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一把尺


【撰文:古勒馬】

一個學生考試得到90分,成績算好還是算差?考試90分,有父母認為90分已經有進步,值得嘉許和慶祝;但也會有父母會責罵,認為學生未盡全力,應該可以做得更好。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用以量度不同「標準」,獨一無二的尺。這把尺,是每個人心目中的一個指標,一條界線,而它們的定位會因種種不同的因數,在不同的情況下有所改變。

香港人對暴力的忍受程度近乎是零。不少人就連對粗口(可算是一種語言暴力)也不能接受,(但是如果香港的時事 YouTuber受歡迎程度可以作任何指標的話,其實很多人私底下是可以接受粗口的,但是社會抑壓,可能唯有上網睇片,才可以間接地過吓粗口癮),又何況是暴力呢!香港人效法和理非非的抗爭方式,非常值得專重和推崇,因為其潛在威力不容忽視。事實上和理非非有不少例證,證明其威力和感染力。

7.1發生硬闖立法會事件,很多人的尺,7月2日突然起了變化。就我的觀察,只有少數人倒過來變得更黃。不少「淺黃」的突然變了「淺藍」,「淺藍」的變了「寶藍」,「寶藍」的變了「深藍」。本身「深藍」的更是上綱上線,在不同渠道,不同媒體,作出對「暴徒」的嚴正譴責。情況就好像搽了「美源髮彩」一樣,只不過他們不是「變黑」,而是「立即變藍」。建制嚷:「得咗!」

7.1的「暴力」,「暴徒」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打破了三塊「來佬貨」強化玻璃,進入立法會後,把不少物件破壞,作出不少塗鴉,寫了一些羞辱(可能是很多人的心底話)的說話。沒有流血,只有流淚。對比六七暴動,是兩碼子的事。但是現在的科技比從前先進,一秒十多張的連環快拍,不單只能清楚地看到「暴徒」的表情,就連凶狠的眼神也能看得一清二楚。撞破玻璃的一幕更為震撼!網上多角度"Livestream",眼看「暴徒」以不同的「武器」撞碎立法會的玻璃,就算是安在家中看新聞,也可能有環回立體聲,感覺置身其中,觀眾頓時好像變成了戰地記者。

每個人的尺對暴力的標準都不同,但是就我的觀察,香港人普遍對暴力的容忍度極低。7月2日及其後,我確實收到不少朋友說「暴徒不代表我」,也有不少朋友覺得「暴徒」太過分了,超越了香港「文明」的底線。也有人認為因為這些「暴徒」的暴行,把幾百萬人次和理非上街的成績變得「千年道行一朝喪」。最不堪的,就是那些在面書上轉載一些譴責「暴徒」的帖子,連自己直接鬧也不敢。

闖入立法會的「暴徒」,還到處選擇性地破壞設施。

我明白的。7.1的示威者確實使用了暴力。在我眼中,只覺得他們有勇無謀。策略上想得未夠周詳,視覺上,非常吃虧。但是抗爭者在和理非非的模式中,經過接近一個月的努力,仍然徒勞無功,極小數示威者選擇以暴力作為一種宣洩,也是不難理解的。

由早前網上廣傳的一個年青人「大條道理」說父母怎樣不愛年青人,之後6.30撐警行動開始,以至7.2凌晨四點的記者會及接下來所有建制中人的所有言論,他們就是要改變我們心中的那把尺,讓我們覺得在暴力事件中,我們都有充分理據能站在道德高地去批判「暴徒」。道德高地是一個能令人覺得飄飄然的位置,這種宣傳伎倆,正是他們的拿手好戲。只要把我們的尺的標準改變,他們在輿論戰常就會得逞。

我沒有興趣,也沒有能力,改變那些跟暴徒割席的人心中的那把尺,每個人的尺都應該由自己去衡量。但是我希望,大家對「暴徒」的尺有多嚴苛,對警察使用的武力和「暴政者」的尺也應該同樣嚴苛。如果你認為「暴徒」需要譴責,那就盡情譴責。但是,你有沒有用同一把尺去衡量警察使用的武力和「暴政者」呢?莫非三塊碎玻璃真的和極權情政府又或是濫暴的警察所造的一切,能夠相題並論?

我們要做到手無寸鐵,但是心有鐵尺。我們心中的尺,看似只是用來作出一些個人的判斷,但是集合起來,構成的威力不容忽視,也就是這樣,才能做到守護同路人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