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六旬翁首上街:我哋啲老餅真係好慚愧


大批撐青年的「老友記」下午5時參加「銀髮族老而不廢」遊行,他們身穿白衣,由中環遮打花園出發,步行至政府總部。是次遊行本為靜默遊行,但不少長者臨場自製口號,高叫「我要真普選」、「林鄭下台」、「年青人加油」、「長者加油」等,老人家中氣十足,叫聲響遍中環金鐘。有人手持「為了兒孫,不要蛇齋餅糉」、「年輕人加油」等標語,為年輕人打氣。藝人葉德嫻、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工黨張超雄、朱耀明牧師等有參與,隊伍龍頭約6時半抵達終點,大會宣布逾9000人上街,警方稱高峰時有1500人。

逾9000銀髮族上街反對制度暴力。美聯社圖片

 

銀髮族高舉標語,為年輕人打氣。林倩茹攝

隊伍出發後移動緩慢,有些長者不時撥扇、抹汗,有人以拐杖輔助行走,或由家人推輪椅前進。每當走到階梯,或前面有障礙物,他們會互相提醒,又主動伸手扶助行動不便的人。沿途不時有年輕人捧著一大箱水、退熱貼、濕紙巾,幫助有需要的老人。有長者不知道退熱貼為何物,年輕人向他們示範,令他們嘖嘖稱奇,用得開心;又有人拿著幾盒鎮痛貼,向銀髮族高呼:「有冇人腰痛頸痛呀?」惹得老友記大笑:「我哋仲行到!」年輕人和長者融洽愉快,場面甚為溫馨。

天氣炎熱,不少長者行得汗流浹背卻不抱怨,遊行隊伍途經太古廣場電梯往金鐘廊,再抵達政府總部,太古廣場職員在門口迎接遊行人士,他們滿臉笑容為長者打氣,又不時伸手扶長者:「慢慢行呀。」長者抵達太古廣場時,紛紛為冷氣歡呼,又大讚廣場職員細心友善,有人鼓掌亦有人舉起拇指。太古廣場內不少商店職員和遊客也為老人打氣。

遊行隊伍到達太古廣場,不少長者對職員舉起拇指,表示讚賞。林倩茹攝

沿途有不少警察維持秩序,他們對老人甚為有禮,向跟他們打招呼的長者報以微笑,又不時提醒長者走路要小心,注意安全,亦有長者對警察表示:「辛苦晒!」又有人停下步伐向警員說教,表示明白他們辛苦,希望他們不要傷害年輕人,警員笑而不語。

大約6時半,遊行隊伍龍頭抵達公民廣場,有一批青年列隊歡迎長者,為他們送上食物、添水。又有人放置大型鐵架,讓在場人士寫打氣話語並掛上;又有人將寫有「支持青年,守護香港」的示威橫額和標語放在圍欄外。離去時,有人站在海富中心門外,手持「多謝銀髮族」標語,感激長者願意發聲,不少老人上前與其握手。遊行結束後,有青年在場教導長者各種手勢,例如當需要頭盔、記者的時候,會做出什麼手勢,不少長者在場學習。

遊行隊伍到達終點,舉起「支持青年,守護香港」標語。林倩茹攝

藝人葉德嫻與黃耀明在遊行結束後發言,葉德嫻感激年輕人:「希望你哋唔好受傷,堅持落去,你哋係做得啱嘅,你哋冇做錯!」黃耀明則說,政府將人民和警方放在對立面,要求政府不要躲在警棍後面,要回應所有人的訴求。 

藝人葉德嫻與黃耀明到場,為年輕人加油。林倩茹攝

遊行發起人楊寶熙(年輕時是國粹派先鋒,1975年當上中大學生會首屆女會長)表示,是次遊行人數不是最重要,更重要的是,希望可以表達到他們支持青年的想法,更希望其他銀髮族和長者,可以嘗試開放、包容、理解年輕人,了解到底是什麼逼使他們使用暴力。她又希望政府可以回應市民訴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又擔心如果政府再不回應訴求,會有人犧牲,不希望有人送命。她又呼籲年輕人可以有智慧地、靈活地繼續抗爭,也要快樂地抗爭,因為抗爭很長遠,不要愁眉苦臉。

