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復元人士的真實感受 病房與監倉只一線之差


上星期提及陪同一位案主入院,期間長達九個小時促膝長談。

這位男士雖然是自簽入院,但始終是第一次入住精神病房,住院初期自感難以適應,情緒比之前更焦躁不安,不斷要求醫生讓他提早出院,家人探病時更忍不住留下男兒淚。

據案主指出,最令他感到窒息的,除了是那禁閉式的治療環境,没有出入自由,還有的是病房那緊張的氣氛。

案主剛進入病房,便被收起所有隨身物品,放置於其他地方;每天只有指定時間可以打電話,與外間接觸聯絡。此外,他住的是收症病房,職員常常處於高度戒備狀態,如臨大敵的樣子,緊張氣氛令他極不舒服。

事實上,不少病友會用「倉」字去形容精神病房,意味在他們心目中,入住精神病房如坐監沒有兩樣,分别只是前者有空調。有曾經坐監的病友更指出,在監獄內反而可以工作,以及有更多機會做運動,鍛鍊一下身體,不像獃在病房內那樣無所事事,百無聊賴。

入住不久,案主便看到病友之間發生争執,進而演變至肢體衝突。結果,兩位主角同被注射鎮靜劑,並被綁在床上限制活動自由。兩人的遭遇,自然也對他及其他病友有警戒作用。

短短幾天的閱歷,案主已領略到在精神病房的生存之道:就是要低調、聽話,盡量避免與病友衝突,遇到言語挑釁與分歧時也惟有退讓三分。而在面對精神科醫生時,更要顯示合作態度,讓對方覺得自己有誠意接受治療,即所謂有病悉感[註]。總言之,想早一點出院便要充分合作。

經過一星期時間,案主亦已逐漸適應下來,情緒平伏了。只是,他當然不認為這是個理想的安身之所。除了服藥及接受觀察,週遭環境難言理想,難以令他內心感到安穩,促進其病情康復。類似的感受與說法,筆者也聽其他過來人說過,由此可見,這實在值得醫護業界反思。

後記:

有讀者或會奇怪,既然精神科收症病房環境那麼差,為何筆者仍然要「送案主一程呢」?原因很簡單,因為只有這樣做,案主才能立即獲得治療;否則,他可能要排期一年半載、甚至更長的時間,才可以見醫生。

註:

所謂病悉感即案主要承認自己有需要接受治療,其概念有D似寫悔過書。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