匆而過。在橋上,我和楊毅停步片刻,看著城門河美麗的夜色,心情說不出的難受:我們的香港為何變成這樣?

城門河夜色依舊,但香港已變得不一樣了。周滿鏗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