60歲的阿康人生首次上街,有小六學歷的他,自言是個學歷低的「老餅」,兒時經歷六七暴動警方施放催淚彈,令他蒙上一輩子不能磨滅的陰影,日前警方於新城市廣場的行動,再次勾起他的傷痛:「今時今日,六七暴動我都仲有陰影,點解要俾啲小朋友再經歷呢樣嘢?我真係唔明!」

 「1967年嗰陣我住喺西環,我親身經歷過香港暴動嘅情況。」阿康當時只有7、8歲,不清楚社會發生什麼事,只記得警方放催淚彈的場面混亂,全部人都在逃跑,他的祖母拉著懵懵懂懂的他不斷跑:「我冇中過催淚彈,但我有聞過,真係好難頂架!」因為他親身經歷過,他對近日站在前線的學生感同身受,非常心痛。

60歲的阿康,人生首次上街發聲。林倩茹攝

這個陰影,深深烙在阿康心裡:「呢一生我係完全忘記唔到嗰陣時嘅情況。」年輕時,他不時發惡夢,想起當日情景,情緒激動。成年後有了家庭,他才慢慢淡忘這件事,不再受困擾。但近日他看到警方於新城市廣場清場,令他再次憶起昔日畫面,重新揭起他的傷疤。事隔52年,他再次向記者重提昔日景況,愈說愈激動。他又擔心,商場內只有幾歲的小朋友,會經歷他的痛苦:「小朋友呢一生裡面可能會蒙上陰影,你又何必呢!林鄭唔該你收手啦。」

阿康又說,六七暴動是真的「暴動」,有暴徒放火、燒車,甚至有人持槍、放炸彈,這才是真正的暴動。他質問:「而家啲𡃁仔暴動?佢哋打交都未識呀!」但警察對應當年與今日的手法,竟然相若:「(手法)差唔多,但而家啲武器厲害啲!」

阿康從來沒有上過街,但日前警方於新城市廣場的行動,令身為沙田居民的他感到非常憤怒,不得不首次走上街頭:「新城市廣場係一個消閒、消費嘅地方,好多小朋友同爸爸媽媽一齊,點解啲防暴警察要入嚟搞搞震?我真係唔明!」他認為警方在清場時沒有事先警告,就直接行動,簡直「離晒譜」。「你去打啲𡃁仔,我哋啲老餅又打、中一中二學生又打埋,最好打埋200萬人啦!你啲差人可以打到幾多個?」他實在無法理解警方的做法,記者跟他短短25分鐘的談話,他講了不下十次「我真係唔明」,問了數十遍「點解」。

他又表示,每個年齡也有自己的煩惱,「30、40歲,有家室嘅,真係唔好行出嚟啦。」阿康年輕時,為了賺錢,也沒有走出來遊行爭取,他沒有為此感到後悔,他認為有家室的人,為了家庭、安全,可以不上街。但到今時今日,他年過半百,兒女已經長大成人,已經沒有顧慮,所以願意走上街頭:「我有鼻咽癌20年都未死得,唔通就咁死咗佢呀?」

面對年輕人,阿康感到慚愧:「後生仔真係好勇敢,我哋啲老餅真係好慚愧,點解要班𡃁仔受呢啲苦?」他說,如果有得選擇,人人都想去「行街、拍拖、睇戲」,沒人願意在大熱天時走上街,更沒人願捱打。他認為,年輕人願意為自己的未來而爭取,令人感動,作為長者,希望為他們加油,請他們小心。

他又相信,近日的場面,即使今日不發生,在2047年也有機會出現,他或許沒機會見證:「我好榮幸,今時今日可以喺度,睇見呢個咁壯觀嘅場面。」

下班的市民,在金鐘舉起「多謝銀髮族」標語。林倩茹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